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蔣王郭章萬安才最「缺德配位」了吧?

新頭殼 更新於 07月03日09:54 • 發布於 07月03日09:54 •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台北市議員羅智強(左)、立委蔣萬安(中)、立委洪孟楷(右)    圖:林若伊/製

新頭殼newtalk

台語俗諺真是有智慧,「細姨仔囝拚出頭」。意思是說小老婆的孩子,無法得到家裡長輩的認可,沒名份也就不能繼承家產,必須靠自己更加打拚,才會有出頭天。

所以商場上早期的十信蔡辰洲,現在的長榮張國煒,做生意時的拚勁總是異於常人。把這句台語俗諺放到政壇也一樣,難怪孟子會說:「獨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慮患也深,故達。」

(謎之音)達你奶奶的頭啦!管大,你沒知識也要看電視。英明偉大、高瞻遠矚的經國先生,在日記裡根本不承認那兩個「孿子」是他蔣家的「孽子」。原來萬民擁戴、愛家愛國的經國先生,在日記裡是這樣說:

『夢見亡友(王)繼春,……他在生時曾與章姓女相識,未婚而生孿子,當在桂林生產時,余曾代為在醫院作保人,後來竟有人誤傳此孿子為余所出。』

至於郭貽熹整理父親郭禮伯的回憶錄,出版的書籍《我的父親郭禮伯》(白象,2010)則說:

「在贛州與章亞若的一次告別會面中,章首先向父親透露了她懷孕的消息,父親問她是誰的孩子,她說:『還有誰的?當然是你的!』父親又問:『懷了多久了?』她說:『不確定,可能一兩個月了。』

父親算算日子,應該是5月初父親剛從重慶回來的日子,現在是1941年7月,不就是一兩個月了嗎?又問章:『你還告訴了誰?』她說:『誰都沒講,只有你知道。』

郭早已聽說蔣經國對章動了真情,於是建議章晚兩個月告訴蔣經國。明年3月生下孩子後,就說是早產。因為孩子出生後姓蔣比姓郭好,對她們母子將來的幸福更有保障。」

為免掛一漏三的蔣王郭章萬安先生

鄉民們別管(謎之音)在旁邊囉囉嗦嗦,打亂本魯的寫作節奏。大家的阿嬤當年都沒這麼「先進」,不可能與蔣氏王朝的「皇冑」有關。因此鄉民們若非蔣氏嫡系,就沒資格去管他要姓蔣?姓王?姓郭?還是姓章?他跟他爸爸自己高興就好。

但為免掛一漏萬,(謎之音)「沒漏萬這麼多,漏三而已。」好啦!為免掛一漏三,就先尊稱他蔣王郭章萬安先生吧?

2020年6月29日《新頭殼》報導〈蔣萬安「代表人民反對陳菊」〉:

「國民黨團總召林為洲、書記長蔣萬安號召約20位同黨立委,於28日下午佔領立法院議場,要脅蔡英文總統撤換監察院長被提名人陳菊,還揚言不撤換絕不退出議場。蔣萬安說,藍營是代表人民抗議,高喊『德不配位、撤換陳菊』……」

蔣氏王朝要搞什麼「他奶奶的情夫」,這種歹戲拖棚80年的「後宮真煩傳」,與我們廣大鄉民無關。

本魯跟其他鄉民一樣,除了領過消費券與三倍振興券以外,也從未領過什麼1450,完全沒興趣來湊「大菊為重」的熱鬧。

因此其他人要講陳菊「德不配位」,講了幾星期,本魯也從不插話。但連蔣王郭章萬安都要復辟,大言不慚的談起「德不配位」,那麼抱歉了!本魯也要來談一下蔣家統治下,特務機構豢養的鷹犬們,到底是怎麼「消費」陳菊、呂秀蓮與艾琳達等這些黨外女性。讓鄉民們公評一下,蔣經國是不是更「缺德配位」?

國民黨團立委林為洲。 圖:黃建豪/攝(資料照片)

專寫色情小說的《疾風》雜誌

1980年2月28日之後,美麗島事件的受害者都已入獄,逃亡29天的施明德被捕,態度最強硬的林義雄更遭滅門。被移送軍法審判的呂秀蓮與陳菊,依然繼續慘遭蔣經國豢養的鷹犬「人格謀殺」。

情報局豢養的「反共義士」沈光秀(沈野)、勞政武等,還有那本《疾風》雜誌,在美麗島事件之前,就搞出「中泰賓館事件」。當然,《疾風》雜誌若只是宣傳統一,痛批台獨,統獨議題也非本魯守備區,絕不會浪費時間來打以下這些噁心的文字(孤狗大神也幫不上忙)。

後來會幹出「江南案」的情報局,在美麗島事件後更卑劣的行徑,就是豢養沈光秀、勞政武這些從中國轉香港再到台灣的「反共義士」,在美麗島事件受刑人都入獄後,《疾風》雜誌從第5期開始,依舊對黨外人士進行「獄外追殺」。

《疾風》雜誌除了公布受刑人家屬的服務單位,例如在台北市南門國中任教的許榮淑(張俊宏妻子),讓她被學生家長「逼退」外。更下流的動作,就是刊登掛名作者「笑傲我生」,每期連載的色情小說〈黑幫外史〉。

