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若郭台銘在1個月前宣示不選 我還有時間可以準備

Yahoo奇摩即時新聞 更新於 2019年09月17日02:25 • 發布於 2019年09月17日02:25 • Yahoo奇摩編輯部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天說,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決定不選總統,只能尊重與理解,而他從沒說過要選總統,市政與選總統無法兼顧,從頭到尾參選意願就不高,目前看來還是會回歸藍綠對決局勢。

柯文哲上午在市政大樓12樓發表聲明,並接受媒體聯訪,他在聲明中指出,大選將回歸藍綠對決態勢,他將致力讓民眾黨進入國會扮演關鍵少數,至少在不同議題上與不同政黨合作,減少在野黨無理取鬧、為反對而反對,同時避免執政黨肆無忌憚。

郭台銘16日深夜拋下震撼彈,透過幕僚發布重大聲明,指自己再三思考後,不參與2020總統連署,但不表示放棄參與政治事務,會持續積極推動所提政策。

對此是否會認為計畫被打亂、或覺得被突襲,柯文哲說,「本來我就打算扮演一個輔選角色,現在太突然,我跟你們一樣shock」、「倒是不覺得被偷襲,不過我比你早知道沒有多久」。

他說,郭台銘在宣布前有告知他,他的態度是「尊重每個人的決定」,也能理解,因每人都有自己的人情世故。

面對記者確認今天是否也不會到中選會領表登記連署時,柯文哲反問「你要不要找一個副總統來跟我搭檔?」認為事發突然,若郭台銘在1個月前宣示不選,他還有時間可以準備。

柯文哲表示,早就婉拒擔任郭台銘的副手,客觀分析的話,若要擔任副總統,不如直接參選,而且就理論上與實務上來說,「郭柯配」的票沒有比「郭柯合」的票增加多少。

郭台銘棄選後,明年總統選舉回歸藍綠對決,被問及會支持哪一位總統參選人,柯文哲僅回答「我會去投民眾黨的不分區政黨票,這我一定要去投」,並表示雖然沒有了「母雞」,還是能推立委,只是比較辛苦。

柯文哲聲明全文如下:

2013年,我在蘋果日報有一篇投書,我的存在見證台灣的荒謬。六年後的今天,台灣政壇依舊如此,2020總統大選,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我要去選,可是藍綠雙方都一直把柯文哲當作假想敵,甚至把它放在總統初選民調來做對比式民調,今天如果柯文哲說不選了,請問兩黨初選是不是要重辦?

我個人主觀是認為,剛選完市長,馬上就要去投入總統大選,這不是一個正常國家應該有的現象,我也認為這會影響市政進行。我一開始一個很不想去選的一個大理由是說,到今年底的時候,就台北市政府來講,我們同時有一萬戶公宅正在開工,環南市場要完工進駐、大龍市場要完工進駐、第一果菜市場跟漁市場要開工,通通加起來要超過兩百多億。

有很多理由,市政跟總統大選沒有辦法兼顧。我個人也認為要相信自己的口號,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如果我們在台北可以做得很好、政治文化可以改變,也可以用台北當杠杆,影響整個台灣。事實上在過去這段時間,我們在台北的所作所為,不管從財政繼續、雙語教育、到智慧教學,都一步一步去改變整個台灣。

另外是這樣,畢竟我個人從一個素人來當台北市長,我非常清楚,當台北市長的前兩年非常非常辛苦,都搞不清楚狀況,一直到第三年第四年才整個市政比較順利,其實如果我現在真的去當可以選上,我相信整個故事要再重演一遍,前兩年會非常辛苦,對整個狀況不是能掌握那麼好。

所以事實上從頭到尾,本人對參選2020總統大選意願本來就不高,只是藍綠初選結果出爐讓我們非常焦慮,我相信不僅是我,全台灣的知識份子都普遍焦慮,難道我們真的要在草包跟菜包當中做一個選擇嗎? 而且藍綠對決或訴諸意識形態的對決,造成到現在為止,藍綠雙方總統候選人都很少在談政見,每天晚上call in節目在談的也只是如何贏這個選舉。只討論選舉輸贏,從來沒有一個候選人告訴我,如果他當選的話,台灣會變甚麼樣子。台灣陷入統獨泥淖、不討論國家治理。

我個人認為台灣在現階段要解決的是國家治理,效率、素質、注重數字、講究KPI,這種政治文化在我們這個時代要建立,剛好郭台銘是跨國大企業老闆,是種危機型處理人物,我想說如果能在企業界存活下來總是有一定實力,我相信這種企業出身的受意識形態包袱會比較低。

當時郭台銘先生表達想投入大選、特別是在初選之後,我們也覺得如果有人願意出來挑戰這一局,讓台灣有一個機會跳脫藍綠泥淖,所以替他起一個口號,台灣重開機,我個人是樂觀其成。每個人都有他的人情世故,郭董做為一個跨國企業大老闆,他考慮的層面一定更複雜,我想他還是有他個人的很多包袱,當他決定不選,我只能表達尊重、我也理解,將來大家還是可以維持合作關係,在每個人的工作崗位上繼續努力。總是能夠對台灣有好處的事情,我們還是可以在不同崗位、不同角度繼續努力。

既然這場總統大選目前看起來還是回到藍綠對決的局勢,就更凸顯我們在國會力求三黨不過半的重要性,目前執政黨在國會過半,可是我們看到的是執政毫無顧忌、人事浮濫酬庸、特別選前太多政策,在我看起來完全沒有財政紀律。這是目前執政跟國會都過半的一個寫照,如果民眾黨可以進入國會成為關鍵少數,有幾個好處,第一點,我們在現行的體制下,我們要進軍立法院,不得不阻擋,特別是不分區立委,所以我們希望成立政黨進軍國會,在現行憲政體制下,這是不得不的做法,我希望我們可以把價值跟理念帶進國會,把他推廣實踐,第二點,如果可以成為一個關鍵少數,在不同議題跟不同政黨合作,既可以減少在野黨無理取鬧、純粹為反對而反對,也可以避免執政黨肆無忌憚。最後,我們在國會的佈局還是用影子內閣的概念,我們會提滿34席不分區立委,能夠當選的就進國會當立法委員,排在後半段的,就進入國會當辦公室主任或者是幕僚助理,這也是培養下一代政治人才。以上是我的聲明。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