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過互鬥?劉德華用真刀砍古天樂 想比周潤發還高

i-Media愛傳媒 更新於 2019年07月22日02:39 • 發布於 2019年07月22日02:30
楊過互鬥?劉德華用真刀砍古天樂 想比周潤發還高

【撰文:陳幸芬|照片:華映】”天王劉德華前年在泰國拍廣告墮馬受傷,為了復出後拍攝的首部電影《掃毒2天地對決》特地與導演來台宣傳受訪,坦言「以前脾氣比較大,2000年後個性變溫和了,覺得發脾氣也沒什麼用。」他熱衷挑戰自我,未來想挑戰各類型角色,「只要導演能在我身上找到好奇心,除了色情及殺人魔。」“

 

由導演邱禮濤執導,集結劉德華、古天樂、苗僑偉、林嘉欣等影視帝后陣容的《掃毒2天地對決》,也是劉德華與古天樂繼《門徒》後,睽違12再度在大螢幕合作,因劉德華、古天樂都曾飾演楊過,苗僑偉演過楊康,有網友戲稱《掃毒2》的劇情為「楊過大戰楊過,楊康束手無策」。劉德華也巧妙回應2位楊過的交鋒:「我與古天樂兩個人都是偶像裡面演技厲害的演員,分不出高下。而古天樂比較年輕,負責片中顏值,我是越來越帥。」

接到邀約時劉德華正在養傷恢復中,「這部電影有三哥(苗僑偉)、古天樂,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也沒有那麼大壓力。」劉德華透露,為了幫劇組省錢,他的片酬並不高,主要是票房分紅,「票房越多,我的收入越高。」還打趣說:「缺錢才演這部電影。」

片中劉德華與古天樂因毒品而瓦解多年兄弟情,多年後,劉德華成為香港嫉毒如仇的鉅商慈善家,古天樂則成了全港最大毒梟,2人分別祭出高額追殺獎金要奪取對方性命,引爆一場天地對決,苗橋偉扮演因緝毒而家庭破碎的警察,有多場交鋒對手戲。當初為何沒有確認古天樂是否真的販毒?劉德華表示,當時的場合與情況讓他無法分辨,「況且很多時候就是因此而產生誤會,我有同學被訓導主任當成壞學生,於是他就真的鬧脾氣變壞。」

身兼《掃毒2》的投資人、監製與演員,劉德華從小混混演到香港的「太平紳士」(Justice of the Peace),他認為這次的表演是一個多層次的角色,「很像我以前拍古惑仔的電影,然後慢慢變成《無間道》,後來變成《追龍》,像是把以前演過的角色都集中起來,一直往成熟的角色邁進。」他認為最具挑戰性、最困難的,就是如何詮釋同一類型的角色並再度打動人心。

當初拍《無間道》時,有人認為劉德華演得太正派,不像躲在警察裡的臥底,但他認為就因為是黑幫臥底,所以要比正派更正派才能演到位。演員演戲應該按照劇本裡的人物過生活,「如果是演員,在一個劇本裡面生活,前面不應該知道你之後會發生什麼。」

基於市場考量,近幾年香港又流行拍攝警匪片,劉德華表示,無論是劉青雲、梁朝偉、古天樂或他自己,「就算每個人演出類似的角色,都會因為與現實人物個性融合,加上導演對角色設定而不同,也會帶給觀眾不同的感覺。」

「勞模」劉德華也發現,為什麼以前大家都不認為他會演戲,「因為太高產值的演員,就算喜歡他,也會因為看多看久了而感到疲乏。」因此他現在越來越常擔任監製或投資人,就是希望能控制電影的質量,讓整部戲看起來舒服,別因為高產值而降低質感,造成反效果。

劉德華的投資經驗十分豐富,「做老闆與創作是兩回事,只要涉及投資便有無形壓力,我始終在做自己很喜歡的事,沒這份壓力便沒有成功感。」但在監製與演員之間,劉德華還是比較享受演員的身分,因為自己是個喜歡表演的人。「我是天生做演員的!監製最大的任務是騙老闆,找到錢。」

出道近40年幾乎零負評,劉德華總是認真兢兢業業的面對每項工作,更是出名的愛護歌迷粉絲,他談到近2年發生墜馬受傷、創傷症候群、流感取消演唱會等低潮期,雖然粉絲們都能關心諒解,但身邊的投資人只在意演唱會的虧損狀況,還有人說:「這輩子沒想過投資劉德華會虧錢。」他也只能平靜回答:「我也沒想過。」讓他嘗盡人情冷暖。

落馬後首部電影就飾演擁有賽馬的商業鉅亨,劉德華為戲犧牲拉著駿馬拍戲,他表示當時並沒有抗拒這場戲份,只是心中依然會害怕。「拍的時候以為很靠近,結果是借位,我跟那匹馬原來離這麼遠。真的怕。」還透露片尾有一場摸馬的戲,那匹馬已經被打過鎮定劑,所以他也不害怕。他透露在片場沒拍戲總是戴著口罩,害怕被感染,也擔心會把病菌帶回給家裡的女兒。

大病初癒的劉德華表示,導演與劇組很照顧他的安全,一場兒子吸毒跳樓的戲,他冒險攀梯,一爬上去導演就喊卡,「只要有什麼危險動作,他們就立刻喊卡。」片中有不少精采刺激的飛車、槍戰等動作場面,導演原本擔心劉德華受傷剛復原,為避免危險希望優先讓替身上場,但劉德華完全沒有避開動作戲,除了因多年沒有開車上路而由替身拍攝飆車戲,其餘大多親自上陣,充分展現敬業精神。老婆朱麗倩擔不擔心?劉德華笑說:「當然啊!」

