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馬丁史柯西斯、迪士尼、與中國政府的黑歷史 (下):一把神祕的大剪刀,剪碎了電影大師的傑作

電影神搜 發布於 2019年10月19日17:00 • 龍貓大王通信

迪士尼沒想到,一部描寫西藏流亡領袖達賴喇嘛 (Dalä Lama) 的電影,看來完全符合西方世界自由精神,卻在遙遠的東方踢到鐵板。馬丁史柯西斯 (Martin Scorsese) 掛帥的這部電影,原本應該讓迪士尼名利雙收,可是在奧斯卡還沒有公布入圍名單之前──後來這部《達賴的一生》(Kundun) 入圍了 4 項奧斯卡,卻鎩羽而歸──史柯西斯與迪士尼得先面對來自中國的怒火。

馬丁史柯西斯 (Martin Scorsese) 的電影《達賴的一生》(Kundun) 因敏感題材在中國市場無法前進。

《達賴的一生》。

前情提要>> 那些年,馬丁史柯西斯、迪士尼、與中國政府的黑歷史 (上):當東方巨龍甦醒,小老鼠絕體絕命

 

迪士尼為平息中國怒火:《達賴的一生》是個「白痴的錯誤」

迪士尼原本一起合作發行《達賴的一生》的戰友環球影業,已經見時機不妙抽腿了。而面對生氣的中國老大哥。迪士尼當時陷入了一級戰備狀態,如果中國真的硬起來封殺老鼠之家,意味著已經在全中國氾濫的老鼠家庭盜版周邊商品利潤,將白花花地奉送給無數中國的個體戶小攤。所有預計進軍中國的電影與電視計畫,全都泡湯。

迪士尼禁不起中國市場的損失,連忙滅火。

迪士尼找上了當時美國前國務卿、周遊美中之間毫無介礙的季辛吉 (Henry Kissinger) 向中國遊說,而在 1998 年 10 月,迪士尼主席麥克艾斯納 (Michael D. Eisner) 親自遠赴中國,與中國國家領導人朱鎔基見面。根據兩人會面的內容記錄,艾斯納對引起禍端的自家電影《達賴的一生》大加撻伐,不但為此向朱鎔基深刻道歉,還稱這部電影是一個「白癡的錯誤」(stupid mistake)。

迪士尼主席麥克艾斯納當時親赴中國與領導人朱鎔基見面

麥克艾斯納(中)曾經是迪士尼大家長。

「《達賴的一生》完全污辱了我們的朋友,但是全世界除了記者之外,沒有什麼觀眾看過這部電影。」

身為堂堂老鼠帝國的主人,艾斯納的姿態幾乎趴到地上去了。在朱鎔基面前,他恨不得用火焰放射器將《達賴的一生》所有拷貝一次銷毀。

這次舔足跪拜,改變了一切:艾斯納開出了賠罪條件,承諾將在中國發展迪士尼樂園(後來的上海迪士尼樂園)。這讓中國領導人龍心大悅,承諾將繼續開放迪士尼相關影視作品入關。而艾斯納將這一切教訓,諄諄教導他的後繼人,也就是當今的迪士尼主席鮑勃伊格 (Bob Iger):中國不好惹,不能碰觸他們脆弱的自尊。

上海迪士尼樂園為艾斯納的賠罪條件

上海迪士尼樂園。

 

馬丁大導《神鬼無間》前進中國市場,敏感台詞再次踢到鐵板

好吧,電影上不了沒關係,大不了也只是中國觀眾看不到《達賴的一生》而已。迪士尼看來已經過了這道生死關,但問題沒那麼簡單,《達賴的一生》還需要牲品祭旗:馬丁史柯西斯、編劇梅麗莎曼席森 (Melissa Mathison) 與其他金獎團隊的成員們,紛紛遭到中國政府封殺。他們不准入境中國、他們的作品不准進入中國、他們是污辱中華民族團結大義的罪人。

史柯西斯從此繼續在西方影壇發光發熱,但在遙遠的中國,他的名字意味著「麻煩」。當 2006 年他改編自香港電影《無間道》的電影《神鬼無間》(The Departed) 推出後,又掀起了軒然大波。傑克尼克遜 (Jack Nicholson) 在這部電影裡飾演原由曾志偉演出的黑幫老大,但是傑克遜的事業觸角比志偉哥更大,這位黑幫老大盜賣飛彈控制晶片給中國政府,還說出這句敏感台詞:

