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200多件舊衣進行「分子料理」!設計師周裕穎:只要懂得創作,世界上沒有廢棄物

BeautiMode 更新於 2019年10月21日02:33 • 發布於 2019年10月23日01:00 • BeautiMode
為200多件舊衣進行「分子料理」!設計師周裕穎:只要懂得創作,世界上沒有廢棄物_9.jpg

                        

(本文版權為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淘汰的二手衣褲、剪下的標籤吊牌、破損的球鞋鞋底,這些在一般人手中最後只能淪為被丟棄的物件,到了設計師周裕穎的手中,卻被賦予了新的靈魂,舊衣物不再只有丟棄的選擇,而是透過創作延續它們的生命。

設計師周裕穎第二度參與臺北時裝週。(圖/臺北時裝週)

Just In XX x Levi’s® 昔日瑕疵竟成最酷巧思

周裕穎在臺北時裝週發表Just In XX 2020春夏系列,以「永續時尚」為主題,關注全球服裝生產過剩議題,這個運用Nike、Levi’s®回收的200多件二手舊衣物打造的系列,就是周裕穎所認為「只要懂得創作,世界上沒有廢棄物」的最佳體現。

Levi’s®多年來在台灣已募集回收超過2.5萬件衣褲。(圖/臺北時裝週)

周裕穎效仿「分子料理」的手法,透過再製造重組服裝DNA。(圖/臺北時裝週)

Levi’s®多年來響應永續時尚,至今已於全台募集回收超過2.5萬件衣褲,進行利用再造。Just In XX 2020春夏服裝秀由Levi’s®聯名系列揭開序幕,周裕穎在這次的合作中,效仿「分子料理」的手法,透過再製造(Remake)大膽重組服裝DNA,將二手丹寧抽絲剝繭至原始紗線的狀態,再重新塑造貌似布料溶解般與眾不同的面料質感;或將二手衣裁剪成豹紋印花;抑或是解構丹寧褲褲耳,大量縫製於服裝上,再以金屬鏈飾連結,讓美式街頭潮流的Levi’s®,從原有的俐落有型,變得兼具搖滾與性感。

周裕穎將二手衣裁剪成豹紋圖案。(圖/臺北時裝週)

丹寧褲褲耳搭配金屬鏈飾連結,增添搖滾風格。(圖/臺北時裝週)

此外,他也將大尺寸丹寧褲,改製成裙子、外套、洋裝一衣三穿的設計,展現不同穿搭風格。穿著Levi’s®聯名系列登場的創作歌手J.Sheon街巷,身上的丹寧夾克以鏈飾鏤空拼接三件不同深淺的回收夾克,襯衫和背心運用多個數十年的口袋布和廢棄布料組合而成,胸前的四個紅旗標組成的RRRR,也幽默呼應他R&B創作常見的轉音。

周裕穎說:「這套服裝也有一個小小巧思,背心的口袋布上印有『Irregular』的字樣,是因為當年衣服品管未通過,被視為瑕疵品,但我反而覺得那才是最酷的。」

創作歌手J.Sheon街巷的丹寧夾克是由三件不同深淺的回收夾克拼接而成。(圖/臺北時裝週)

J.Sheon穿著的背心,上面印有當年被視為瑕疵品的「Irregular」字樣,是周裕穎自認最酷的小巧思。(圖/臺北時裝週)

Just In XX x Nike 當運動潮流遇上古典浪漫

壓軸登場的Just In XX與Nike的跨界合作,五位Nike運動員文姿云、陳傑憲、呂政儒、謝馨慧、葉靜璇坐在球衣及包袋改造的沙發上,以運動員獨有的態度演繹與周裕穎共同討論設計的一系列Remake服裝。

Just In XX與Nike的跨界合作,邀來五位Nike運動員擔任走秀嘉賓。(圖/臺北時裝週)

周裕穎透露,歌手Julia吳卓源那套服裝的袖子,設計靈感主要是來自Just In XX品牌的另一個靈魂人物,也就是周裕穎的太太童怡瑋。「我太太的穿著是比較街頭的人,我們逛博物館看到古典畫作中的羊腿袖時,就聽到她說:『好喜歡那個袖子,好美喔!』我就開始思考,當街頭少女被博物館古典畫作中的鬼魂附身,那又會是什麼樣?」

周裕穎的太太童怡瑋(左四)是Just In XX的另一位靈魂人物,也是周裕穎的靈感繆思。(圖/臺北時裝週)

Julia吳卓源服裝上的抽繩,可放寬、變小,內搭的窄裙是由襪子組成,耳環和項鍊則是從球鞋標籤改造而成。(圖/臺北時裝週)

周裕穎將街頭運動風格結合古典浪漫元素。(圖/臺北時裝週)

於是在這次與Nike的合作中,周裕穎刻意選擇與運動潮流衝突的古典浪漫元素重組,以六角網、雪紡紗、蕾絲刺繡等面料創造浪漫分子;大量運用立裁設計,打造公主蓬袖及紗裙、平口露肩上衣、Nike Bra延伸的洋裝等款式;服裝細節可見將鞋帶變身機能性調節抽繩,鞋子標籤改造成的耳環項鍊;並搭配本季最新為籃球迷推出、致敬NBA經典球隊代表色的Air Force 1 NBA Pack,以及以「雙重swoosh標誌疊加」為特色、象徵不同社群領域中女力崛起的Air Force 1 Shadow鞋款,以誕生於1982年的Air Force 1經典運動鞋系列融入獨特的創新設計,呼應此次服裝系列致敬經典、賦予傳奇新生命的設計理念。

