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葉金川為何怒斥馬英九「閉嘴」?

新頭殼 更新於 02月27日01:03 • 發布於 02月26日15:58 •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前衛生署署長葉金川。   圖:陳佩君/攝(資料照片)

新頭殼newtalk

反了!反了!很少發脾氣的葉金川,竟然會怒斥馬英九、柯文哲「閉嘴」。葉是柯的台大醫學系學長,又非同黨同志,罵柯很正常。何況柯從武漢肺炎肆虐後,一連串扯後腿的胡言亂語,讓全台灣人都想罵他,不罵白不罵。

但馬可就不同了,這20多年來,馬都是葉的長官。馬當台北市長時,葉是衛生局長。馬當總統時,葉又是衛生署長。況且葉又不常罵人,為何這次會氣到「抓狂」了,公開怒斥叫馬閉嘴?甚至還說馬是「本性難移」?

2020年2月25日《新頭殼》報導〈馬英九、柯文哲發言惹議 葉金川籲「讓防疫回歸專業」〉:

「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襲台,……馬前總統先前在臉書質疑蔡政府罔顧『兒童權利公約施行法』,一聲令下就讓這些已選擇台灣、生活在台灣,卻還沒等到國籍者,無法回台與家人團聚。他呼籲蔡總統,『讓他們回家與家人團聚吧,不要讓民粹碾壓人權』。……

對此,葉金川今日在節目《周玉蔻嗆新聞》上表示,現在疫情緊張,包括柯文哲、馬英九等人都應該少講話。他認為,指揮官很辛苦,大家應加以支持,至少讓指揮中心不要垮台,如若垮台,台灣就垮了。『指揮官不會百分百做對,即使錯了,應由專業來評論』。……」

幫馬英九擺脫政治危機的「抗煞英雄」

葉金川與馬英九,都是1950年生,1965年就讀同一屆的建中(當時還是省立)。不過那一屆建中有23班,甲組理工18班、乙組文法商2班,丙組農醫3班。葉是大稻埕出生的小孩,讀的是丙組;馬則是靠加分入學的假僑生,數學爛到家,當然只能讀乙組。兩人雖然高中同屆,卻沒什麼交集。

有著僑生身分的神功護體,馬又混進了台大法律;葉則考進台大醫科,2人在1968年的成功嶺暑訓時,竟被編為同一班。馬的個頭大,是排頭;葉是小不點,所以是排尾。馬是權貴子弟,還擔任授槍代表;不過肢體僵硬,反應遲鈍,術科一團糟。馬與葉雖然高中大學都同校,但真正相識卻是大學入學前8周的成功嶺大專集訓。

台大畢業後,葉金川赴美留學,在波士頓的哈佛醫學院,參加的是「台灣同鄉會」。馬英九則是在劍橋的哈佛法學院,擔任國民黨特務「中三組小組長」,當抓扒仔監控來自台灣的同學之外,還以「王紹陵」、「葉武臺」與「李南橋」等化名,在《波士頓通訊》寫稿。這段時間馬葉兩人,其實仍沒太多交集。

2003年4月9日,台北市和平醫院收治一名已感染SARS的曹姓女士。但根據世衛組織認定,曹女並無接觸史,因此未列入SARS病例,也沒有隔離。4月10日院內劉姓外包洗衣工高燒不退,依然沒列入SARS病例,導致院內交叉感染,一發不可收拾,多達150人感染(全台感染346人,佔43.3%),35人病逝(全台死亡73人,佔47.9%),和平醫院是台灣SARS期間的重災區。

一直隱匿和平疫情的馬英九,4月24日知道瞞不下去了,下午1時竟在沒有任何配套措施下,倉促宣佈「和平醫院立即封院14天」,並在院外拉出封鎖線,進行消毒並暫停急診與停收住院病人。馬英九同時要求全900多位醫護人員立即返院隔離,家屬居家隔離,200多位住院病患集中治療,創下台灣醫院「封院」首例。

4月25日馬英九再次強調防疫如作戰,醫護人員如「敵前抗命」將依法究責。但沒有任何隔離裝備的醫護人員,以及非SARS病患與家屬,甚至只是當天來看門診的病人,還有廠商甚至借廁所的一千多人,莫名其妙地都被強制「關」在院中。健康者與感染者混住,沒有分級隔離,全院亂成一片。部分醫護人員帶領受困者,企圖衝出封鎖線抗議,但被荷槍實彈的警方強勢「勸」回,場面極其火爆。

