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mberg|沒了博爾頓, 川普的外交政策可能有哪些變化?

Bloomberg 發布於 2019年09月16日04:34 • Benjamin Harvey
Hassan Rouhani Photographer: Stefan Wermuth/Bloomberg
Hassan Rouhani Photographer: Stefan Wermuth/Bloomberg

【彭博】--約翰·博爾頓在周二被解除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職務,總統唐納德· 川普的核心圈子從此少了一個最赤裸的強硬派。 川普總統上任以來,對全球危機不走尋常路,包括會見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示好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 普丁 。

這次人事調整讓國務卿邁克爾·蓬佩奧 ——從多數方面看也是強硬派——成為直面川普外交政策議程的那個人。但作為川普 「美國優先」議程中乾涉主義精神的始作俑者,博爾頓的離開可能預示著美國對一系列全球熱點的態度將會有所轉變。

阿富汗

川普在競選中承諾結束美國的「永远战爭」 ,其中最長的是阿富汗戰爭,美國在此駐軍了18年。趕走博爾頓,消除了兌現這一承諾的明顯障礙。在博爾頓離開之前曾與川普發生分歧,因為川普 計畫 (後來放棄)邀請塔利班領導人在「 911 」紀念日到來之際前往戴維營會談。

博爾頓的離開對阿富汗總統Ashraf Ghani來說可能是壞消息,他沒有直接參與美國與塔利班的聯絡,並希望確保美國與塔利班的任何協議都能保護美國入侵後建立的文職政府。

伊朗

博爾頓走人的消息在伊朗非正式地受到了歡迎,並被視為總統魯哈尼和外長扎里夫外交政策的成果。伊朗駐聯合國使團發言人Alireza Miryousefi表示, 「伊朗不關心美國內部考量。 」

然而,伊朗一直在積極尋求將川普與他的顧問脫鉤,希望挖掘利用總統的交易本能和對戰爭的厭惡。扎里夫聲稱,博爾頓與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和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組成的「 B隊」決心將美國拖入軍事對抗。德黑蘭現在可能會尋求與川普接觸的渠道,後者曾討論放寬對伊朗的制裁,以便與伊朗領導人舉行會談。

知情人士告訴彭博新聞社, 川普曾討論放寬對伊朗的制裁 ,以便與伊朗總統魯哈尼本月晚些時候能舉行會談,這引發了博爾頓的激烈反對。美國財長史蒂文·姆努欽週四告訴CNBC,兩位總統「截至目前」沒有任何會面安排。

以色列

以色列人很擔心。沒有博爾頓在白宮,他們失去了一個在美國與他們宿敵伊朗進行接觸方面最強烈的反對者。對於內塔尼亞胡來說,這是一個特別糟糕的消息。以色列下週進行大選,內塔尼亞胡與競爭對手正難分伯仲。以色列正在北部邊境與伊朗的代理人作戰,而且川普之所以背棄歐巴馬達成的伊朗核協議,內塔尼亞胡功不可沒。以色列官員私下沮喪地表示,現在美伊可能達成新協議。

Benjamin Netanyahu speaks during an event in Tel Aviv on Sept. 10. Photographer: Kobi Wolf/Bloomberg
Benjamin Netanyahu speaks during an event in Tel Aviv on Sept. 10. Photographer: Kobi Wolf/Bloomberg

北韓

博爾頓的離開讓川普和金正恩之間達成某種交易的前景更加光明。博爾頓一直是最不信任北韓的人之一,對其憎惡之極,以至於北韓國有媒體經常單獨點名批評他——當然,他們也經常點名批評蓬佩奧。 2018年4月,博爾頓表示白宮正在考慮對北韓放棄核計畫採用所謂的「利比亞模式」 ,即獨裁者卡扎菲在本世紀初放棄核計畫以換取取消制裁 。但川普告訴記者, 「我們考慮北韓問題時根本沒有考慮利比亞模式。 」

川普似乎已經將博爾頓踢出北韓問題決策:雖然他在6月份成為歷史上首位踏足北韓領土的在任美國總統,但他的國家安全顧問當時卻在大約1200英里外的蒙古。

Kim Jong Un, North Korea's leader, attends a wreath laying ceremony at the Ho Chi Minh Mausoleum in Hanoi, Vietnam, on Saturday, March 2, 2019. Photographer: Jorge Silva/Reuters/Bloomberg
Kim Jong Un, North Korea's leader, attends a wreath laying ceremony at the Ho Chi Minh Mausoleum in Hanoi, Vietnam, on Saturday, March 2, 2019. Photographer: Jorge Silva/Reuters/Bloomberg

俄羅斯

博爾頓一直懷疑川普與弗拉基米爾· 普丁達成協議的希望,並批評莫斯科支持的軍控協議。他的離開,對克里姆林宮來說可能是個好消息。但是,莫斯科也不太能開心得起來,因為川普牽頭的和解可能再次遭到國會及總統親信幕僚的反對。美國國會特別警覺川普對這位俄羅斯強人的仰慕。

Vladimir Putin Photographer: Andrey Rudakov/Bloomberg
Vladimir Putin Photographer: Andrey Rudakov/Bloomberg

敘利亞

當川普突然宣布將從敘利亞撤出全部美軍時,博爾頓協調暫停了這個計畫 。美國最終保留部分駐軍,在一個戰略基地監視伊朗在敘利亞的活動;博爾頓公開跟總統唱反調,承諾保護幫助打擊伊斯蘭國的庫爾德人。但川普仍然想撤軍。

「我們很快就會離開那裡, 」 川普在7月份表示。 「讓他們自己處理自己的問題。敘利亞可以處理他們自己的問題——跟伊朗一起,跟俄羅斯一起,跟伊拉克一起,跟土耳其一起處理。我們在7,000英里之外呢。 」

台灣

博爾頓是台灣最大的支持者之一,因此他的撤職可能會讓美國對台灣的支持在川普政府的優先順序中下降。台北的蔡英文政府試圖淡化這一前景,週三表示在華盛頓有許多朋友。

Tsai Ing-wen, Taiwan's president, looks on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at the Presidential Palace in Taipei, Taiwan, on Saturday, Jan. 5, 2019. Photographer: Ashley Pon/Bloomberg
Tsai Ing-wen, Taiwan's president, looks on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at the Presidential Palace in Taipei, Taiwan, on Saturday, Jan. 5, 2019. Photographer: Ashley Pon/Bloomberg

委內瑞拉

到目前為止,美國將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趕下台的努力並沒有成功,削弱了博爾頓在川普面前的發言權。一位知情的巴西外交官說,他離開後,美國必將調整對委內瑞拉的政策,包括川普對委內瑞拉反對派領導人瓜伊多的支持。美國的委內瑞拉事務特別代表Elliott Abrams週三堅稱,博爾頓的離職對美國的政策沒有影響,美國對瓜伊多的支持「是真正的兩黨共識。 」

然而, 川普週三明確表示,他對博爾頓在委內瑞拉問題上的建議並不是所有建議都喜歡,並說「我認為他的方式不合適,我想我的方式已被證明是正確的。 」

Nicolas Maduro speaks during a press conference in Caracas on Sept. 18, 2018. Photographer: Manaure Quintero/Bloomberg
Nicolas Maduro speaks during a press conference in Caracas on Sept. 18, 2018. Photographer: Manaure Quintero/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