以永續為核心的支線副牌Luxxury Godbage

從14歲起就開始改造服裝的周裕穎,喜愛為舊物件注入新靈魂。本次秀上發表以「永續時尚」為核心的支線副牌「Luxxury Godbage」,透過再設計 (Redesign)、再製造(Remake)、再利用(Reuse),希望賦予淘汰資源無限可能,品牌名「Godbage」將垃圾 (Garbage) 轉化為上帝 (God),象徵上帝創造萬物都是獨一無二的,即使被世人視為不完美的物件,也能透過設計打造全新審美觀。

本次創作將觸手可及的生活物件重組,從窗簾桌布到買麵的尼龍束繩,Remake成為嶄新衣著。擔任走秀嘉賓的創作歌手Morrison馬仕釗,一身以回收濕紙巾製成的全白套裝,背後的靈感來源竟是與他平常的生活習慣有關。

周裕穎發現,經常補充水分、能量飲料和咖啡的Morrison,常用物品當中竟然還包含了濕紙巾,「我就想說,這很酷耶,因為濕紙巾其實是不織布,經常乾了就被丟掉,它或許可以成為另外一種生命。」周裕穎說:「我們使用的是平常我們在用的濕紙巾,所以有些地方還黃黃的(笑)。」透過特殊技術將濕紙巾組合在一起,服裝車縫時常見的爬線、考克線等廢料,也被周裕穎從垃圾桶裡取回重組,賦予新生命。

歌手馬仕釗穿著回收濕紙巾製成的服裝,上面還有疑似茶漬或咖啡漬留下的泛黃效果。(圖/臺北時裝週)

歷經八仙塵爆的Just In XX設計助理安棋登台走秀,展現美不只有一種標準。(圖/臺北時裝週)

此外,周裕穎特別邀請義肢男孩Ivan、時尚白子許佳綸、歷經八仙塵爆的設計助理安棋等素人模特兒登台走秀,傳達美不只有一種標準。全系列服裝也打破顏色框架,以同色系全彩亮相,並配戴加美彩色系列隱形眼鏡,創造陰陽眼雙色瞳效果。

周裕穎表示,「二手衣物蘊藏獨特背景故事,透過Remake將不同年代串在一起,像是60年代太空、70年代嬉皮、90年代極簡等,是很有趣的概念。這次與Nike、Levi’s®合作,希望翻轉品牌原有的角色定位,創造全新時尚想像!」

本次春夏系列,希望能讓人們對閒置衣物有全新想法,並提供解決方案;舊衣不再只有丟棄的選擇,而是透過創作延續他們的生命。此外,他也認為談永續,與其提醒讓人們要有使命感,不如傳遞想法、創造Remake的時尚流行。

臺北時裝週可考慮引進國外團隊協助

周裕穎原本準備參與九月份的紐約時裝週,但因父親過世而取消了原定行程,就連已完成了三分之二的服裝系列,也決定延宕,希望在臺北時裝週留下不同印記的他,於是在一個月內完成了這個系列。

第二次參與臺北時裝週的周裕穎表示,只要是有趣的事情,自己都願意去做,因此明年是否繼續參與臺北時裝週,他說,「只要配合得來,或有趣的合作方式,我都很樂意參加,因為我不是來秀衣服,並非只想做一些衣服,告訴大家我下一季要出這些,你可以去買,我同時也出一個概念。」

他以這次Luxxury Godbage為例,找了自己的助理安棋和義肢男模Ivan來走秀,「沒有人是完美的,也不用去追求什麼完美,你應該相信的是你自己,這是我們品牌的DNA。」周裕穎表示,自己在Ivan還是學生時,就已經找他來拍照,「我記得要拍照的前一天,他跟我說,『老師,我想跟你講,其實我沒有左腳,那這樣OK嗎?』我說,『OK啊,而且你穿短褲,你就坐在第一排。』」這本型錄後來更被一名女企業家拿來作為鼓勵自己女兒走出八仙塵爆傷痛陰霾的心靈良藥。

他也不否認,每個時裝週開始肯定都有很多不足之處,「這次服裝秀的場地安排在松菸,有很多東西被設定住,我們的時裝週才在剛發展的路上,很多專業人才還不是那麼充足,但只能說,大家都很努力了。」周裕穎說,「我們在初期的時候,真的都需要別人的一些經驗,我比較建議可以引進國外團隊來幫忙,會省很多事情,不管是在各方面都是。」

義肢男模Ivan學生時期就曾受周裕穎之邀,擔任型錄拍攝的模特兒。(圖/臺北時裝週)

採訪:BeautiMode
資料來源:誠品生活、臺北時裝週

(本文版權為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beautimode@beautimode.com

誰規定瘦才時尚?從瑪麗皇后到女神卡卡 潮流領導者並非都是瘦子!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