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其/誰才是第一名新聞台?中天改寫歷史?TVBS回不去了?

i-Media愛傳媒 更新於 2019年12月09日05:11 • 發布於 2019年12月09日05:15
王其/誰才是第一名新聞台?中天改寫歷史?TVBS回不去了?

    最近有一份年度收視率報告出來,台灣各電視台最激烈競爭的新聞台區塊1-11月平均收視率,中天第一名,三立第二,TVBS第三,東森、民視緊追在後,但二、三、四、五名差距很小。業界推測,過去新聞台領頭羊的TVBS經過2018外部的韓流震撼,2019又陷入「內亂」,恐怕真的回不去了!

    根據尼爾森收視率調查公司的資料統計,今年1到11月的各新聞台平均收視率,冠軍是中天新聞台0.57,第二名三立新聞0.39,TVBS-N以0.38排第三,東森新聞台0.36第四,第五名民視新聞台0.35。除了中天遙遙領先外,其他4家新聞台差距都在0.1-0.2間。

    媒體觀察者說,新聞台主管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看收視率,因為那不但是與競爭對手有關,收視率還直接可以換算成廣告收入,而整年收視率平均不但關係新聞台的排名,也跟公司營運發展有很大關係,畢竟台灣新聞台佔全台灣電視收視率將近40%,說新聞台是搖錢樹也不例外。

    過去都是新聞台常勝軍的TVBS領風騷很久了,光55頻道新聞台就可以撐起TVBS的70%以上營收,可見新聞台對T台的重要性。但是這家20多年的優質電視台,從2018年開始就有了變化。最主要原因為去年選舉捲起的政治韓流, 剛好被本來在後段班的中天搭上,中天新聞的收視率一飛衝天,到現在都沒有停下來的跡象,也因此經常把一直是藍軍首選的TVBS收視率擠到中段班, 而過去被稱「政治金童」的趙少康政論節目,還經常在主流新聞台節目中敬陪末座,讓人不勝唏噓。

    業界分析TVBS輸了收視王座原因,除了TVBS沒有掌握住政治大環境外,另外一個重大問題是TVBS高層變動,影響整體士氣。這一年來TVBS不但沒有好消息,經營層還有負面傳聞,包括前董事長張孝威與大老闆王雪紅不合,今年7月就請辭,換了王雪紅老公陳文琦接董事長,卻因為電視媒體主管機關NCC擔心他可能干涉新聞部太多,到現在還在審查陳文琦接董事長兼總經理的適格性。

    除了TVBS,東森電視的命運也差不多。東森新聞台的收視率,過去也都經常是領先三立、民視、中天的,如今不但年平均收視率掉到第四名,觀察它的每天收視率變化,也常在後段班。

    東森電視的老闆是房產建設出身的茂德張高祥,和TVBS一樣,都是老闆自己想参與媒體經營,TVBS陳文琦自己兼總經理,東森則是在拿到經營權後沒多久就換下總經理,乾脆改為營運長。

    本土的張高祥2018年初才以100多億元的天價,從外資的凱雷手上拿下東森電視的經營權。過去凱雷主政的東森,惟一目標就是獲利,所以有人批評它的經營手法看來沒有媒體理想性格,反而滿滿銅臭味。回想當年東森的新聞、節目置入很多,年收入數億元,再加上東森從系統台拿到的授權費也超過10億,光這兩筆沒太多本錢的收入,就等同東森的整年獲利。業界人士透露,東森經營層根本不需要展現什麼作為,不需要理想,只要每年都交出好數字,企業文化裡看不到媒體性格的。也因此NCC在去年東森交易案中,才特別要求董事長張高祥,在過去沒有自己拍過戲的東森戲劇台,6年要編9億預算自製戲劇等節目。

    但是TVBS、東森兩位新上手的媒體老闆,可能都要面對殘酷的媒體挑戰, 廣告界資深人士評估,未來的新聞台大局可能會是中天獨領風騷,三立搶第二、民視緊跟的局面。

    廣告資深人員這樣分析 是基於兩個理由:其一,從這一年多來的收視率變化,中天與韓粉綁在一起,已經成為收視鐵票的保證,除非韓國瑜退出政壇,否則短期之內TVBS要取代它的地位很難。業界曾開玩笑說,除非中天新聞台被撤銷執照。但這也不是不可能,中天明年6月要換照,以現在的「表現程度」,可能早就到了臨界點,只是NCC會不會採取行動而已。

    其次,三立電視台的營運越來越有媒體龍頭的架勢,不但營運收入領先了所有電視台,戲劇收視率也是有線電視衛星頻道的第一名,TVBS的42頻道這一年在八點檔戲劇急起直追,只能當亞軍,仍難打敗三立。據稱三立獲利也創新高,2018年超過10億,打敗東森,TVBS獲利只有三立的一半,民視獲利更是還不到三立的1/10。因此,三立做為綠媒的領導地位的各種條件都具備,足以在新聞上與中天互搶第一。尤其是選舉這段時間,三立新聞與政論節目經常都是與中天互有領先。拿12月6、7、8三天收視率來看,中天就跑前面,三立的新聞或政論節目追在後頭。

    媒體界對TVBS、東森被中天追過都覺得與媒體環境變化有關,而且沒有永遠的第一名,就如同20年來,老三台被有線電視衛星台追過之後開始沒落,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