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夜不斷思念、愛妻照片貼床前,誰明白失去另一半的痛?晚年終於領悟:將自己過得精彩,才是最後的愛!

幸福熟齡 更新於 04月20日02:21 • 發布於 04月20日01:52

小虎文

圖片 謝明輝提供 提供

謝明輝提到,妻子過世後,他反而跟妻子的娘家關係比較好。「岳母後來的那幾年,都是我在陪伴,因為岳母受的是日本教育,我也正好懂些日本文化,我的陪伴,讓她非常的快樂,我同時也非常的安慰。」

「我的老婆過世2年又4個月後,我才接觸到一葉蘭(喪偶協會)。那時候我白天看不出來,我到處工作、旅遊,但是晚上一個人開車時,我就悲從中來。」

年過70的謝明輝,談到喪妻之痛,仍難掩失落。

說不出口的傷悲,幸好找到人互相陪伴

「還好我有人陪伴,當時我有空就去同學家小喝兩杯,半夜才回家;或是去我舅舅家,他太太43歲就過世了,他了解我內心的傷感與痛苦。」

謝明輝聊到老婆,充滿了讚美與感激的情感,「她是很好的女人,又很照顧家庭,是我太輕忽她的慢性病了。我們結婚20年,後半的12年都在照顧她的紅斑性狼瘡,讓我們陷入慢性病的錯覺,我們總以為又能出院回家。」

謝明輝說,每個男人都很難放下失去妻子的憂傷,只是傳統的亞洲教育,較少有情感的表達,就以為男人都不悲傷嗎?不,不是的,只是容易被深深地隱藏著。

「我們離開媽媽的子宮後,跟媽媽的距離愈來愈遠。成年後我們跟配偶結合,像是兩個個體合而為一,當其中一個離開,就像是硬生生的撕裂,我終於了解,不只是悲傷,而是生命盤根錯節的失落。生命中最大的打擊,就是喪偶了。」

把老婆的照片放在床前:您在天上好嗎?我想你,我也過得很好

謝明輝說喪妻後的第1、2年,他恍恍惚惚地度過,他感到非常的寂寞、孤單。

「要說我跟老婆之間沒有遺憾,那是騙人的。我總是想,我愛得不夠多,我做得太少了。現在想想過去的我,我覺得我太嚴格,不夠大方。」

「我把她的照片就貼在我床頭,我每天對她微笑,念觀世音菩薩迴向給她。我想我一定

要讓生活愈來愈好,她才會安心。而且我不只是一個人好而已,我還是可以陪伴別人,讓其他人也能愈來愈好。」

他在喪偶協會裡,上了許多悲傷療癒的課程,對他而言這是「歸零的學習」,跟同學一起,誠心分享、坦承,再丟臉的事都拿出來說。在互助團體裡,彼此能互相傾訴,再大的哀痛,誠實面對後,就有釋放的可能。

再要好、再埋怨的伴侶,總會有一個人先走

「我在一葉蘭,有機會就會多陪伴其他新同學,這裡有一套方法與經驗,協助大家恢復原本的生活,不再感到很孤單。人生,就是一個過程,再好的伴侶,總會有一個人先走。我們要接納這件事,再繼續往前走。」

「大多數人並不知道怎麼安慰別人,我們過去沒學過這樣的知識,可能只是說『人死不能復生』,但原來悲傷有很多層次,每個人都要找到自己的方式,而且也都能找到自己的方法。」

謝明輝提到,妻子過世後,他反而跟妻子的娘家關係比較好。「岳母後來的那幾年,都是我在陪伴,因為岳母受的是日本教育,我也正好懂些日本文化,我的陪伴,讓她非常的快樂,我同時也非常的安慰。」

接下來的人生,幫助更多人一起成為「好命人」

「經歷過喪妻之痛,漸漸地度過悲傷後,我現在更懂得安慰別人。年過六十後我才領悟,原來我是那麼有福氣。現在我心中在醞釀一個計劃,想找幾個朋友,去收養需要被幫助的孩子,照顧我們的下一代。」

「對人好」是謝明輝的人生宗旨,不僅在家庭、朋友的生活圈,也在他「不退休」的工作裡。他說,新的一代要情感緊密,社會要安詳和樂,身為貿易公司老闆的他,要負很大的責任。

「我覺得老闆要賺那麼多錢幹嘛?多請一些員工,不要一直讓員工加班。時間到了,員工可以準時下班去約會,去回家照顧自己的家庭,老闆要讓員工過好生活,這樣當老闆就有意義。」

「現在的我每天過得很充實,打開電腦看有沒有新的訂單,有的話我就很滿足。我的工作(貿易)就像旅行,每到一個地方就有人請我吃飯,我不但賺錢,還受到祝福,我真的很感恩。」

「我覺得我們的年紀,要多多分享人生經驗,用自己的生命經驗,告訴大家如何用感恩的力量,度過人生低潮期;如此一來,我們每天都能過得很正向,福報會愈來愈多,繼續把好的想法傳遞出去,我希望,大家都能變成『好命人』。」

更多幸福熟齡文章
68歲喪妻後,看上52歲女老闆,卻因性生活不合分手!台灣男人超過7成「還想要」,那女人呢?
中年存股也不晚!懶人這樣存退休金:不靠年金福利、勞保勞退…65歲存到1000萬還能月領6萬養老金

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掌握更多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