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百年冤案── 柯南‧道爾 生前最後的調查(下)

疑案辦 更新於 07月02日07:31 • 發布於 07月02日07:31 • 慕痕

1925年1月23日,奧斯卡‧史雷特的獄友威廉‧戈登走出彼得黑德監獄,在他沒被搜到的假牙裡面藏有一張紙條,上面只寫了簡單幾句話:「……如果你願意,請盡量幫幫我。讓英國大眾知道你對我的看法……請別忘了寫信或親自去見柯南‧道……」

此時距離史雷特被判決終身勞役已經十六年,據說他打定主意,要在坐牢滿二十年的時候在獄中自殺,與這慘無人道的對待一同了斷。然而戈登真的做到了史雷特的要求:三年後,史雷特得以重見天日,冤屈也得到了洗刷──

無論是中間經歷過的十八年牢獄之災,外界司法、警方、律師、媒體與民眾等等之間的激烈討論,當整件事件終於畫上句點,都比真正的戲劇更讓人覺得曲折離奇。

沒有希望存在的勞改營

彼得黑德監獄位於蘇格蘭東北方,寒冷、潮濕還地形惡劣,甚至有「蘇格蘭的古拉格」(過去蘇聯惡名昭彰的勞改營)之稱,囚犯的生活狀況惡劣,例如沒有足夠的生活空間與公共衛生,每間牢房沒有暖氣,唯有透過門縫底下吹進來的走廊暖氣,以蘇格蘭冬天平均零下的氣溫與囚犯有限的衣著,顯然可以知道史雷特在這裡過得肯定生不如死──他還有曾經被鞭打、在太陽底下曝曬兩個小時的紀錄。他不是身強體壯的男人,無法承受派遣到採石場的工作;他也向監獄的管事提出指控,說監獄中的飲食會被下藥、以削弱囚犯的抵抗力……雖然聽起來很荒謬,但是根據差不多時間曾進入此監獄的政治犯麥克林的信件往來與紀錄,獄方在飲食中下藥好控制囚犯一事顯然不令人意外,可看出彼得黑德監獄對囚犯人權的極端忽視。

在史雷特坐牢的長期煎熬中,真正幫助史雷特度過的,是他與遠在德國與波蘭邊境小鎮的家人來往的信件,從父母過世一直寫到給姊妹的孩子,堅定的家族情誼成了他唯一的精神寄託。

彼得黑德監獄

與水落石出擦身而過

雖然格拉斯哥警方在處置史雷特案時明顯受到壓力,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同意此案的判決與結論,這個人就是在1914年獲頒警察獎章,並且成為格拉斯哥中央分局探長的約翰‧川屈。他在1908-09就參與了史雷特案的部分調查,不僅對當時控方提出的證據與自己調查到的內容有出入而感到質疑,更不信任證人的證詞(也是因為他碰過所有證人口徑一致,最後卻證明疑犯真有不在場證明的案件)。

川屈所擁有的第一手資料中,最能翻轉整個案件的有力證據便是當時被害者外甥女瑪格麗特的口供,她不僅提到被害者在死前不久正打算更改遺囑,更提到女僕海倫在事發當晚曾告訴她說自己看到了兇手,還說出此人的名字。

川屈不僅致力於翻轉此案,並且讓柯南‧道爾的律師好友大衛‧庫克要求當局重啟史雷特案的調查。在政府答應要開啟調查的聽證會時,所有參與此案的人都欣喜若狂,相信兇手幾乎就要水落石出,正義也將得到伸張。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當局不僅遣派了一名不曾有刑案經驗的法官負責此案,更沒有對外公開聽證會,不讓媒體與大眾旁聽及參與,調查更只集中在證據本身,不打算涉及審判過程(即使這才是整起案件最有問題的部分)

再者,海倫口供中提到的人名,是格拉斯哥當地的名門,從上到下、在各種上層階級的行業與領域中都占有一席之地,聲名顯赫,並且明顯已動用人脈壓下了海倫的證詞。不僅是海倫、瑪格麗特等有利證人一致改口,就連當初有看過口供的警方人員也矢口否認,更不用說一旦翻案後會被追究責任的檢察官、主審法官等等政府與警方代表。川屈就算再據理力爭,都如同螳臂擋車,無力回天。

史雷特案紀錄小說封面

為了良心葬送大好前程

果不其然,最後法官聲明此案並無需介入,柯南‧道爾怒不可遏卻無力回天,但是他從不曾遺忘,直到十多年後拿到了戈登帶來的字條,再度刺激了柯南‧道爾展開調查。

相較當時家喻戶曉、享譽盛名的世界知名推理小說家柯南‧道爾,川屈和庫克的下場便沒有如此平和。

川屈不僅被停職後又遭免職,儘管投身軍旅仍被窮追不捨:格拉斯哥警方誣陷他與庫克盜賣一次搶劫案中的贓物,法庭雖還他們清白,但在一次大戰後,各自於1919年和1921年逝世。為了這起案件賠上自己事業的兩人,直到死前都看不到真相大白。

堅持社會正義的真實福爾摩斯

柯南‧道爾從1909年開便因為史雷特事務律師的聯絡而開始關注此案;即使不斷地投書報社並鼓吹大眾加以重視,甚至得到川屈的強力證據支持,仍是不敵階級制度下的官官相護。自聽證會失敗後,柯南‧道爾不得不偃兵息鼓,直到1925年、戈登前來拜訪並交給他史雷特的紙條。

