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婚姻權威高特曼:真正的「承諾」,是拒絕和任何第三者發展關係的可能

華人健康網 發布於 07月14日23:30 • 圖文提供/三采文化
美國婚姻權威高特曼:真正的「承諾」,是拒絕和任何第三者發展關係的可能

班和莉亞是在亞利桑那大學認識的。每當班走出那堂天文學導論的教室時,莉亞就坐在外面的階梯上,等著進去上下一堂課。他情不自禁地注意到這個女孩子。「她總是把頭埋在書本裡,從來沒有瞧過我一眼。就算她看見我了,也只會說聲哈囉,因為她隨時隨地都在看書。

她低頭閱讀的模樣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也僅止於此。我甚至不知道她的臉孔是什麼樣子,也不知道她的眼睛是什麼顏色。但是她卻深深吸引著我。她專注的模樣、每次在那裡等上課的模樣,都讓我對她感到無比好奇。每一個禮拜我都這樣看著她,但是她絲毫不知道我的存在。我曾經在下樓梯時試著輕輕碰撞到她,但即使是我說抱歉時,她也只是低聲說『沒關係』,頭都不抬一下。」

「她的身影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不只是有天文學導論課的那天,而是日日夜夜。她是誰?她叫什麼名字?她在讀的是什麼書?」

直到有一天,班覺得他再也無法忍受。那天下課後,他來到階梯處,直接坐到了女孩身旁。

「他坐得很近,近到我們的肩膀都碰在一起,」莉亞說,「我正在讀哲學課要上的沙特(Jean-Paul Sartre)。沙特的東西真的很難,我不是在開玩笑,我讀得很掙扎。所以我覺得有點煩。我抬起頭看到這個男生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好像我們是好久沒見的老朋友。」

班還記得當時莉亞的表情。「我終於見到她的臉孔和一雙棕色的大眼。我那時候好開心,開心到忘了我對她來說根本就是個陌生人。當然,她對我來說不是,但一開始她確實看起來不太高興。」

班終於向莉亞介紹了自己,然後問她在讀什麼。「我不想白白浪費掉這次交談的機會,所以我不斷地問問題。我沒有給她任何可以結束對話的機會。幸運的是,她人真的很好,所以我們足足聊了二十分鐘,直到她得進教室去上課。」

「接下來一整個學期,我們在上課前都會這樣聊上二十分鐘,」莉亞說。「我們就只是一直聊天,無所不聊。他從來沒有約我出去,也沒有要我的電話號碼。他就坐在階梯上,問關於我生活的問題。我現在想起來也是覺得有點奇怪。最後,是我主動開口約他出去。我想我有點嚇到他了。」

「她真的嚇到我了,但我當然答應了。重點是,早在我們第一次約會和親吻前,我就已經愛上她了。換句話說,我們還沒有任何肢體上的接觸,我就愛上了她。」

「他就是很穩重,永遠都在那裡等著我。他總是掛著笑容,關心我的生活。某一天他發現我有點冷,他就將他的上衣披到我身上,分開時也沒有要回去。這很難解釋,但是這些小動作讓我覺得他值得信賴。他總是用意想不到的方式讓我很有安全感。和他相處的過程就一直是這樣。我們在一起已經快要滿五年了,而且也有結婚的打算。在這一生中,我從來沒有這樣信任過一個人。這一切都是來自於階梯上的對話。他總是在那裡等著我,注意到我的需求,甚至是那些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需求。他是我一生的摯友和愛人。」

當班和莉亞進行本章節的約會時,他們發現彼此的原生家庭對於一段關係中的「信任與承諾」有著很不同的生命經驗。對莉亞來說,信賴代表著安全感和伴侶對自己的關注。

「我的父母離婚後,母親的情緒處在很糟糕的狀態,所以常常忽視我,也不和我互動。她隨時都很疲憊,無暇顧及女兒的心情。我記得我那時候因為沒能選上啦啦隊而難過,但是她卻毫不關心。我知道這聽起來沒什麼大不了的,但還是讓我很受傷。我父親同樣也不在身邊。只有書本才能帶給我安慰,我總是沉浸在閱讀中。所以我想對我來說,信任意味著一起相處和關注,也在於你是否能做到你想要做到的事。」

班和莉亞發現彼此的原生家庭對於一段關係中的「信任與付出」有著很不同的生命經驗。

另一方面,班的父母婚姻圓滿,但是他們對彼此的承諾來自於對上帝的信仰,他們堅信這樁婚姻是神的旨意。

「他們是堅守婚姻的家庭,雙方的家庭也是如此。但我從來沒有看到他們單獨花時間相處。所有的重心都圍繞著家裡的小孩和上教堂做禮拜,加上其他例行公事。我記得他們常常不和對方說話,然後我下定決心以後絕對不要變成這樣。」班接著說道,「在性方面他們都忠於彼此,但我並不知道他們是否的腦子與心也都同樣忠誠?因為我看過老爸偷偷注意其他女人,這種感覺實在很怪。」

