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滿滿地站在人前,並不容易;直視自己的缺點,更要用很大的力氣。

三采文化 更新於 2019年12月10日09:59 • 發布於 2019年12月11日10:00

 

我過了很長一段向別人證明自己的日子,初入職場時,新鮮人難免會因為手生事做不熟練被主管指導或糾正。當下,就算我的表情是冷靜的,但其實內心根本翻騰到不行,接著就產生一種極度自我厭惡的感覺。

我會在下班回到家後,寫一整篇日記咒罵自己,用盡所有想得到的惡毒字眼:「崔咪妳這個白痴,世界上不會有人比妳笨了,只有笨的人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妳沒有用,妳是個沒有用的人,妳是個loser,被罵也是剛好而已,活該!」像這樣的文字,我不知道寫過多少遍,我以為那樣做會給自己鞭策的力量;但我不知道的是,這樣子無情地鞭打自己,長期下來,根本一點正面助益也沒有。

不僅如此,我還經常對自己設下過高的標準。

 

過了很長一段向別人證明自己的日子,初入職場時,新鮮人難免會因為手生事做不熟練被主管指導或糾正。當下,就算我的表情是冷靜的,但其實內心根本翻騰到不行,接著就產生一種極度自我厭惡的感覺。

說出來應該很難讓人相信,雖然鏡頭前的我向來都給人侃侃而談的感覺,毫不保留展現自己最好的那一面,但事實上,我從小就不是個有自信的人,甚至可以說是自卑。我記得很清楚,小時候只要有上台講話的機會,一站上台,整個人都會覺得自己很「囧」,全身都卡卡的,手腳也不知道要擺哪裡,瞬間被那麼多人盯著,讓我非常不自在。心裡總有個聲音,對我說: 崔咪妳這裡,還有那裡不夠好,無論如何,我就是不夠好。

我初入職場的第一份工作是彩妝銷售,為了做好這份工作,我給自己設下第一個改變目標,就是克服不敢在人前順暢表達的弱點。我每天都對著鏡子說話,模擬跟客人介紹商品、模擬歡迎顧客上門的樣子。「歡迎光臨!謝謝光臨!」我每天都對著鏡子練習,直到有自信接待即將上門的各種顧客。要一個自覺不夠好的人,假裝自信滿滿地站在人前,真的不是容易的事。必須直視自己的缺點,也要用很大的力氣去克服。

生病前,我非常討厭被人看扁的感覺,我會用盡所有力氣證明「我不是你以為」的樣子。

我做彩妝銷售時曾在一個櫃點,遇到很愛挑我麻煩的店長,他不讓我接待客人,只派一些擦檯面的雜事給我。但是!彩妝銷售是個非常需要客人的工作,沒客人就別想談業績。以我年輕時的個性,怎麼可能乖乖地讓自己被人比下去呢,當然是要找出活路,想辦法贏啊!我沒讓自已貌似服從的日子過太久,一陣子後瘋狂搶生意,我還在心裡暗暗設下一個目標「全省第一」!是的,全省第一名。

我用「全省第一」為目標除以工作天數,換算成每天要達成的業績,達不到我就死不下班。

「妳就算留下來加班到最後一個再走,我也不會給妳加班費的啦!」當時與我看不對眼的店長這樣嗆我。「我沒有要你的加班費,我要的不是你的錢,我有自己的目標,不用你管。」結果呢?我達標了,我不僅拿了全省第一,還做了一個比這帥氣一百倍的決定—在公司頒給我「全省第一」的獎狀後,立馬拍拍屁股走人,老娘不幹了!從頭到尾,我要的都不是錢,我要的是不爽被看扁的那一口氣。

能證明自己的實力是一個很痛快的過程,我幾乎因此上癮。但是在這種順遂中會養成一種錯覺,你會開始相信自己究竟是怎樣的人並不重要;證明你是怎樣的一個人,比起「你是誰」重要太多了。

現在回頭看那段經歷,會覺得這種證明根本多餘。

離自己越近的事情往往越容易讓人盲目,明明每個人都擁有獨一無二的優點;過度努力的自我證明,好像死命疾呼一個不爭的事實,深怕別人沒發現似的。我花了那麼多力氣所證明的,好像是一個人明擺著有那麼多優點, 但看不到的偏偏只有自己。

能想清楚這點,讓我長久以來的好勝心和緩許多,連不必要的努力也能開始學著放下。

 

 

崔咪

從小就夢想當服裝設計師或彩妝師,大學時曾獲服裝設計獎第一名,畢業後前往倫敦進修。回國後,和另一半Hommy共同經營服裝品牌「BACK TO BRITISH」,以及個人同名彩妝品牌「TRAMY」。
因熱愛分享而經營BLOG、FB、IG、YouTube等多元平台,內容包括彩妝、保養、穿搭、髮型、瘦身等。
2017年發現自己罹癌,儘管備受打擊,愛美的意志讓她勇敢面對疾病的挑戰。

 

 

延伸閱讀:謝謝你,讓我明白愛一個人與被愛是什麼樣子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