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 2019|專訪李心潔:有愛就有痛,既然愛了,你會不怕疼痛

女人迷Womany 更新於 2019年11月15日04:26 • 發布於 2019年11月14日13:30 • 雀雀

當初那個演出《20 30 40》的 20 妙齡女子李心潔,現剛進入到女人四十的生命階段,並用《夕霧花園》的一場亂世愛情故事、向世人傾訴愛的最痛與最美。

張艾嘉曾跟導演林書宇說:「你這戲剛好拍到心潔最美的時候」。

圖片|《夕霧花園》劇照

女人 40 最美:年輕做事很用力,長大後看到全局

從 20 變成 40,從女孩變成女人、再成為母親,李心潔回憶起張艾嘉曾跟自己說過「30 到 40 歲,是女人最美的年紀」這樣一句話。但李心潔笑說,當時的她聽了只覺得很怕自己變 30 歲!

然而過了 30 以後,李心潔才發現張艾嘉是對的。

四十歲的美其實是一種無形的氣場:「比如說張姐以前的那種包容性、得體感,是我近年才開始慢慢懂得的。她的那種大器,我不是說巨星的那種光芒的美,而是那種溫暖的胸懷。我以前年輕做事情很用力、很執著、總想著自己一定要好好做,比較不放鬆,看事情也比較只看眼前,沒有看到全域,也不一定會想到別人。」

坦言現在是因為擁有了孩子,當了媽媽,所以看事情會看到整個畫面、整件事,也學習到會用比較寬容與從容的心態去面對任何事。「難怪張姐以前說『年紀大了,會越來越柔』。」

李心潔透過自己,驗證了這個說法。

李心潔與張艾嘉越來越相像

也是因為李心潔在《夕霧花園》和張艾嘉兩人共飾一角(年輕版與中年版),意外地讓影迷發現兩人在表演和神韻上皆有相似之處。李心潔說一直以來,都有人在這樣跟她說,說自己與張姐講話的樣子很像,只是以前的她並不覺得。

今年,她終於信了:「第一次在釜山看這電影時,我也很驚訝於我們的相似。但我想這是有原因的,以我們認識和交情,她對我的影響那麼大、對我的瞭解又那麼深,多多少少我會越來越像她,好像也是很自然的事。我只是沒想到我們會那麼像。」

兩人在《夕霧花園》裡各自演各自的部分,但從表情到嘴角弧度,從語氣和眼神,都有著隔空對應的連結感,李心潔解釋,那是因為張艾嘉偷偷做了很多功課在模仿自己:「以演員角度來說,兩人共飾一角就是有兩種選擇,第一就模仿另一個演員、二就是用完全另一種方式去演出不同的生命階段就好。張姐就是選擇前者。我把張姐在戲裡該講的對白,全部都錄音給她。我的口音和語氣,她都掌握住了。」

我對愛,是不顧一切型的

李心潔在《夕霧花園》裡所飾演的角色非常複雜,是個到最後雖然親情和愛情都失去卻仍靠著感情餘溫而活著的人。李心潔認為自己是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很快就理解了「張雲林」這個女主角的感情價值觀:「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人。我跟雲林很像的地方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愛』。但我和她不一樣,她愛的都失去,而我沒有。」

強調自己雖然沒有像女主角那麼獨特且痛苦的生命經驗,但是李心潔很能明白她愛妹妹和情人、愛到很痛的狀態。「我對愛是不顧一切型的,所有那些痛我都完全能感受得到。」在《夕霧花園》裡,李心潔飾演的張雲林,當過日本俘虜,後來卻愛上阿部寬所飾演的中村有朋。

張雲林愛上了一個那麼有魅力、有智慧的男人。但對方其實是一個不該愛的男人,可是李心潔認為張雲林會愛上中村有朋是很正常的:「這男人非常瞭解雲林,甚至要比雲林更瞭解她自己。中村有朋給她很多慰藉、教她從日本庭園哲學去學會看待世界的一套新方式,幫她從戰爭的痛苦中解脫。而這段不可能之愛,又讓她走入另外一個痛苦的世界。」

有愛就有痛。不顧一切的張雲林,既然愛了,也就不怕痛。

李心潔的演技在於完全進入角色狀態

李心潔覺得要把這個女性角色內心的複雜之愛演繹好最是困難:「要細膩拿捏好的地方是,她曾有過在集中營的經歷,一定是很恨日本人。但到後來,她被會被仇人如他所感動、並且愛上這個日本男人,這太衝突了,我一定要在劇本裡面找到可以讓我演得合情合理的著力點。我必須抓住張雲林幾個比較重要也比較難的感情故事轉折部分。」

