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長輩的追憶⋯⋯命運已註定!

i-Media愛傳媒 更新於 2019年08月19日03:23 • 發布於 2019年08月20日07:00
藺奕/長輩的追憶⋯⋯命運已註定!

    連自己都不知道這篇臉書該算旅記、口述歷史、鬼故事還是政治廢文。

    一定閱歷之後的旅行,就不再太依附美食和美景,反倒覺得當地長輩的追憶,更有餘韻。

    這次在埔里,從母親的國中同學潘師兄口中,聽聞平埔族眾多潘姓的起源,是因為其祖父在福建任職武官被貶到南投埔里擔任行政首長時,覺得當地原住民姓氏繁複冗長,就賜漢姓,同為潘。

    悠悠數十載之後。日本割據台灣末期,潘師兄的堂弟被日本人抓去南洋充當軍伕,當時日軍正在研發各項毒物計劃,就拿台灣兵當實驗,他的堂弟眼見其他人被注射兩針之後都歸西了,為了活命,就在注射第二劑前一晚,摸黑爬進屍體堆裡,挑了其中一具、把自己的軍服和兵籍資料掉了包,並向屍體許願,如果我能平安活下來,終其一生,都跟你姓謝。

    「我姓潘、但我堂弟姓謝、不是入贅喔!」這樣的開場,本來就容易挑開話題,看似獨立事件,卻暗藏玄機。我遠眺太平頂(大坪頂),漫山遍野的百香果正在豐收,農民授以專用工具片開百香果頭骨蓋、刮入內膜攪拌舀著金黃湯汁吃(據稱白色內膜富含植物胎盤素),一邊想著當今平埔族的漢姓裡,謝根本就是最大的一系,潘氏後人從謝姓,或許也是被改姓潘的謝氏歷代祖魂,長達半世紀不見鬼影的追緝、以牙還牙的小小勝利吧!

    凡事有因果,大坪頂有百香果,我以為任何不去理解先人篳路藍縷的人的命運都已註定,那是一種無藥可救的慢性病,現任的執政者除了和戰後的國民政府一樣貪腐,也同樣愚昧一昧親美、狂買軍機瞎當川普競選經費的提款機,最終,註定被美國人輕蔑、予取予求視為垃圾債券,重嚐始亂終棄、丟失江山的歷史苦果,也就不足為奇了。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本文為作者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