4月26日清晨,A棟6樓一位22歲的張姓護士,因驚嚇過度昏厥被送入急診搶救。原來是家住中華路2段,48歲的SARS確診病人林永芳,來探望82歲中風住院的父親林水波,不僅被困在院中,還被確診與父親,51歲的哥哥林永昌,以及母親、大嫂與妻子,甚至印傭Yani,一家8口都得了SARS。萬念俱灰下,就在廁所裡上吊自殺,嚇壞了剛來報到,就必須來SARS病房值班的張姓小護士。

萬念俱灰的林永芳上吊後(林永芳的父親與哥哥,幾天後也都死亡),讓其他醫護人員更憤慨,只能隔著封鎖線,向外投擲寶特瓶抗議,甚至還有人把頭伸出窗戶,揚言要跳樓伸冤。其他非SARS住院病人的家屬,則焦急的守候在封鎖線外,隨時準備衝入封鎖線,把困在院內「等死」的家人救出。警察又要防裡面的往外衝,又要防外面的往裡衝,情況亂成一團。

一名醫護人員拜託管制進出的替代役,代轉一封陳情信給已卸任衛生局長,在東華大學任教的葉金川,請他出面救救在「和平地獄」等死的醫護人員。從不看電視的葉金川,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但看完了信因為很氣憤,當天就趕來台北,進院內發現果然一片混亂,出來後直接找馬英九說明情況的嚴重。

和平封院亂象已成了全球新聞,但馬英九也束手無策,只好拜託葉金川入院整頓。葉金川考慮了一晚,隔天就宣布自願進入「和平監獄」。經過一番整頓,總算穩住了局面,讓SARS危機逐漸落幕。葉金川成了媒體標題的「抗煞英雄」,馬英九也擺脫了政治危機,照理說馬葉之間,應該是很麻吉的才對吧?其實不然。

人將死,馬照跑,舞照跳

馬英九這幾天一直用「兒童人權」,逼蔡英文接受中國要脅,終於惹惱了葉金川與楊志良這2位前衛生署長。出身特務家庭,擔任職業學生的馬英九,為何忽然強盜發善心,也關心起「兒童人權」?鄉民們不用奇怪,馬英九只會關心在台灣的中國兒童,至於台灣兒童,從不在這位「首任特首」的考量中。

2005年1月9日晚間,36歲的獸父邱光仁,帶著4歲女兒邱姿文,在國父紀念館附近的7-11超商外,與朋友喝酒聊天至凌晨2時,因邱小妹已有睡意而哭鬧,邱光仁不耐,竟抓著邱小妹的頭髮毆打,還抓邱小妹的頭去撞超商玻璃,造成頭部出血,生命垂危。超商店員嚇得報警,救護車到場後將昏迷的邱小妹,就近送至聯合醫院仁愛院區急診室。

急診醫師判斷邱小妹有腦傷,昏迷指數為7分(滿分為15分,最低3分),經電腦斷層掃描後,在凌晨2時5分聯繫該院區神經外科總醫師林致男會診。但林醫師沒親自到場看診,也沒看電腦斷層掃描影像,直接在電話裡以醫院「床位不足」,無法進行術後監看與照護,建議將邱小妹轉院。

台北市災難應變指揮中心經連絡後,發現台北地區的醫院,都無多餘的神經外科加護病床可收治。凌晨4時5分,急診醫師再詢問林致男,可否在仁愛院區急診室加設加護病房,先替邱小妹緊急手術。但林致男和主治醫師劉奇樺討論後,仍堅持將邱小妹轉院。

最後在凌晨5時15分,仁愛院區才備妥加護型救護車,7時25分轉送到140公里外,台中縣梧棲鎮之童綜合醫院施行緊急手術。但原本邱小妹到院時的昏迷指數7,拖延4小時候,到台中時只剩下3了。

邱小妹受傷的地點,是在台灣醫療資源最豐富的大台北地區,但市立醫院各院區卻「互踢人球」。只有聽說在台中沙鹿受傷送來台北手術的,從未聽過有從台北往沙鹿送的。

邱小妹悲慘的「人球」故事,1月11日被《蘋果日報》頭版披露後,立刻成了當天所有新聞台的大新聞。台北市長馬英九被記者包圍,也用「馬語錄」重複了他的名言,表達他對「兒童人權」的關心:

「我也是兩個女兒的父親,這對我來說,就像失去親生女兒一樣地傷心。」

當天晚上,各新聞台仍都在報導「邱小妹人球事件」。從49台到56台,一家報導衛生局長張珩白天率市立醫院院長鞠躬道歉,但堅持不認錯。一家報導張珩晚間趕赴台中童綜合醫院,探望邱小妹妹並諮詢主治醫師。一家報導大批民眾群聚在醫院門口,替邱小妹妹祈福集氣。一家報導醫療人員細訴轉診機制的缺失,並解釋為何醫院不願收沒家人照顧又沒健保卡的「人球」。

