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直擊:義大利隔離區居民的生活

德國之聲 更新於 02月25日14:49 • 發布於 02月25日12:40 • Bernd Riegert (發自維塔多內)
在意大利米蘭,街上的行人已經戴上了口罩

(德國之聲中文網)村民馬爾科(Marco)說:"我們不再握手或親吻臉頰。"他開玩笑說:"對義大利人來說,這很不禮貌。"由於戴著口罩,他的笑聲聽起來有些發悶。

自從周日(2月23日) ,也就是義大利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來,馬爾科便戴上了口罩。這位來自義大利北部村莊維塔多內的年輕人抱怨說:"在藥店這樣一個口罩售價十歐元。這太離譜了。"但是該地區的防護口罩和洗手消毒液幾乎銷售一空,因此也造成價格上漲。不過戴口罩的村民並不多,許多人認為戴口罩未免有些誇張。畢竟,他們不是居住在直接位於村莊後面的"隔離區域"。在倫巴第省宣布的"封鎖區域"中,有10個居民社區或多或少處於被隔離中。

規定也有例外

按照規定,"隔離區域"不可隨便出入。在村口的路旁,停著2輛黑色警車進行監控。不過駕駛著拖拉機,騎著自行車或者步行前往鄰村超市和藥店購物的村民,仍能夠自由出入村莊。

一位名叫恩佐(Enzo)的村民說:"只要你能夠給出令人信服的解釋,就能獲准進出村莊,總不能將人完全與外界隔離吧。"恩佐就離開過村子到對面的隔離區去購物。他認為省政府和羅馬政府采取的封城措施有些過分。他說:"為什麼還要封鎖義大利與法國、奧地利的邊界?新冠病毒已經在這些地方出現了。"

恩佐(左)認為,省政府和羅馬政府采取的封城措施有些過分

恩佐也不明白為什麼要關閉米蘭大教堂和歌劇院。他認為超過200的感染案例中,大多數發生在倫巴第的鄉村地區和鄰近的威尼托地區。感染者人數的迅速上升令義大利總理孔特感到震驚。他在公開場合多次強調,尤其要提高警惕,但不可制造恐慌氣氛。但是恩佐說:"取消義大利的狂歡節慶祝活動以及停止足球比賽,就已經很糟糕。"

取消彌撒

維塔多內的學校已停課。所有商店和倫佐地區唯一的一家酒吧也暫時停業,否則的話人們還可以來這裡喝喝咖啡,現在則只能關在家中進行隔離。

退休老人朱塞佩(Giuseppe)表示他重視病毒,但是不會恐懼。然而令他感到震驚的是,就連村子裡的教堂周日也被關閉,取消了彌撒。

朱塞佩說:"安葬一位逝者,連葬禮都不再舉行,而是直接將棺木送到了墓地,真的是很糟糕。" "現在維塔多內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安靜,誰也不知道這種狀況還要持續多久。"

尋找感染源

據此遙遠的羅馬政府目前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衛生部門相當有把握的認為,已經在距離維塔多內不遠的一個小鎮科多諾(Codogno)發現了"零號" 患者。據說幾周前這位38歲的男性病人在科多諾(Codogno)醫院令多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媒體也報道說,倫巴第的幾乎所有感染案例都源於這名男性患者。現在政府正在尋找與"零號" 患者有過接觸過的人,因為必須要切斷傳染鏈。由於科多諾醫院現已被封鎖隔離,該醫院的一名員工只能通過電話接受義大利安沙通訊社的采訪。他抱怨說:"在這裡有些人心惶惶,因為誰也不知道接下來的情況將會如何,以及我們應該如何應對緊急情況。"

至於"零號"患者是在哪裡被感染的,現在還不清楚。他沒有去過中國,只接待過一位從中國返回的朋友,但這位朋友的Covid 19病毒檢測結果呈陰性。

戴上潛水面罩

中午時分,維塔多內村的村民恩佐開始琢磨著去哪裡用餐。平時他最喜歡光臨的一家餐館位於"隔離區域"。因此,今天他想去北邊一個更"干淨"村莊裡的一家餐館嘗試一下。

在街旁與德國記者閒聊的一伙年輕人中,有個男孩戴著潛水面罩。當問他戴這個面罩有什麼好處時,他說他沒有錢買口罩。戴潛水面罩應該具有相同的作用。而且帶有呼吸管的潛水面罩把臉全部遮住,看上去也很"酷"。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