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黎巴嫩疫情守住卻擋不了經濟崩潰

上報 更新於 05月06日23:39 • 發布於 05月06日23:39 • 藍弋丰
嚴苛的防疫措施將本來就崩潰中的經濟更快打下懸崖,隨著疫情趨緩,黎巴嫩人民受不了挨餓,不惜冒著感染風險違抗防疫管制,也要重新上街頭。(湯森路透)

當2020年初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世人預期黎巴嫩恐怕會是下場最慘的國家之一,它不僅政治一片混亂,經濟更如新任總理哈桑·迪亞布(Hassan Diab)形容,有如「自由落體」,人民天天上街抗議並且暴力衝突越演越烈,境內還擠了傳統的巴勒斯坦難民以及新來的敘利亞難民,在這種情況下恐怕沒有人能相信黎巴嫩有辦法有效防疫。

最初世人認為黎巴嫩690萬人口終將有250萬人感染,15萬人死亡;到2020年3月初,黎巴嫩開始施行嚴苛的防疫封鎖措施,仍被預估將有1.3萬人感染,至少450死。不過,黎巴嫩的表現卻出人意料,在周遭國家從埃及、塞浦路斯到土耳其都遭疫情肆虐的情況下,黎巴嫩的防疫卻是相對堅強,至5月初僅733人確診,25死。

黎巴嫩從疫情中死裡逃生,甚至可說是防疫模範生,不過,當疫情威脅稍減,街頭立即上演暴力抗爭,暴民以汽油彈火燒銀行提款機、截斷高速公路、用煙火與石塊攻擊並衝撞軍警,軍方還以顏色,發射橡膠子彈、催淚瓦斯伺候,嚴重衝突造成至少1人死亡,54士兵受傷。

黎巴嫩正面臨內戰以來最大的經濟危機,2018年黎巴嫩有32%人活在貧窮線下,至疫情前,世界銀行預估2020年有45%黎巴嫩人生活低於貧窮線,22%生活於極度貧窮中,如今,黎巴嫩政府預估四分之三人口都面臨挨餓需要援助。諷刺的是,雖然黎巴嫩經濟早就風雨飄搖,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卻正是黎巴嫩人自己於2019年10月發動的全國大抗爭。

10月抗爭成功讓總理薩德·哈里里(Saad Hariri)下台,但是自此之後,黎巴嫩陷入政治混亂,黎巴嫩主要經濟支柱是金融業與觀光業,政治危機使金融資金出逃、觀光停擺,幾個月內,新總理哈桑·迪亞布聲稱高達57億美元資金離開黎巴嫩(黎巴嫩央行總裁里亞德·薩拉梅則辯稱,其中有37億美元是用來還債,22億美元則是黎巴嫩本土資金自銀行提領,在當前銀行主動進行嚴格的外匯控制下,並不必然流出國外)。

黎巴嫩鎊自1997年以來以1美元兌1507.5黎巴嫩鎊的匯率釘住美元,固定匯率無法貶值反應實際經濟情況,美元大量流失後,銀行為了保住僅有的外匯紛紛凍結帳戶,這也是銀行會遭攻擊的原因,而黑市匯率則自2019年中起大跌5成以上,如今大約為1美元兌3800黎巴嫩鎊,相當於薪資和儲蓄都減半,在仰賴進口的黎巴嫩,造成嚴重通貨膨脹,食物價格大漲67%,調查顯示目前超過6成黎巴嫩人都缺乏足夠食物

黎巴嫩從疫情中死裡逃生,甚至可說是防疫模範生,不過,當疫情威脅稍減,街頭立即上演暴力抗爭。(湯森路透)

 

屋漏偏逢連夜雨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這個關頭,又加上疫情打擊,外國觀察者證言如今「抗議者失去了一切,他們沒工作、沒食物、沒飲水、沒電力,人人都陷入混沌之中。」

黎巴嫩並非從來都是這樣悲慘,它在歷史上原本是地中海東岸的商業吞吐口與金融中心,是與香港並列的「東方明珠」,這個歷史淵源也打下黎巴嫩至今仍是以金融服務業為主的經濟基礎。1960年代,隨著周遭產油阿拉伯國家的「油元」大舉進入區域金融中心貝魯特,黎巴嫩的金融與觀光蓬勃發展,成為世界經濟成長最快的耀眼明星。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黎巴嫩因經濟戰略位置而富有,卻也因區域戰略位置而遭殃,1967年,以色列與周遭阿拉伯國家爆發六日戰爭,大量巴勒斯坦人從以色列出逃,先是主要前往約旦,約旦國王原本支持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不料巴解組織卻恩將仇報,不僅在約旦境內橫行霸道有如外來佔領軍,還兩度企圖暗殺國王,更發動劫機釀成國際事件,約旦國王忍無可忍,發動大清掃,使得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只好轉移陣地到黎巴嫩。

