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死或餓死?巴西確診破萬,揭弱勢族群生存難題

換日線 發布於 04月08日09:09 • 約克 YORK/南得美麗

「我最近看到越來越多人戴口罩,怎麼了嗎?」

有巴西網友分享了一位街友的好奇提問,並註解到:「如果你看到這句還未感心酸,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巴西在 2 月 26 日有第一例確診,至 3 月中案例數不斷增加、情勢越來越控制不住,3 月 16 日多州都下令了停課,接下來幾天則勒令停止商業活動、鼓勵人民自主隔離在家。

根據 4 月 4 日的最新數據,確診已累積至 10,278 例,死亡有 432 例。巴西是目前全球最快破萬例的國家,只花了 39 天;其餘疫情嚴重國家的破萬例天數如:美國 49 天、義大利 40 天。

巴西與同樣受疫情磨難的歐美國家有一大差異,就是社會懸殊的貧富差距。歐美國家的社會階級以中產為眾,大多數人口皆有一定的生活素質與生命保障;反觀在巴西,多數人口為勞工階級及貧困階級,作為中產階級以上被視為一種屬於少數人的奢侈。

此差異對於巴西防疫措施的影響極大,從疫情一在巴西爆發之初,就有不少人針對巴西弱勢族群將面對的困境做出假設與提問。

巨大的貧富差距,如何衍生出「巴西特有」的防疫難題?

3 月中旬,當社會上開始人人自危、政府準備要推居家隔離之時,有專文就列出幾個政府必須盡快面對並解決的潛在問題,主要可分為以下幾個部分。

一、貧困社區的居家隔離問題:城市外圍的貧困社區及貧民窟,有足夠的醫療資源補助嗎?這些高密度人口地區,如何推動居家隔離並確實落實呢?政府會加派軍警警力來管控嗎?

二、勞工階級的風險:如果實施居家隔離,將由誰來為城中的中產階級服務(如駕駛大眾交通工具、生產每日麵包、餐點外送)?以現今的高失業率及占比高的臨時工,許多家庭生計已岌岌可危,遇上停班該如何維持?

三、學生在停課後的去處:誰來照顧原先整日待在幼兒園的嬰幼兒?原先依賴學校餐食的學生如何維持營養均衡、及最基本的飽足問題?

四、暴力事件的增加:規定隔離在家裡的時間越長,有家暴史的女性受害者該如何應對?如禁止人群自由流動,貧民窟內因壓力而產生的衝突是否也會增加?

五、街友:如何要求他們採取防護措施?居無定所的他們如何採檢、隔離、管理?

六、部落原住民:居於保護區內的部落原住民族,生活仍維持原始模式、對傳染病的免疫力較低,是否會有針對原住民族防疫的特別政策?

弱勢族群的生活條件,已暴露防疫破口

貧民窟及城市外圍弱勢社區的人口密度高、居住環境擁擠、生活條件不佳。通常,一個家庭的居住空間,只有中產階級家庭的一間房間大小;在這斗室大的房子裡,就擠了全家七八個人;窗外面對另一家的窗,甚至根本還沒有錢裝設窗戶⋯⋯各種常人想像不到的惡劣居住條件,在貧民窟內皆是無可避免的常態。

而居家空間狹小,正是為什麼貧民窟居民很常待在公共空間混時間的原因。大人們很常和左鄰右舍、親朋好友在街角或便宜酒吧閒聊,小孩們則在社區內到處跑到處玩,直到入夜要睡覺了才返回小小的家、躺上小小的床位。

在這樣的環境下,要如何進行居家隔離呢?一家那麼多人,若有人出現症狀,要如何確保不會感染到其他人?或者,要怎麼確保鄰居家的咳嗽、打噴嚏時,病毒不會噴過來?