林書宇導演曾提及李心潔在拍《夕霧花園》前、甚至在拍片後,很長時間都處在角色的狀態之中。

李心潔解釋那是因為在看完劇本之後她就很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我去看原著,把我覺得原著很好但是劇本沒有的東西跟導演討論,一起商量改本。然後我去找英文老師,不只是因為全英文對白演出是很大的挑戰,我還分別找了英國英文老師和馬來西亞英文老師,連在拍戲過程中都會幫我反覆確認、確認我講出來的是英式馬來英文的口音。做功課的部分還包括看二戰的慰安婦紀錄片,體能訓練,讓我體態看起來是有經歷過磨難的。」

金馬獎史上第一個以恐怖片得到影后的創紀錄者李心潔,以新片《夕霧花園》三度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項目。但是這次心潔不再「見鬼」,而是離開了之前兩度都是以鬼片入圍女主角獎的類型範疇,進入到跨國歷史電影的時代人物刻劃,演技更是不落俗套。

拍完戲花半年戒掉入戲的癮

張雲林是個在戰爭中歷盡滄桑的女性角色。回想起來,李心潔大嘆拍《夕霧花園》真讓她身心俱疲:「我的戲份很重,每演幾場就會遇到重場戲。我接拍之前就已經告訴自己,要拍就要 100% 投入做下去,不能有保留。張雲林該受到什麼折磨或痛苦,我就往那邊去,完全把心浸淫在那種狀態。」而這樣的投入,對一個演員而言其實非常消耗。

回想演張雲林演得最痛苦的一場戲,李心潔認為是女主角回首一切,最後大哭的時候,切回到過往時光的那段劇尾。李心潔描述:「我到房子裡去把所有東西砸爛。張雲林很憤怒、不能接受,但這男人離開已經成為一個事實。她對男人完全不能理解,明明當初是那麼緊繃、嚴肅、不顧一切地在付出的,得到的卻是對方一走了之的回報,沒有任何解釋。」她不能接受生命中這種沒有答案的結果。那對李心潔來說,是全片最重場戲。

但是拍完以後更慘,李心潔笑說:「感情進到太心裡面去了,加上捨不得那個角色和阿部寬之間的感情,我之後就抽離不出來。拍完大概有半年吧,我才慢慢地透過正常的家庭生活去讓自己走出來。演一個角色就像得到一種癮,演完還要想盡辦法戒掉那個癮,演員就是這樣。」李心潔花了很多時間做了很多事情,才回到平凡生活:「我的孩子幫助我很多,他們活生生在我眼前、把我拉回現實。另外我也會透過上禪修課程,去讓自己安靜下來。」

圖片|《夕霧花園》劇照

與阿部寬共譜跨國跨文化戀曲

儘管在《夕霧花園》這部電影中愛阿部寬愛得要死要活,但事實上李心潔在拍戲之前和阿部寬完全沒有接觸,她笑道:「真的是事前零溝通。他是一個好演員,我回想起我演員生涯中,尤其是跟有經驗的、越厲害的演員,是越少需要溝通的。除了照既定的進度去讀本試戲,和現場的排戲之外,除非對方覺得他有需要事前另外跟我約出來討論,要不然我是不會主動去談的。」夠專業的演員,是可以到現場應變做各種調整的。

圖片|《夕霧花園》劇照

講到雖然與阿部寬的語言不通,李心潔卻也感覺得到阿部寬的努力和認真:「我們私下很少交流,所以電影上看到的,都是直接看我們的功力。演戲的時候,我可以感受到他是一個很敏銳的演員,每次對戲只要雙方稍微有點情緒波動,我們彼此都會感受到。所以我覺得我們在演戲的時候是有一起在流動的。他能夠掌握到我的狀態、我也有掌握到他的狀態。」

電影裡面有一句台詞「藝術是沒有國界的,但是文化有」,而當那份感情昇華成了藝術,自然就會突破語言和文化的界限。

李心潔在《夕霧花園》中挑戰演出了中文、粵語和英語台詞齊發的戰後倖存者角色,也順利入圍金馬獎、成為金馬準影后大熱。但這個女演員其實是個靠直覺去接戲和演戲的人。一個演員的一輩子,可能都是一般人的幾輩子。在進進出出各種角色的生命累積當中,我們將能很輕易地發現,《夕霧花園》的李心潔,果然是她最美的時候。

延伸閱讀:

金馬 2019|《陽光普照》:因為陽光太過炙熱,陰影便成為喘息的地方

金馬 2019|《陽光普照》:因為陽光太過炙熱,陰影便成為喘息的地方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