「笑傲我生」是誰?根據胡秋原《中華雜誌》202期(1980年5月號第37頁)裡的考證是說:「在《疾風》連載的以『笑傲我生』筆名發表的黃黑色小說〈黑幫外史〉,就是沈光秀的『力作』。」解嚴後沈野的《獨家報導》,會有「璩美鳳光碟案」,一點也不讓人意外。

「黑幫」是黑拳幫的縮寫,因為當時黨外候選人的圖騰就是拳頭,所以國民黨都稱黨外是黑拳幫。〈黑幫外史〉裡所有角色都是諧音,例如林義雄(林一熊〉、許信良(許心涼)、施明德(施明得)、郭語心(郭雨新)、呂秀蓮(呂銹鍊)、陳菊(陳橘)……

全文裡只有艾琳達一人是用本名,也可見當年情報局這些鷹犬,無法把有美國人身分的艾琳達移送軍法,那種咬牙切齒之恨。

原來是要像他奶奶的情夫那樣

〈黑幫外史〉裡林一熊、許心涼、施明得等所有男性都是西門慶,至於呂銹鍊、艾琳達則都是潘金蓮,每期連載裡任何男女一見面,接下來是一堆啪啪啪的垃圾文字。

整篇小說裡只有一位女性不是蕩婦,甚至完全沒啪啪啪過,那個人就是陳橘。(以下文字摘自《疾風》第7期89-90頁,〈黑幫外史〉第3回)

「……艾琳達道:『施先生,你真的喜歡我嗎?』

施明得道:『何止是喜歡,我……我……自從你進屋子裡的那一剎那,我已被你迷住了。』

聽完施明得的話,艾琳達竟將身體湊上前去,緊貼著施明得,施明得也順勢把艾琳達緊摟在懷裡。經過一番狂吻,兩個人的熱情,已無法控制。

長期監獄生活,瘦癟枯渴的施明得,恰似一束乾柴。而隆乳肥臀,年屆狼虎的艾琳達,更若一把烈火,就此點燃,即熊熊不可自抑。於是他們繼許心涼與呂銹鍊之後,又一對為叛國而訂定肉體密盟的台獨傢伙。

雲雨既畢,……翌日,施明得遵照艾琳達的吩咐,把家搬到台北,在新店租了一棟小洋房,儼然夫妻模樣同居了起來。施明得為討好艾琳達,百般奉承,夜夜春宵,奮戰不懈,樂得淫蕩成性的艾琳達胡天胡地,不知今世是何世矣!……

某夜,艾琳達與施明得仍然在享受床笫之樂,樓下對講機響了,艾琳達赤裸著身子拿起對講機,原來是呂銹鍊來訪。艾琳達與施明得立刻穿好了衣服,跑下樓迎接貴賓。

呂銹鍊帶著一位名叫陳橘的女子同來。這位叫陳橘的女人,長得痴胖無比,整個龐大的身軀有如一個汽油桶。頭顱又特別碩大,兩頰掛著兩片大大的肉團。肉團上綴著一顆顆的青春痘,一對圓圓小小的眼睛露出兇光,配上兩道濃濃的粗眉,再加上一個兀突崢嶸獅子鼻,血盆般的奇大嘴巴,若非她穿的是一套時髦的女洋裝,施明得還以為她是一頭河馬從動物園跑出來的!

盡管呂銹鍊連連介紹『這位是陳橘小姐』,施明得仍驚悸不止,並暗暗叫苦道:『一個艾琳達,已把我折騰得鎮日有氣無力了,現在又出現一頭河馬,教我如何消受得了!』

陳橘兇狠的眼神,緊盯著乾瘦如柴的施明得,想笑似笑不出來,只見兩頰的肉團在顫動著,一副嚴酷痛苦的樣子。施明得雖是軍人出身,又坐過牢,面對著這一位母夜叉,也著實駭怕。

呂銹鍊為了打破這尷尬氣氛,又特別介紹道:『陳小姐是世界新聞專科畢業的,是一位傑出的社會調查專家。現在擔任本省政壇老前輩郭語心的秘書,是我們同道合的戰友。』

陳橘終於裂開河馬大嘴笑了,笑聲尚未發出,一股似腥似臭的奇味,卻已從她巨大的牙縫中噴出來。艾琳達一聞此味,頗想作嘔,為了不使客人失面子,強忍而說出一句:『OH!NO!』而施明得竟能強作鎮定道:

『久仰,久仰,早就聽說宜蘭出了一位才女,郭語心得了一位能幹的助手,今日真是幸會!幸會!』

陳橘以那破鑼聲音道:『施先生才是鼎鼎有名的人權鬥士,郭先生時常誇獎你呢。』……」

如今蔣王郭章萬安先生,一直批評陳菊「德不配位」,莫非是要像他奶奶的情夫那樣,豢養這麼下流的鷹犬,寫這種低級的色情小說〈黑幫外史〉,汙衊被囚禁的呂秀蓮與陳菊,這樣才最「缺德配位」吧?

延伸閱讀:

解封也應「超前」!沈富雄提2問題點「人進來」重要性

吳建忠觀點》莫出一張嘴!頻要求做事的政府加碼援港 毫無實質助益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