陶晶瑩專文|婚後生活,經常讓我想起與先生初識的日子

女人迷Womany 更新於 2019年12月16日12:24 • 發布於 2019年12月16日11:30 • 圓神出版‧書是活的

圖片|來源

文|陶晶瑩

決定家人關係的,是血緣還是情感?

在虛擬世界另結新歡,只是意淫還是背叛?

當冰冷 AI 取代了體溫,我們之間還剩下什麼?

可欣想起自己在國中時,必須天天坐一個半小時的公車上學,沿線的每隔幾站都是學校,所以上上下下的學生擠成一團。大部分的時間裡,幾乎沒有呼吸的空間,陌生人的四肢交纏,有時候背貼著背,有時候尷尬地呈現互相擁抱的奇異姿態。有一次,可欣居然在一陣推擠拉扯中搶到了一個座位,空氣突然清新了起來,疲憊的書包也終於能在大腿上靜靜地躺著,她扭開頭將視線投向窗外,尋找一方開闊的天地,公車因為紅燈停了下來,正好在一家唱片行門口,櫥窗裡貼著一張黑白海報,一個短髮女子的側臉,寫著簡單的兩個字,蘇芮。

一開始,她差點把那個名字唸成「丙」, 後來她才知道,那個字是一種草初生的樣子,小巧玲瓏,形容女孩骨子裡透出的可愛,更有勇敢面對逆境的含義。

唱片行用力地播放那首世界名曲〈一樣的月光〉,高亢有穿透力的搖滾女聲喚醒了她在擁擠公車中疲憊不堪的身心,什麼遲到啊升學壓力啊統統不見了,可欣第一次感到偌大的世界裡,她應該有更多的選擇。然後,綠燈亮起,唱片行消失在眼前,但那歌聲久久縈繞不去。

可欣失神地想著過往,時光雲裡的綠色檯燈、木質書桌、家用轉盤式電話、保溫熱水壺、傳統電鍋、腳踏車、卡匣式錄音機,讓她好像回到了她的房間、她的過往、她的青春期。

她想起自己當時是如何在公車上巧遇海寧,然後又很有緣分地考進同一所大學⋯⋯

海寧當時帥氣的修長身影,迷死了多少女同學。而可欣自己,則是一個充滿好奇心,衝勁十足如火車頭的意見領袖。

她在大學時期是校刊社總編,又是熱音社社長,還主辦了許多校際活動。整個大學生活她都是日以繼夜地讀書,夜以繼日地在每個社團間穿梭,忙碌又知足。她彷彿是隻快樂的小鳥,飛往無垠的天空不停地探索,生命藏了無數寶藏,而她充滿了挖掘的動力。

可欣曾經在一場國際學生交流中大放異彩。

那是一場來自十個不同國家的大學生高峰會,各校精銳盡出,就環保、國際社會情勢、國際關係、各國文化與藝術做出了極精采的討論。當然,也有輕鬆的才藝表演觀摩。可欣穿梭在各講座中,一下主持,一下是中國文學報告,一下又是熱音社的主唱表演,獲得了不少掌聲和關注。當時美國和英國兩校的代表,都對可欣展開了熱烈的追求。大家都在猜,是美國熱情的 Mike,還是英國酷酷的 Nicolas 會贏得她的芳心?

最後,在歡送演唱會上,可欣唱完最後安可曲時,海寧帶著一束紅玫瑰上臺宣誓主權,高調告白。

「女王,妳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嗎?」

全校歡聲雷動地鼓譟,美英雙方代表知難而退。

他們倆從那個夜晚後就成了知名的校對,學校裡處處有他們愛的足跡,圖書館、系辦前的樓梯、學校餐廳,不是你陪我就是我等你,羨煞了多少同學。

可欣想起了海寧曾經為她在校園盛開的杜鵑花海前拍照,她笑得很甜,那時的日子沒有半點憂愁,每天一睜開眼都有好多快樂的事。那張照片又因為加了柔焦鏡,紅紅白白的杜鵑花更多了一份朦朧感,被環繞著的可欣就像活在雲端,輕飄飄地,如夢似幻。想著想著,可欣嘴角微微上揚⋯⋯

啊!幾點了?可欣想起可能已經下班的海寧和孩子,急忙趕回家。

在長桌的另一頭,一直喝著咖啡、看著書的,是她的鄰居林太,她走向櫃檯,對著皓雲:「妳怎麼在這裡?」

延伸閱讀:

陶晶瑩人生語錄:花時間想挫折,別人已經跑遠了

陶晶瑩人生語錄:花時間想挫折,別人已經跑遠了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