劉德華回憶印象最深刻的片段,是第一場戲拿真刀要切斷古天樂手指頭時,開拍時古天樂真的嚇到,竟然閃躲縮了一下手,「我才發現他也有點嚇到,他入行20幾年了,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反應!我以為導演會用這一場,最逼真就這場了。」笑說反正切到手沒有自己的事情,「可能古天樂會有事,就真的變楊過了。」古天樂日前也自認挺有意思:「我演過的楊過被砍了胳膊,這部電影裡被另一個楊過切斷手指,他是用真刀砍我,我自己也在現場尖叫了。」

電影特別花費3900萬台幣打造1:1的香港地鐵站實景,拍攝飛車衝入地鐵站的場面,劉德華對於數字記得很清楚,開玩笑說:「我們的片酬就這樣花掉了。而且本來是準備搭建兩層地鐵站,但是這樣要花七千多萬,那就連古天樂的片酬都沒了。於是後來拍完一層拆掉重新佈置,再拍另外一層。」他表示真的是非常真實的場景,不過因為很久沒搭地鐵,所以再看到時反而很新鮮。

 

導演坦誠,當初提出這個構思時確實很擔心處理不了這麼浩大的場面,還好劉德華十分信任他,於是這一場實景搭建的大場面經過多方面努力,「因為有好的演員與優秀的團隊,雖然拍攝過程十分緊張刺激,終於完美拍攝完成。」劉德華則認為最難的戲是葬禮那場戲,「因為是很大場面,所有演員都在場,連鄭則仕也躺在棺材裡演出。這場戲中每個人都各懷鬼胎,其實是很精彩的演出。」

「主題曲本來只有我一個人唱,但是有古天樂的加入更有話題,導演也覺得很好,這種很男人味與江湖味類型的歌在香港已經沒人唱了。」劉德華也親自為主題曲《兄弟不懷疑》創作歌詞,透露當初古天樂還以為只是開玩笑,說自己只是業餘歌手,「但古天樂是個滿用心的人,唱歌還會做小抄,就像可愛的小學生。」

金馬影后林嘉欣飾演劉德華的老婆,劉德華笑說是為了比拼演技,「一直覺得她演戲技巧很高,為了挑戰會不會輸給她,所以就請她來演。」還強調:「不久以前我也是影帝,我就是要比!」他大讚林嘉欣演出投入,一場求子不成失控捶打肚子的戲也嚇到他,忍不住擔心對方太用力,「她真的拚了命一直往肚子打,我問她會不會以後生不了小孩?」而林嘉欣懊悔無法幫他生兒子,依偎在劉德華懷裡痛哭,「抱她時我手都不知道放哪裡,差點以為她真的是我老婆。」

劉德華與導演合作多次,兩人默契十足,劉德華不斷誇獎導演現場調度功力深厚,笑說其實與導演心靈相通,導演也認為劉德華這些年有些不一樣,爆料「劉德華80、90年代的時候脾氣比較大,現在改變很多了。不過他都是發自己的脾氣,不是罵別人。劉德華是我見過是最清楚電影製作每個過程的男演員,他真的很懂,對電影、對故事很包容,動作搞笑愛情…都願意嘗試。不像有些演員,一生只拍一個類型。」

邱禮濤曾經執導《人肉叉燒包》、《伊波拉病毒》等恐怖片,如果再拍會找劉德華嗎?劉德華笑說:「那種Cult Film(邪典電影)成本比較便宜,他請不起我。」他坦言女兒出生後拍戲更有包袱,現在反而不敢接這類角色,「現在真的不敢,有一點點怕,要當個好爸爸,有擔負社會責任的壓力。」強調不能在電影裡說髒話,其實私下也很少爆粗口。「這次古天樂在片中講了好多髒話,我有嚇到,換成是我還真不敢演,我連年輕時候都沒演過這樣講髒話的角色。」是結婚後改變了個性?他大笑說:「也可以這樣理解!」

劉德華也分享與老婆的相處模式,自認虧欠對方一個婚禮,甚至談過要補辦,可惜總是紙上談兵,「我們講一講就覺得很土,然後就又沒再提了。」2人婚後偶有意見不同,會各自把意見寫下,但從來沒有吵過架。他認為維繫婚姻的夫妻之道,就是「坦白」最重要,是否事事向老婆報備?「跟她可以啊,對導演記者就沒辦法百分百坦白了。」不過生了女兒劉向蕙後,他更加小心對待老婆,「現在很麻煩,愛女兒比老婆多。」所以經常提醒自己多小心,不能只對女兒好,對老婆不夠好。

片中悲痛喪子,現實中已經有了女兒還會想要兒子嗎?劉德華四兩撥千斤:「這個會讓很多人有壓力,我們不要談好嗎?」人生中有什麼過不去的坎?他也幽默妙答:「我的夢想就是比周潤發高!」親民的劉德華妙語如珠,不好或不想回答的問題也能圓融消解,皆大歡喜,不得罪任何人。

劉德華對與獎項的得失心並不重,「演員一輩子求的不一定是一座獎項,因為努力的報酬可能會用不同形式回饋到自己身上,也許是收入、市場反應等,其實能不能拿到獎都會吸收到養分。」劉德華自信地表示,「我從來不懷疑自己的演藝生涯,只要你能撐住、享受,無論高高低低,沒人趕你走就好。也許有天會不紅,只要你喜歡自己就可以,只要那些作品與自己的品格能留在大家心中就很欣慰了。」

《掃毒2 天地對決》見面會門票在開賣後1分鐘內800張票就搶購一空,再加場依然爆滿。劉德華也向粉絲喊話:「這是我復原後的第一部電影,麻煩大家幫幫忙,希望大家多看我一眼,別把我忘了!」

 

.本文經潮人物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潮人物網路平台(2019)            

https://chewpeople.com.tw/thewhitestorm2/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