黎巴嫩原本也是積極支持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一方,最初黎巴嫩人大力捐款給巴解,從沒想到巴解會成為他們揮之不去的噩夢,當巴解從約旦出逃,改以黎巴嫩南部為基地,黎巴嫩頓時成為區域衝突的夾心餅乾,大量巴勒斯坦人進入,也引爆黎巴嫩內部族群矛盾,導致1975年爆發內戰,引來以色列、敘利亞分別為了自身區域戰略自南北入侵,諷刺的是,以、敘兩個死對頭進軍黎巴嫩,都在剿殺巴解組織。

造成黎巴嫩悲慘命運的巴解組織終被驅逐,但是敘利亞扶植的真主黨,繼續與以色列與黎巴嫩基督教勢力纏鬥,為了與伊朗互別苗頭,伊拉克強人海珊暗中支持黎巴嫩基督教勢力對抗真主黨,黎巴嫩基督教勢力選錯盟友,帶來滅頂危機,當波灣戰爭爆發,美國默許敘利亞入侵黎巴嫩,要求以色列不干涉,讓敘利亞剷除海珊盟友的同時,也收買敘利亞站在對抗伊拉克的一方。

這個陰錯陽差讓黎巴嫩終於有了相對和平的喘息時間,雖然代價是敘利亞長期駐軍控制黎巴嫩,但總算結束持續15年的內戰,之後國際局勢逐漸好轉,以色列於2000年撤出黎巴嫩,敘利亞在2005年「雪松革命」後也撤出黎巴嫩。

黎巴嫩人胼手胝足積極重建,內戰後於1993年推出200億美元的重建計畫,實質經濟成長率在1994年達8%,1995年達7%,逐步恢復經濟光彩,雖然中間經過以色列1996年與2006年二次入侵黎巴嫩清掃真主黨,以及2008年真主黨內亂的挑戰,但黎巴嫩為了因應危機建立嚴格的金融風險管理,在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中全身而退,再度成為經濟新星,貝魯特股市大漲51%,MSCI 將其列名為2008年全球表現最好股市,黎巴嫩經濟堅實成長,2008年成長8.5%,2009年7%,2010年8.8%。

豈料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戰亂波及加上150萬難民流入黎巴嫩,當場澆熄了黎巴嫩的經濟復甦火苗;2011年起黎巴嫩也面臨政治空窗危機,2009年起擔任首相的薩德·哈里里,於2011年因為調查真主黨暗殺其父拉菲克·哈里里(Rafic Hariri),以及貼出參訪白宮與歐巴馬合照,激怒真主黨為首的反對黨退出國會聯盟,內閣因而垮台,接任者在2年的混亂後也辭職,接下來的2014年大選,遲遲無法選出黎巴嫩總統,一直到2016年第46回合選舉才選出總統。

內外動盪下,黎巴嫩經濟成長一攤死水,2018年經濟成長率更只有0.2%。(湯森路透)

黎巴嫩經濟成長一攤死水

薩德·哈里里在新總統任期重新回鍋擔任總理,總算讓黎巴嫩擺脫政治空窗,豈料周邊國際局勢再度來找麻煩,由於沙烏地阿拉伯正與伊朗進行彼此大包圍的中東區域賽局,黎巴嫩捲入其中,2017年哈里里受邀訪問沙國,一踏上沙國就被軟禁,並被迫突然辭職,最後才在總統要求下收回辭呈,這起事件可說是沙國粗暴操作的一大失敗,不僅引起國際嘩然,更打擊了哈里里政府的威信,最後反造成沙國不想見到的結果:真主黨政治勢力大增。

內外動盪下,黎巴嫩經濟成長一攤死水,2018年經濟成長率更只有0.2%,人民的生活從充滿希望變得困苦不堪,在2015年就已經以垃圾問題為導火線引起全國抗爭,隨著經濟每下愈況,普羅大眾反政府的氣氛也越來越濃厚,反感跨越了傳統的宗教與黨派界線,隨時都會引爆。

黎巴嫩的政府財政原本就高度赤字,2019年負債佔GDP高達170%以上,半數政府支出都用來還債,2019年8月黎巴嫩主權信用評級遭下調,9月哈里里政府不得不宣布國家進入經濟緊急狀態,為了籌措財源避免國家破產,黎巴嫩政府只好討論開徵新稅收,計畫對汽油、菸草和WhatsApp課稅,政策還在討論階段,消息傳出,立即引起不分宗教黨派基層老百姓的憤怒,成為點燃民怨的火苗。

民怨將黎巴嫩的經濟困境,怪罪於政府貪腐無能,抗爭民眾認為政府「只會照顧有錢人」,對普羅大眾毫不關心,甚至連基本的水電和醫療服務都缺乏,一天到晚停水停電,如今連開車、抽根菸、上網路都要課稅,簡直忍無可忍,2019年10月起,黎巴嫩爆發全國性大示威,哈里里於10月宣布下台。