所有新聞台都在報導「邱小妹人球事件」,但到了TVBS,赫然出現一個完全不同氛圍的場景。親民黨台北市議會黨團晚上辦尾牙,不只黨籍議員玩的不亦樂乎,還有個戴著面具穿西裝的高壯男子,扭腰擺臀且放浪形骸的與辣妹共舞,記者還旁白報導議員們與來賓在玩「猜猜我是誰?」的遊戲。

觀眾哪裡還用猜,就算戴著面具,一看那個娘泡樣,化成灰也知道這是誰。大家都在關心邱小妹手術後的狀況,馬英九卻在跟辣妹狂歡艷舞,當然引發舉國震怒。民進黨議員李建昌痛批馬英九是「現代晉惠帝」,徐國勇罵他是「作秀衝第一」,連國民黨市議員秦儷舫都罵馬英九是「昏迷指數3」。當然,批最狠的還是王世堅,他說這叫「人將死,馬照跑,舞照跳」。

葉金川與馬英九的雞同鴨講

但本魯要替馬英九說句公道話,雖然每次出國訪問,華航高層都要精挑細選,專機空姐必須身材苗條,舞姿曼妙,以便在宴會中跳舞娛樂貴賓。這種「選妃」陋規,到蔡英文時代才取消,讓空姐在僑宴時能一起用餐,以致有些鄉民誤會馬英九喜好女色。

馬英九跟他喜歡「困哈星」的爸爸完全不同,他真的不好女色啦!至於其他的色會不會好?本魯就不知了。但馬英九會去跟辣妹跳舞,就像出訪時僑宴有空姐跳舞,都只是政治應酬而已,絕非馬英九所好。不過在邱小妹生死關頭,馬英九卻跑去跟辣妹跳舞,也引發了他選總統之前的最大政治危機。

原本民眾對市立醫院兩位醫師的憤怒,轉到了還在跳舞狂歡的馬英九這裡後,馬英九著急了,趕緊令副市長葉金川擔任召集人,成立調查小組,確認了事發時仁愛醫院加護病房內都沒有空床。雖然急診室主任李彬州表示,急診室願意加床,但總醫師林致男和主治醫師劉奇樺堅持,病床若沒有顱內壓監視器,開刀後也沒有能力照顧,因此決定不收邱小妹。

葉金川的調查結論,雖然符合事實,但紓解不了馬英九的政治危機。尤其緊急應變中心接獲仁愛求援後,先從最近的中興及台安問起,再問比較遠新竹國泰、桃園敏盛及新竹馬偕。又回頭問中壢天晟、基隆長庚與林口長庚,沒有之後再問和信、內湖三總、台大、忠孝、台北榮總及新光。

是否有病床?原本是緊急應變中心按個電腦一查,就該知道的資料。即使真要打電話詢問,順序也該是先近後遠才對。電話裡要問的也應該是否具備開刀與術後觀察的能力,而不是只要一張空床。但現在卻連只治癌症的和信也打去詢問,顯然緊急應變中心缺乏專業的結構性問題,比那兩位被罵沒醫德的醫師更大。

然而葉金川的「邱小妹人球事件」調查結果,對因跳舞而招來眾怒的馬英九來說,根本無濟於事。腦中只想著「酸腫痛」的馬英九,期待的是葉金川替他拆除炸彈引信,把怒火引到那2位醫師的身上,而不是對「邱小妹人球事件」的認真檢討。馬英九於是自己出面受訪,眼眶含淚的哽咽表示:

「我是台北市長,市民是我的小孩,要送到140公里外就醫,情何以堪?邱小妹妹應該留下來,能挪出病床就要救。雖然要轉院?還是待在較差的病床環境?需要專業判斷。但住院總醫師跟主治醫師,似乎沒有努力去嘗試,應該是事實。」

葉金川與馬英九,一個只談專業,另一個卻只談政治,雞同鴨講也不是今天才開始的。但馬英九現在整天不離嘴的「兒童人權」,從15年前「邱小妹人球事件」裡的熱舞狂歡,鄉民們也就不用太在意了,因為說這句話的馬英九自己更不信。

延伸閱讀:

菲總統想送醫生到台灣受訓 網嗆:去找習維尼拜師

武漢肺炎》歐洲又一國失守!希臘出現首例 曾赴義大利旅遊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