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恩潔專欄|蔡英文、唐鳳證明了台灣政壇「只看能力不看性別」?答案可能正好相反

太報 更新於 05月24日02:18 • 發布於 05月24日02:18
蔡英文當上總統、唐鳳續任政委,能證明台灣政壇「只問能力、不問性別」嗎?(圖片來源/蔡英文、唐鳳臉書)

台灣的性別盲文化中,最經典的就是在權力分配上高度性別不平等時,說一句「只看能力、不看性別」打發。果然,新內閣成員九成以上為男性的普遍回應就是如此。

女性從政遭受的批評攻擊,極少出現在男性政治人物身上

為了預防老人癡呆,我信手捻來一把台灣「只看性別、不看能力」的近期回憶:

蔡英文第一次選總統時,有深綠長輩說,國家大事豈能託付給一位單身女性。
蔡英文終於選贏選總統時,人們不分藍綠都說,不是蔡多厲害,是318學運撿到槍。
蔡英文競選連任前夕,深藍長輩說她是「衰尾查某」,謠言說她為李登輝墮胎。

洪慈庸只是做了大部份立法委員都做過的事——生子育兒——就被批為「只顧家庭不顧事業」。男性立委曾幾何時因有家庭而被指控疏職?

有人說王婉諭當上立委不過是因為她的遭遇,但我們卻鮮少說男性政治人物「不過是因為他家族、某某派系,才當上某個職位」。多少在黨派鬥爭中分到一杯羹的男人,其實「並不適任」,卻被默許?

從政女性因為未婚被攻擊,也因為已婚而被攻擊。但這類攻擊,卻很少在男性政治人物出現過。為什麼?因為只有遇到男性時,人們才可以「不看性別」。因為男性就是「標準」,是「對的性別」。
但如果你屬於「不對的性別」,那你完蛋了,你將會被放大鏡檢視。你據理力爭會被說「潑婦罵街」,你猶豫時會被說「優柔寡斷」。你未婚會被說「沒當過母親不懂得愛民」,你結婚生子會被說「因顧家而疏於職責」。

台灣有位女總統不代表性平改革很完善,如同歐巴馬當選不等於美國種族歧視已消失

台灣有一位女總統,從來不表示台灣的性平改革很完善。當年歐巴馬當上總統,許多人誤以為美國進入了「後種族時代」,等到川普的白人至上支持者傾巢而出時,才發現他們潛藏了八年,被歐巴馬上位激怒,每天偷偷在谷歌搜尋上面輸入「我恨黑鬼總統」。回頭看看台灣近年高漲的厭女浪潮,不是異曲同工嗎?

Ruth Bader Ginsburg曾被人問到:美國大法官9位裡頭,要有幾位女性才夠?她回答:「9位。」記者很驚訝。Ginsburg說:「當大法官9位都是男性時,人們都沒意見。為何全女性時,就要質疑?

如果今天我們走到一個境地,內閣成員幾十年下來,男女時多時少,但平均而言相當,這才是「只看能力不看性別」。但當提拔人才、升官與升等的途徑充斥性別不平等時,我們怎麼能說自己「只看能力不看性別」?說「只看能力不看性別」,卻不提供平等的機會,不但複製了、更掩蓋了現行的性別不平等。

非主流性別的政治人物,能力必須遠遠超過其他男性,才可能脫穎而出

那唐鳳呢?唐鳳是跨性別內閣,總該是「看能力勝過性別」的例子吧?

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如此。但只需稍加思考,便不難發現,其實唐鳳的例子更像其他的成功女政治人物的檔案:妳的能力必須遠遠超過其他男性,才可能脫穎而出。換言之,我們所面對的挑戰,不是「百分百只有男性出頭天」的狀況,而是身為非主流性別的政治人物——包含女性與跨性別——必須要有比男性更高超的才能、並潛在地需要承受社會更多質疑與攻擊,才能獲得與比自己平庸的男性平起平坐的位置。

我們感謝、愛戴唐鳳,但我們不可能因為有一個唐鳳就忽視整體性別不平等的狀況。

更何況,唐鳳是用另一種方式側寫了,而非推翻了,性別不平等的潛規則。

台灣也只有一個唐鳳。一個唐鳳無法否定內閣成員超過九成為男性的事實。一個蔡英文也無法否定性別改革從未深切進入政治高層的事實。

延伸閱讀

趙恩潔觀點|寫給至今仍不相信台灣防疫有成的人們
蔡英文PO抗疫全紀錄,網:身為台灣人好驕傲,謝謝所有無名英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