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讀詩|沒有消防員,也沒有媒體,警察說我是裝炸彈的人

女人迷Womany 更新於 2019年11月20日07:06 • 發布於 2019年11月19日13:00 • 有鹿文化

文|煮雪的人

〈裝炸彈的人〉

音樂廳爆炸了

強風吹走我的眼罩

椅子,地毯,吊燈

以及地下室的提琴店

同時陷入火海

但是因為範圍太過狹小

沒有消防員,也沒有媒體

冷氣仍然過強的大廳

走出兩位警察

說我是裝炸彈的人

 

我只是在門口徘徊

等待我的愛人,我說

我的愛人走進音樂廳廁所

從此沒有出來

要是爆炸案與我有關

那麼炸彈想必就是,我的愛人

圖片|來源

愛人爆炸了

我卻被困在警局

這是何等荒謬的發展

如果與我相愛的人都會爆炸

我只好開始愛你

因為那是離開這座監獄

最簡單的方法

 

警察蒙上我的雙眼

將我放出警局

我獨自站在音樂廳前的廣場

雙手戴著手銬

卻依然如偶爾會在報紙上看見的

爆炸案

乏人問津 

貝類禁閉雙唇,終其一生安靜無語

張開硬殼,看清楚貝肉的鮮活時,卻也是死亡的一刻

在生活裡徬徨,喘息,遺忘,我們都如同掙扎的貝類

煮雪的人第二部詩集《掙扎的貝類》

用故事寫詩,是他的隱身術

延伸閱讀:

為你選詩|流淚不是因為催淚彈 而是無能為力守家園

為你選詩|流淚不是因為催淚彈 而是無能為力守家園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