黎巴嫩政府的確以貪腐無能舉世聞名,被國際組織列名為最腐敗的國家之一,浪費與掏空公款事件時有所聞,這些雖然是事實,但是,黎巴嫩的經濟困境主要受國際戰局影響,基礎建設的不足主要來自屢次戰爭的破壞以及政府已經債逼眉毛,趕走了哈里里,問題沒有解決,反而連解決問題的人都沒了。

黎巴嫩再度陷入政治空窗期,各黨派勢力無法達成共識,新政府難產,無人處理債務危機,到2020年3月演變為黎巴嫩歷史上首度債務違約,這對金融為基礎的黎巴嫩來說是一大打擊,街頭天天抗爭嚇跑了資金與觀光客,哈里里下台造成真主黨勢力大增,趕走了主要來自沙國、阿聯酋與美國的外資,真主黨的盟友伊朗,則是自身難保。可口可樂打響大型外企出走的第一槍,宣布將於5月31日停止在黎巴嫩營運。

原本只是缺水與不時斷電,現在是連飯都沒得吃了。黎巴嫩失業率飆高到30%,青年失業率更超過60%,許多黎巴嫩人稱過去半年來的生活,竟比內戰時期還糟糕。抗爭甚至連政治成就都沒達到,抗爭者抱怨辛苦抗爭讓政府換人,結果政治還是把持在他們痛恨的黎巴嫩菁英手上。

但是,黎巴嫩菁英們也愁眉苦臉,對時局一籌莫展,認為如今黎巴嫩已經完全不可能靠自己脫出經濟困境,只能懇求外來援助,計畫要提出100億~150億美元的援助要求,希望國際貨幣基金能買單,不過,即使國際貨幣基金真的願意出手,援助貸款也勢必附帶嚴苛的撙節措施,只會讓黎巴嫩人民的生活更難過。

意外的效率

面對病毒,黎巴嫩卻展現了意外的效率,黎巴嫩政府長年積欠醫院款項,醫院裁員與苛扣員工薪資因應,整個醫療體系極為脆弱,公衛單位很擔憂會造成疫情大爆發,因此建議「超前佈署」,較歐洲國家更早施行更嚴苛的封鎖措施,政府則視之為解決街頭抗爭的好辦法,積極進行,黎巴嫩人民深知醫療體系聊勝於無,一旦染病只能自生自滅,因此願意配合,「上下交相賊」之下,一時間抗爭消失,疫情也挺住了。

但是嚴苛的防疫措施也將本來就崩潰中的經濟更快打下懸崖,隨著疫情趨緩,黎巴嫩人民受不了挨餓,不惜冒著感染風險,不惜違抗防疫管制,也要重新上街頭。回想2019年底,他們是為了公平正義、自由民主、世俗價值,以及倡議跨黨派團結而上街頭,抗爭手法盡可能維持和平,不過,抗爭成功讓哈里里下台的結果是把自己害慘,事到如今,他們變成是為了飢餓、為了純粹的要活下去而上街頭,抗爭也演變得越來越暴力。

黎巴嫩在國際夾縫之中備受打擊,內部政治空轉蹉跎了時間,人民早不「覺醒」晚不「覺醒」,卻偏偏在經濟瀕臨崩潰的時刻才「覺醒」,時運奇差的同時遇上疫情打擊,釀成完美風暴。自法國大革命的教訓以來,「人民力量」從來都只會把人民自己害得更慘,黎巴嫩人民痛苦的成了最新例證。

黎巴嫩就算能成功取得國際貨幣基金援助,在當前人民對政府毫無信任下,恐怕也無法執行任何有效的拯救措施,經濟困境無法改善下,抗爭勢必越演越烈,最壞的結局是社會分崩離析,因而再度引來強權干涉,重蹈過去內戰引起外國入侵的歷史。

黎巴嫩的悲劇,告訴我們,防疫並不是那麼困難,只要人民足夠不信任政府,因恐慌而躲在家,政府又足夠不顧侵犯人權與自由的疑慮,斷然施行嚴苛的管制措施,即使是崩潰國家都能辦到成功防疫。但是,經濟才是真正的難題,尤其是防疫措施與疫情造成的全球經濟緊縮,都必然加重一國原本的經濟問題。如今,是該把注意力與優先順序,從防疫逐步挪回經濟的時候了。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延伸閱讀:【影片】一人只要 900 元的和牛無菜單料理!信義區全新聯名品牌 《胡同裏的寬巷子》

延伸閱讀:【抗疫百日】林佳龍臉書影片:感謝台灣防疫英雄

★按讚追蹤《上報》粉絲專頁!看更多深度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