班發現「信任與承諾」的約會讓他明瞭了一些事情。「我從來不知道啦啦隊事件,但我能夠理解莉亞的心情。我也知道實現諾言的重要性。我記得之前有一次約好要去露營,最後我臨時變卦。我想我現在能夠明白她當時的反應。」

「那時我有點反應過度,」莉亞笑著說,「說到信任,很多人想到的都會是誠實無欺,但是經過這次對話之後,我們都知道信任不只是不背著對方偷吃之類的。信任是在於實現你做出的承諾,無論事情的大小。」

「不過呢,她完全忘了要把那件上衣還給我。」班最後開著玩笑說。

承諾是你如何做出選擇、付出一切

在一段關係中,承諾的意義就是我們每一天如何做出選擇──我們選擇付出一切給伴侶,即使今天很疲憊、超時工作或者承受巨大的壓力。我們選擇付出一切給伴侶,即使你遇見了另一個更具吸引力的人。每當你的伴侶希望得到你的關心時,你會選擇放下書本、離開電視機或者智慧型手機,無論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讓你忙得不可開交,你都會擱置在一旁,選擇付出一切給對方。也許對方需要的只是一個微笑或者一段交談,但我們都要試著去真正做到。當你願意將這段關係擺在最優先的位置,才能真正建立起信任,讓對方知道婚禮上的誓言不只是說說而已。愛情實驗室發現,通常那些最細微的正向小動作最能夠產生巨大的效果,在一段關係中建立牢不可破的信任和安全感。

所以真正的承諾意味著什麼?最顯而易見的,就是拒絕和任何第三者有發展關係的可能。無論在身體上或精神上,我們都忠於自己的伴侶。在婚姻之外,我們保持該有的界線。已故的雪莉‧葛拉斯博士是研究不忠的世界級專家,著有《不只是朋友》(Not“Just Friends”)一書。她的研究可以用兩個字總結:窗戶與高牆。在你結婚或者進入一段認真交往的關係之後,在理想的情況下,你會在彼此周圍築起一面牆,在兩人之間則有一扇打開的窗戶。

在深度情感和身體接觸的層面上,這面牆將你倆與其他人間隔開來。葛拉斯博士在研究中發現,當一個人(特別是那些關係陷入不愉快的夫妻或情侶)向第三者傾訴關係中的煩惱時,他等於是對外人打開了一扇窗戶。而當他對自己的伴侶隱瞞這段「柏拉圖式」的交流時,他也在彼此之間築起了一道高牆。如果想要建立一段充滿信賴、付出和誠的長遠關係,伴侶之間就不能有高牆存在。一扇對第三方好友(無論是異性或同性)開啟的窗戶,都會很快發展成一條通道,這就是發生出軌的契機。在現實中,這樣的友誼不是不可能,但是你必須注意界線。當有一方開始隱瞞這段新友誼,這段關係就亮起了紅燈。你和伴侶之間的高牆將會阻斷雙方的信賴與付出。

當然,對一個人付出一切,這也許是一個令人卻步的想法。這意味著將所有的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而籃子下方也沒有安全網。這意味著當這段關係失敗時,你沒有所謂的「備胎」可用。當情況不對時,你不能對任何外人抱怨。相反地,你必須直接面對伴侶,一起想出解決的辦法。除此之外,如果我們真心對另一半付出,代表已經獻出了所有,就沒有留下任何情感空間給別的愛人。這是個艱難的選擇,卻至關重要。如果你無法做到這種程度的付出,那愛情就不可能長久。

選擇付出一切,代表著無論另一半是什麼樣的人,你都毫無保留地接受,包括他所有的缺陷。這也代表著不隨便威脅說要離開,即使有時候這樣的想法確實閃過你的腦海。同時,這也代表著比起自己的煩惱,你更在意對方的痛苦。約翰說得好:「如果我的太太難過,我的整個世界都會停下來,只為了能夠聆聽她的痛苦。」

在一段付出一切的關係中,雙方都得讓自己的世界暫停運轉,試著去了解對方、緩解對方的傷痛。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談戀愛和步入婚姻的原因之一。我們需要對方,也需要被對方需要。承諾就是在每一次決定的機會中,都毫不猶豫地選擇對方。因為說到底,一段關係的成功在於你想要讓它成功的決心。

順帶一提,有一種錯誤的行為很容易導向各種的背叛,那就是在關係遇到困難時,將自己的伴侶和現實中或想像中其他人的伴侶拿來比較。這種我們稱為「負面比較」的行為不會在兩人之間培養感激,只會孳生因為匱乏所帶來的憎惡。當你和伴侶之間產生問題時,這種行為不會讓人願意溝通來解決問題,而是讓你去幻想另一段能夠給予你現在所無法擁有的事物的新關係,並且幻想另一位新伴侶。「負面比較」不是一個能處理負面情緒的好方式,反而會對你們的關係造成極大的危害。

本文出自三采文化《讓愛情長久的八場約會:美國婚姻權威高特曼點出親密關係中,不能不聊的八個話題》一書

加入華人健康網LINE@好友,健康資訊不漏接!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