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祥蔚/《台灣血皇帝》歷史小說4-9

i-Media愛傳媒 更新於 05月25日21:36 • 發布於 05月24日21:40

曹謹是河南籍,說起官話頗有鄉音,加上引用《史記》,林開泰、林文察只能聽懂一、兩成,還好有林樹梅在旁解釋,方知其意。

林文察悠然神往:「這才是大英雄啊。」心想那些為了缺水而憂愁的佃農如果知道,一定會笑顏逐開。

曹謹:「好孩子,說得好。鳳山縣因為灌溉問題,空有良田卻糧食不足,常有饑荒。正所謂飢寒起盜心,治安當然不會好。我既然當了這個知縣,一定要讓鳳山縣足食、弭盜,而治本之道,首在於治水。下淡水溪只是泥沙略多,可笑那鄉野愚夫總愛妄發怪力亂神之語,說什麼『神龍護埤』,真是笑煞士林。」

神龍護埤被曹謹當成笑話,讓林開泰忽然覺得金鼇入夢與龍子傳說也有可能只是空想而已。

曹謹以堅固工法設置攔砂壩、阻絕泥沙,果然奏效。坊間卻傳說,這是曹謹派人夜半去監視,無意中聽見龍母對龍子說:「除非在挖過之處,埋下銅針與黑狗血,否則難以開圳。」又說這「銅針與黑狗血」是道家法術,初生男嬰頭蓋骨凹陷處的胎毛是銅針,胎衣血水則是黑狗血。謠傳曹謹就是照著做,才終於破了神龍護埤的法術。

圳道建成之日,朝廷特意嘉許,地方人士獲益深遠,大為感念,因此請求命名為「曹公圳」。曹公圳不只一條,而是先後總計四十多條,總長度一百三十多里,比起林開泰原先以為的長度多出了十倍之多,因此而開墾的良田足足有三萬多畝。從此以後,瑠公圳、八堡圳、曹公圳成為台灣從北到南的三大圳。

林開泰回到阿罩霧,立即重新安排開圳的事。

許多家丁與佃農一聽到又要去挖圳都面有難色,深怕又惹上獅山煞氣。

年紀尚小的林文明喃喃自語:「獅象雖然是猛獸,絕不是金鼇之敵,大哥是金鼇入夢,何必怕什麼獅象?」

林文明聲音不大,但在場的人不少,林開泰臉色大變,連忙制止林文明,心想旁人應該沒聽懂小孩在說什麼。回頭又私下叮嚀林文明:「明兒,以後不許再提到金鼇入夢,不然你阿公如果聽到了,就算他最近身體不太好,也會氣得從老家趕過來修理你。」他對金鼇入夢已經不像以前那麼信,但是仍怕引起麻煩。

想起一向疼愛自己的祖父林甲寅如今年邁體虛,漸漸足不出戶,加上父親囑咐,一向就膽大好強的林文明從此不敢再提。

戴蔥娘:「這樣吧,我們請示媽祖。」

林開泰:「好。但是萬一媽祖不同意,佃農沒水怎麼辦?」

戴蔥娘:「媽祖一定會同意。」

林開泰:「妳怎麼如此確定?」

戴蔥娘:「因為我相信媽祖。」

 

(連載中,待續)

 

《台灣血皇帝》4-8

《台灣血皇帝》4-7

 

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台灣歷史小說作家

●經授權連載。全書16萬多字,2020年已出版,見各大書店: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5708 。

●文學專欄,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