假使肺炎病毒一進到貧民窟,傳染的速度肯定驚人且難以阻擋,著實令人擔憂。里約市內共有 763 個貧民窟,截至 3 月 23 日數據已有 16 個傳出確診,各貧民窟案例數介於 1 至 19 例。

圖/攝影師方泰勳

幫派率先實施宵禁,原因和外媒報導的不同

3 月 22 日星期天晚上,管理里約最大貧民窟 Rocinha 的幫派組織「紅色指令」在大社區內開始實施宵禁,規定晚間 8 點後必須停止所有商業活動,居民一律只能待在家裡。

居民間另外傳一句,幫派老大有令:「誰被抓到在路上閒晃,就準備完蛋。」

幫派一下令後,效果非常顯著,原先 24 小時都熱鬧擁擠的貧民窟,大街小巷在入夜後都空無一人。

在巴西之外的讀者們如果最近看到有關巴西疫情的報導,可能都是幫派實施宵禁這一則。外國媒體傾向用聳動的標題及隱晦的內容,說得好像是幫派對政府的消極作為看不下去,超前部署替里約「封城」。但實情是,他們實施的只是宵禁,只限制在自己管轄的貧民窟範圍內,為的是維護非法交易的利益。而且,各幫派組織、各貧民窟社區皆有不一樣的作法,並非里約整個城市都受幫派管制。

經濟 vs. 疫情,巴西到底不能停?

新冠肺炎剛進入巴西時,因為前幾例確診皆是嘉年華假期至義大利旅行而被傳染的富人們,一度被戲稱是有錢人才會得的病。

但病毒也很快就傳進了勞工階級──3 月 19 日在里約發生的第一例死亡,就是個讓人不勝唏噓的例子。

死者是一位 63 歲女性,居於里約州內陸,平日在里約市富人區萊伯倫擔任家庭幫傭。她的雇主剛從義大利旅行歸國且確診,但仍要求她繼續到家裡上班打掃,間接傳染給了她。本身就有糖尿病及高血壓的死者,不過幾日就重病而去了。

各州相繼勒令暫停商業活動後,至今已長達兩週之久,也計畫會至少再延長兩週。多數臨時工或基層勞工暫時無工可做,只能順從居家隔離的政策,更甚者,不少雇主在這休業期間不得不直接裁員。報導指出,如政府未能即時提供任何補助,貧民窟將有高達 86% 的人口會受飢餓所苦。

對於領日薪或最低月薪的勞動階級而言,多年來家庭生計本來就岌岌可危,文化上沒有習慣、現實上也沒有能力累積積蓄,在這個經濟重挫、要搶貨囤糧的時刻,沒上班就等於全家沒飯吃。許多弱勢家庭成員平時的健康狀況就不甚樂觀,現再加上無法吃飽吃好,更可能大大打擊他們的免疫力。

離家上班與在家隔離的選擇,成為「保命」抑或「賣命/不要命」的交叉難題。

這也是波索納洛總統帶頭反對居家隔離的主要論點:經濟至上。

3 月 25 日晚間,波總統發表了 5 分鐘談話,再次引起一波敲鐵鍋抗議,先總結此發言的大意是「大家不要鎖在家裡,回來到街上,做個自豪的巴西人繼續上學上班啊!」

以下翻譯擷取一些他的發言內容:
「我們必須遏制的是這股恐慌與歇斯底里… 因為媒體對義大利新冠肺炎案例狂增的誇張報導,導致我們全國陷入歇斯底里的情緒。但是,義大利的老年人居多,氣候也與我國完全不同。」
「新冠肺炎病毒已來到巴西,正在我們眼前,且很快就會過去。同時,我們的生活必須繼續、商業活動必須繼續、家庭生計必須繼續。是的,我們必須即刻恢復正常。」
「全球數據顯示,肺炎傳染高風險的是 60 歲以上族群,那為什麼要關閉學校?40 歲以下被傳染且致死的案例很罕見,代表我們 90% 的人口不需要擔心。」

圖/網路共享資源,本文作者自行補註上中文翻譯

3 月 27 日,巴西總統府欲推出宣傳廣告,以「O Brasil não Pode Parar 巴西不能停」作為口號,勸導民眾復工、商店開門、國家恢復正常。

隔日,3 月 28 日,一里約法官為首,領 12 名檢察官聯名,立即封殺了總統欲推的宣傳活動。總統府後自行刪除已上傳的相關貼文與影片,指稱此宣傳活動尚未正式批准,先行放於社群媒體的內容只是在做測試。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巴西該停還是不停?州長們與總統、政治人物間、市井小民們各有各的立場,這始終是個爭吵不休的議題,至今仍沒完沒了。

