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自曝:為何缺乏「嗆辣爽快」豪氣

中時電子報 更新於 2019年08月22日14:38 • 發布於 2019年08月22日14:38 • 黃福其
朱立倫自曝:為何我保守、缺乏「嗆辣爽快」豪氣
朱立倫在臉書自曝他保守、缺乏「嗆辣爽快」豪氣的原因。(翻攝朱立倫臉書)

前新北市長朱立倫今天在臉書發文,談他重返紐約世貿雙塔的心境。他說,因18年前的911恐怖攻擊,看過信念分歧造就的衝突,仇恨帶來的傷害,因此他一直堅持對話、堅持追求和平,反對各種可能導向戰爭的躁進,抗拒各種以鼓動「戰爭心態」換取政治籌碼的誘惑。這種堅持,有時會讓他顯得保守,缺少「嗆辣爽快」的豪氣;但他深信,這才是負責任的政治路線。

朱立倫以「911,埋葬的紐約記憶…」為題,內文如下:

剛到紐約那年,我上課不在格林威治區附近的紐大校本部,而是在華爾街分部的商學院。

商學院座落在 90 Trinity Place,往北走二分鐘,就是當年紐約最高地標世貿雙塔——那一帶的亮麗街景,附近有哪些吃的喝的,是我赴美留學第一年生活的固定場景。

因此,在2001年九月那場撼動全球的浩劫中,我在電視畫面中看到的不只是震驚、悲憫,更感受到一種與自己過去生命被截斷的空洞,以及記憶被瓦礫埋葬的痛——

正因看過信念分歧盤旋造就的衝突,見證過仇恨帶來的傷害,多年來,我一直堅持對話、堅持追求和平。我反對各種可能導向戰爭的躁進,也抗拒各種以鼓動「戰爭心態」換取政治籌碼的誘惑。

誠然,世界存在壓迫不公,有時需要以「衝撞」去匡正;外界不乏威脅,不得不「以戰止戰」。但政治的上策,仍是在衝撞前先以智慧化解壓迫,引戰前先巧手拆除引信;用到暴力威脅,都已是下下策。

這種堅持,有時會讓我顯得保守,缺少「嗆辣爽快」的豪氣;但我深信,這才是負責任的政治路線。

當年911誕生的孩子,許多人後來稱他們為 “Face of Hope”,「希望的臉龐」。下個月,他們也將要成年滿十八歲了。遺憾的是,迎接他們的世界,並沒有比當年更為和平穩健。

中美兩強的衝突,正走向新冷戰的格局;英國脫歐的張力,也正扯裂歐洲過去幾十年好不容易織起的連結。東北亞的日韓貿易戰,捲出許多未曾安頓的歷史傷口;香港從反送中抗爭,與北京的對峙也漸次升高;印度逕自併入喀什米爾,也帶來南亞的不穩定。

這是台灣身處的局勢。如何在亂流中踩好平衡、站穩腳步?如何在各種看法分歧中,開啟對話、尋找共識基礎?如何在不確定的年代,自立自強,打好底子?這是我們台灣的挑戰。

如何讓 Face of Hope 那一代,能真正 face hope? 這則是我這一代的政治工作者,共同的挑戰。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