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紛紛吹熄燈號 中國一線城市將迎來「書店倒閉潮」?

換日線 發布於 2019年10月15日05:32 • 馬振洲/華人文創聚焦

「在廣州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看本書,真是越來越不容易了,謝謝有你們,也請你們繼續堅持下去。」這是一段來自筆者所負責書店內意見箱中的顧客留言,也說明在廣州市中心,我們的書店已經是孤立的少數,真的還願意為實體書店與讀者們堅持的人,確實是不多了。

廣州每年一度最大的圖書交易採購會「南國書香節」,8 月底才在琶洲會展中心剛落幕,即便官方仍聲稱展覽面積共 4 萬平方米(約 12,000 坪)、展出圖書約 20 萬冊,並邀請 269 位大咖作家舉辦超過 200 場的現場活動,更有將近 300 萬參觀人次;然而,這個規模與人數也只是南國書香節在全盛時期的一半左右,很多出版社同業表示:政策因素導致新書出版量不足、實體書店的需求萎縮等因素,導致出版社的參展意願不高。而筆者親自去現場後發現,除了一些國營出版社捧場外,新廠商、新產品或新概念真的是少之又少,可看性一年不如一年。

雪上加霜並且立即打臉之處就在,南國書香節在官方口徑下「圓滿落幕」不到一個月,廣州新銳的網紅書店「1200bookshop」就宣布關閉其位於天河北路上一家 24 小時營業的分店;再隔一個月,位於珠江新城的老字號港商書店「聯合書店」也宣布停止營業。如果再加上筆者先前提到 8 月份停業的三樂文創書屋,廣州近 3 個月還真的是「月月有店關」(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中國又一「財團書店」宣布停業:開幕時手筆大、情懷高,為何短短兩年面目全非?〉)。

任何人只要經過申請並獲核准都可以在1200書店免費住一晚。圖/馬振洲 提供

「金主爸爸」不堪虧損,廣州首家不打烊書店將熄燈?

提到 1200 書店,便不得不提其創始人劉二囍,建築科系出身,曾是一名建築師,書店之所以取名叫 1200bookshop,源於劉二囍曾在台灣歷時兩個月徒步 1,200 公里,完成環島台灣的旅行。

從 2014 年開設廣州首家不打烊書店,正式營業至今已有 5 年的光景。在很多廣州人的心中,1200 早已不單單是一家不打烊的書店,他給自己的定位與標語為「為城市點亮一盞燈」──店內柔和的暖色燈光、態度親切的店員以及偏向人文勵志與心靈雞湯的選書風格,都是 1200 極力打造其「溫暖」的調性。

另外,在這裡不僅是精神的客棧,任何人只要提前 3 天向書店提出申請並通過審核,就可以真正的免費在書店住一晚。更值得一提的是,他還是廣州第一家雇用殘障人士的書店。回想筆者兩年多前剛到廣州的第一個月,就常常獨自一人深夜坐在 1200 享受片刻的寧靜與溫暖。

關於 1200 天河北路店結束營業的原因,官方的說法是因為所在商場「凱沃街」將進行大規模的整修,並稱「廣州只是暫時少了一家 24 小時書店,1200 不打烊的理念還是會一直堅持下去,未來可期」,但卻沒說商場整修完之後是否會在原址恢復營業。

另外,據筆者了解,該商場背後的營運方「旭亞地產」其實就是 1200 的大股東,但 1200 天河北路店開幕至今因經營績效不佳、為商場帶動人流的效果不顯著,即便是自己的「金主爸爸」,也不願再繼續支持該店的營運。根據知情人士透露,未來商場整修完畢後,該位置可能會租給一家餐廳,整座商場也會朝美食城的方向轉型,這個結局其實真的不令人意外。

港台書籍強制下架,終於壓垮香港書店

至於 10 月初剛關閉的聯合書店,是香港聯合出版集團(香港最大的綜合性出版集團)在中國全資投資的第一家書店,其位在珠江新城高德置地廣場的分店於 2016 年 2 月開幕,至今也僅經營了 3 年又 8 個月,該店的精神標語為 “ FROM NOW ON,BE MY LIFE “,強調都會、現代與時尚的態度,店內則以黑、白、灰色系的極簡風格為主,不盲從跟風現代書店喜愛採用木紋和暖色調為基調;空間設計上打破傳統書店的格局,將圖書、文創產品、表演舞臺、UNBookcafe 等分區無縫融合;並時常舉辦各種現代舞、戲劇工作坊、音樂現場、裝置藝術、行為藝術等展覽與活動,據統計,2016、2017 年該書店共舉辦了將近 300 場活動。

聯合書店舉辦新書發表會時的盛況。圖/馬振洲 提供

筆者印象最深的是 2017 年 8 月份,聯合書店邀請《不好意思,我也是第一次當大人》的作者苑子文、苑子豪兩位 90 後暢銷作家舉辦新書發表會。據商場管理處統計,當天至少超過 2,000 名粉絲將現場擠得水洩不通,一度還使公安局派員來「關切」。由於是港商的背景,聯合書店也有多次邀請香港籍作者來廣州舉辦新書發表、簽書會,但最後一刻卻遭新聞出版單位或公安機構否決的案例,導致書店遭受不小的損失。

由於聯合書店珠江新城店所在的是筆者母公司所管理的商場,又是同業,因此筆者得以看到該店每個月所有的經營數據。筆者不在此公布細節,但只能說支撐不下去的主要原因在於:政策因素導致聯合書店常有大批港、台版進口書籍因某些不明原因需強制下架退貨,而港、台版進口圖書又因為是由聯合書店母公司──香港聯合出版集團直接供應的關係,最具有新品上架速度、成本與宣傳推廣優勢;其他所謂國版(中國出版)的圖書,聯合書店也僅是與一般中國國內的圖書中盤、代理商拿貨,品種與折扣與一般書店無異。

約莫 3 年間,港、台版圖書的庫存與銷售佔比,從原先的 40% 降為不到 10%,從數字上來看,即便聯合書店加大了咖啡、簡餐的比例,並將空間分租給其他業者,但依舊補不回圖書銷售利潤的損失。

聯合書店無預警宣布停業,令老讀者們不甚唏噓。圖/馬振洲 提供

小結:3 大結構性因素不變,將開啟書店業崩壞序曲

說到底,中國目前書店行業所目前面臨的處境仍在於:

一、金主主要來自於那些習慣賺大錢、快錢的地產商,以同等的投資報酬率標準來看待書店經營,導致虎頭蛇尾的案例頻傳。

二、政治因素導致老牌、大牌書店也因某些政治不正確的舉動,直接、間接的產生損失(除了聯合書店外,連廣州名氣最大、2019 年曾獲倫敦書展評選為年度最佳書店的方所,都曾因販賣「禁書」被要求停業 3 天整頓清查。)

三、電商平台低價競爭導致書店本業獲利能力遭受打擊,只好不斷發展不擅長的副業,雖帳面上看到營業額的微幅提升,但實際上需要付出更大的經營成本。

筆者認為,上述 3 項結構性因素不改變,廣州近期「月月有店關」的局面,恐怕也只是書店行業集體崩壞的序曲罷了。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延伸閱讀】

●中國「財團書店」又宣布停業,為何短短兩年面目全非?
●推動影視產業,真的不是有錢就好──中國近年來發佈過哪些「不可思議」的文化政策?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加入換日線LINE好友,每日接收全球議題包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