Não Podemos Parar 我們不能停,助人不能停

與我長期合作貧民窟計畫的露西安娜,無意間給了我一個最美好的解釋。

露西安娜是住在貧民窟 Rocinha 內的一位保母,利用自家空間照顧著二十位以上孩童。沒有政府或任何組織的資源協助,我在 2017 年 10 月開始為她與孩子們募款,至今已獲得無數捐助者的善心款項與物資,大大改善了照顧孩童的環境空間、也確保孩童們的飲食及教育娛樂無虞。

露西安娜與她的家舍需要我們的幫助,但同時,她本人也是一名積極的助人者、捐助者。

她家除了保母托育,也是捐贈物資中繼站。她會整理蒐集衣物跟鞋子的捐贈,先看看來托育的小孩家庭們有沒有需要、看看左鄰右舍有沒有需要,Rocinha 社區裡都先挑揀過了,再運送到更遠的貧民窟,最後最後,則是給無家可歸的遊民跟毒癮者。

在物質上,她不富裕,但這從不影響她秉持為善、牽掛他人的心靈。

隨著疫情影響,她一方面擔心著自家會撐不下去,一方面則更加緊做鞋衣捐贈,在緊急時刻仍告訴我:「我們不能停,助人不能停。」

她簡單的話深深感動了我,讓我不禁想:與其隔空乾吵著要上班不上班、窮人會先病死還是餓死、巴西到底是能停還是不能停⋯⋯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像露西安娜一樣,掛念著助人不能停,會不會就能先解決一些社會問題了?

這幾週,許多專為弱勢族群設想的措施漸漸浮上檯面:

4 月 2 日,總統簽署通過了國會提出的緊急救難金法案,符合一定條件的成人,不久後就能開始申請巴西幣 600 元(約新台幣 3,400 元)的補助。

另外,以里約最大貧民窟 Rocinha 為例,里約市政府已安排飯店房間,勸導高達三千名的高齡居民在這段期間暫住飯店安心做隔離。

各地都有規模或大或小的慈善組織積極展開募款,將款項用來購買「基本物資籃」(葡文:Cesta básica)。物資籃內含米、豆子、糖、鹽、油等基本糧食,是一家庭每月飲食的份量,在巴西廣用於捐贈,方便配送給貧窮家庭們。光是在里約,目前就已累績到百萬多籃,將配送給有需要的弱勢家庭們。

巴西最大外送平台 iFood 也與一非營利組織合作,在大家都有綁定付款的應用程式內,只要一鍵就能迅速小額捐款。消費者每捐一巴西幣,他們就送出一份餐食給有需要的人。

聖保羅一內陸小鎮的居民則發起將三明治或鹹點掛於一處,提供給街友們自行領取。餐點的塑膠袋上還貼心寫下鼓勵小語,如:你很特別!一切都會過去的!秉持信念!

街頭空空無人的這幾週,對以拾荒或乞討的街友們來說肯定特別難捱。這些發起活動的志工居民們表示:「在這個艱困且危急的時刻,我們更不該去批判、不去奢求回報,我們必須要給予身邊的人更多關愛。」

各州政府的防疫措施越來越顯穩健,相繼延長了居家隔離的週數;同時民間力量也積極投入,彌補公共政策暫時無法顧及的缺口。

我個人認為所謂「巴西不能停」的意思,不該是要弱勢族群賭命支撐國家經濟,而希望是我們彼此扶持,一起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撐過去。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延伸閱讀】

●巴西政府防疫荒謬劇,全民激憤中:總統帶頭違反規定辦派對,「讓人民自己產生免疫力」
●「武漢肺炎」還是「新冠肺炎」?名稱將決定 100 年後的人們會如何記得這場世紀瘟疫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加入換日線LINE好友,每日接收全球議題包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