「如果你們清國狗 (chinks) 想在這個世紀用核彈炸平台灣,那最好趕快精神點給我那 1 百萬美元!」

馬丁史柯西斯憑翻拍港片《無間道》的《神鬼無間》(The Departed) 前進中國市場,因片中敏感台詞又遭禁。

《神鬼無間》。

梁朝偉與劉德華鬥得你死我活的《無間道》,是由香港寰亞電影製作的,這讓寰宇得以參加改編電影《神鬼無間》的製片團隊。對這間香港電影公司來說,能夠藉此帶領《神鬼無間》進入中國市場,就是這次插花最大的收穫。但是很明顯地,他們得先擺平幾件事:中國政府對史柯西斯的厭惡,以及《神鬼無間》裡毫無保留的暴力鏡頭。他們還要懇求中國電檢當局,什麼中國佬炸台灣這種白癡台詞刪掉就沒事了,剩下的《神鬼無間》電影保證符合中國政府的主旋律──《神鬼無間》最後是邪不勝正的良善結局喔!可不是《無間道》那種惡警勝利的偏差結局。

馬丁史柯西斯翻拍《無間道》

《無間道》。

但是,寰亞的如意算盤正如上個世紀的迪士尼一般,又在偉大的中國電檢制度下摔碎了。

「我們的電檢制度禁止《神鬼無間》在中國上映,原因是因為這部電影並不適合中國觀眾收看。它太血腥暴力了,實在很難把所有暴力鏡頭刪除,」

中國廣電總局發言人表示,

「我們沒有分級制度來保護年輕觀眾們觀看這類型的電影。」而「沒有分級制度」

意味著,中國電影只有適合全家觀看與不適合全家觀看兩種分級。這位發言人倒也很誠實,把尼克遜的不雅發言也提出來了:

「我們還有其他的考量,那段軍火盜賣的劇情牽涉到本國政府,當然,這對於中國觀眾來說是很不合適的。」

《神鬼無間》無法進入中國市場

《神鬼無間》。

當然,對熟知中國神秘幽微電檢制度的香港電影公司來說,暴力也許不是中國電影裡常見的元素,但暴力從來都不是主要導致電影被禁映的主元素。傑克遜的台詞才是重點,它挑明了中國與台灣之間的敏感關係,描繪了腐敗的中國政府利用黑幫盜賣機密武器的形象,更糟的是,傑克遜還用了「清狗」這種古早的歧視中國人用詞。對驕傲的龍之傳人來說,他們很難不聯想到,這會是史柯西斯對《達賴的一生》遭到禁映的報復。

《神鬼無間》涉及中國政府忌諱的敏感台詞

《神鬼無間》。

好萊塢與中國政府交手血淚史,會有結束的一天嗎?

1997 年,迪士尼因為《達賴的一生》而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2006 年,《神鬼無間》遭到禁映;風水輪流轉,很快地,在《神鬼無間》之後又過了 6 年, 2012 年史柯西斯的 3D 奇幻電影《雨果的冒險》(Hugo) 正式進入了中國市場。 2016 年,史柯西斯籌備已久的《愛爾蘭人》(The Irishman) 電影,再度由寰亞電影出手搶下了中國發行權。他們會不會擔心史柯西斯的作品,這次又在中國政府的大剪刀之下出師未捷身先死呢?

史柯西斯執導《雨果的冒險》

史柯西斯與他的《雨果的冒險》。

「我們已經先讀過《愛爾蘭人》的劇本了,順帶一提,非常精采。而《愛爾蘭人》正如史柯西斯的其他電影,其暴力程度其實遠不如其他在中國上映過的好萊塢動作電影。」

但是,暴力很明顯不是問題。《愛爾蘭人》是一部描述橫跨甘迺迪總統時代等數十年的美國黑幫史詩,只要我們能保證這些美國黑道,沒有找上中國政府的麻煩,那麼《愛爾蘭人》應該可以平安過關。

馬丁史柯西斯的《愛爾蘭人》被看好獲奧斯卡提名

《愛爾蘭人》。

史柯西斯曾經在 1999 年出版的《馬丁史柯西斯:訪談》(Martin Scorsese: Interviews) 裡說過,

「西藏人的自治制度非常糟,這需要改革,但是(中國)有必要殺害那麼多西藏人嗎?有必要毀掉那麼多西藏寺廟嗎?這是有必要的嗎?聽好,因為我們現在與中國有很多貿易往來,所以我們一定要小心,因為當我們與中國不往來時,他們可以變得非常恐怖──毛澤東幾乎就是人民唯一的最高領袖。」

而這,就是史柯西斯(還有老鼠之家)與中國交手的黑歷史,這段歷史也許還會有後續,更重要的,這樣的故事,不會只發生在史柯西斯身上。

加入「電影神搜」LINE好友,最新電影情報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