柯南‧道爾為此再度投入翻案的準備,而1914年曾一起參與發起聽證會的格拉斯哥記者帕克,也提供了自己多年來獨立調查所得到的線索,在柯南‧道爾的金援下出版了一本經年調查史雷特案的結論;這時剛好碰上英國的中上社會階級,將注意力轉移到女權的興起與科技進步造成的紛擾社會議題,猶太人已不再是英國人認為的過街老鼠;加上當時事件牽涉到的檢察官、法官等人都幾乎已不在人世,柯南‧道爾更毫不手軟地找來英國位高權重的工黨第一位英國首相:麥克唐納,當他的幫手。媒體熱烈報導這件極端戲劇化的冤案,在全英國各地掀起討論的熱潮。集合天時、地利、人和下,蘇格蘭的事務大臣終於不敵輿論壓力,發出核准史雷特附條件釋放的聲明。

1927年11月14日,在經過十八年四個月又六天的暗無天日生活,史雷特終於恢復了自由之身。

柯南‧道爾與艾奇森律師的合照

重見天日到不歡而散

即使總算讓史雷特離開了監獄,柯南‧道爾知道這不是結束。他開始挑戰國會,將史雷特的案件記錄成冊,提供給下議院的每一位議員,最終促成了1928年6月8日史雷特對司法體系的上訴案,並和民眾集資、聘用了當時在刑事案件官司上的當紅頂尖律師艾奇森。柯南‧道爾自掏腰包,補足律師費的差額,期待判決的到來。

當年7月,雖然依舊無法讓上訴案的法官親口承認當年的判決有誤,但法官仍判斷當時的陪審團可能因為「法官疏於給予必要的提醒,導致程序錯誤上而造成的誤導」,做出了錯誤的判決。即使並沒有真正判定當初的判決有誤,卻還是做出了史雷特無罪的決定。柯南‧道爾十分滿意裁決的結果,因為他認為法律已判決無罪,並覺得自己仁至義盡,不需要再與這件案子有所牽扯──

但史雷特並不滿意。他認為自己的清白不應該是建立在「程序錯誤」上,因而賭氣差點不願意領取冤獄賠償,最後在沒與任何人商量的情況下,又接受了蘇格蘭政府的六千英鎊賠償,但不願意酬謝當初幫他到處奔走的派克與打官司的艾奇森律師。這種極為不紳士的行為,踩到了嚴以律己的柯南‧道爾的底線。

兩人開始在報章雜誌上彼此批評、爭執,柯南‧道爾甚至差點提起史雷特霸占其財產之控訴,但總算是以史雷特支付柯南‧道爾一定程度的金額而弭平了這次爭端。

被釋放後的史雷特與猶太教會執事

後來的眾人

1930年,柯南‧道爾過世,他充滿爭議的晚年總算落幕。

史雷特則是在把賠償金花天酒地了一番後,因為坐牢太久喪失了德國國籍,於是娶了一名德裔的蘇格蘭女子,在蘇格蘭西南邊的艾爾小鎮安享晚年,這一輩子再也沒有回去他的出生地。雖然有點事後諸葛,但是無法返回德國說起來也許不是真有那麼糟糕:隨著納粹興起與二次世界大戰,史雷特的所有家人都被送進了集中營,而且無一倖存。史雷特則是比事件中的任何人活得更久,直到1948於艾爾的家中死去。

川屈的名聲後來終於得到平反,雖然無法追究當時將川屈停職的官員,但總算為其在格拉斯哥的警察博物館內設置了紀念牌,紀念其勇於發聲與對自己道德的堅持。

2013年,彼得黑德監獄關閉,現在已成為監獄博物館,繼續頂著凜冽的北風,成為蘇格蘭歷史上黑暗一角的遺跡。

在柯南‧道爾的努力之下,蘇格蘭也設置了上訴法庭,儘管設置時間比史雷特的上訴更早,只是因為不追溯既往而無法重新審核他的案子,不過上訴法庭仍為許多案件爭取了更多時間跟可能性,也替受害者爭取到更多權益。

聽說後來史雷特案成為蘇格蘭警方的標準教材,因為在這起案件中,幾乎包含了所有的負面元素。它的荒謬與撲朔迷離、追訴時間長達將近二十年,不僅激起並正當化了英國當時的反猶太情節,追捕的規模甚至橫跨大西洋到了美國紐約,涉及當時的司法與警方不公、賠上了川屈等人的光明前途,也引起名作家柯南‧道爾爵士的注意,接連抽絲剝繭調查了數年。警方與司法的偏頗、階級關係的腐敗,讓一個完全無辜的史雷特差點命喪絞刑架,這比戲劇更戲劇化的發展與難以置信,卻確確實實地在真實世界中上演。當世界各國如今仍在解決種族偏見問題,不難想像在一百多年前的英國,偏見與歧視的狀況有多極端了。

我們無法去挽回冤獄受害者的時間,但至少可以嘗試用更多元、更全面的方法,還原每次案件,期待給無論是哪一種的受害者更多的公平與正義,並減少如同史雷特這樣的受害者。

資料來源

《神探柯南.道爾:世界最知名偵探作家平反一起聳人聽聞謀殺案冤獄、追求正義的真實故事》

《The Case of Oscar Slater》

《The Oscar Slater Case》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