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機無法趕回開會被開除! 「高牆與雞蛋」鴻海還要繼續打前離職主管官司嗎?

今周刊 更新於 04月20日05:04 • 發布於 04月20日02:32

林宏文

圖片 shutterstock 提供

日前鴻海與專業經理人進行訴訟案,前鴻海主管謝冠宏因秘書誤植請假日,導致已上飛機的他,無法回公司開會而遭開除。謝冠宏也因不滿提民事訴訟,法院判定屬違法解雇,判鴻海要提供謝冠宏150萬元資遣費及235張鴻海股票。

此外,謝冠宏又以鴻海拖到去年7月才交付股票,導致他受損提訴討股利,新北地院審理後判鴻海要給530萬餘元及32張股票,若不能給股票,應給261萬餘元現金。

對於此案,鴻海則對外表示,律師團隊仍在研究中,未來不排除繼續上訴,以爭取公司權益。

在這項訴訟案中,鴻海與謝冠宏之間到底發生什麼糾紛,或有什麼大家不知道的誤會,外界不容易一窺究竟,也很難置喙。只是,若從雙方釋放的訊息來看,祕書填錯資料在先,之後又因機艙門已關閉,導致謝冠宏無法回去上班,看起來被開除的理由確實牽強。

為鴻海賣命 本就應獲合理報酬

從對外形象來看,這個官司案對鴻海來說,當然也不會有什麼加分的效果。對於每一個幫企業做事的打工仔來說,尤其是像鴻海這種被形容為賣命的工作,本來就應獲得合理報酬,但允諾的報酬拖了好久沒有給,這是對專業經理人的不尊重。

更何況,對於已做到事業部總經理的謝冠宏來說,這種已有相當能力與歷練的高階主管,追求的更不會只是獎酬而已,高階主管對於認同感、成就感會更加重視,國外做過許多對高階主管為何會選擇離職的調查,佔最大比例的原因都是主管覺得已失去管理上的自主權(autonomy)。

扣分的宣傳 鴻海在堅持什麼?

當一位鴻海高階主管工作了十餘年,表現與績效也備受肯定,但最後卻在有點像電影情節的難堪情境下被革職,很容易讓外界對鴻海內部管理產生懷疑。更何況,類似的案例,謝冠宏也不是唯一一位,只是有些人選擇不與鴻海對簿公堂而已。

這個案例對於「製造的鴻海」要轉型至「科技的鴻海」,尤其是鴻海想要吸引更多優秀人才加入,也是一個很扣分的宣傳。鴻海想轉型,但被這個事件波及,許多努力會被抵消,未來鴻海對外界人才招手,就算說破嘴,做再多廣告,恐怕都不敵這個案例給大家造成的印象,大家只要想到謝冠宏是這種下場,大概所有人都會手腳冰冷、退避三舍了吧!

500多萬元及32張股票,對鴻海帝國來說可以說只是九牛一毛,看起來可以用一筆錢解決的事,不只沒有花錢解決,還考慮要繼續上訴。這種對外釋出的訊號,未來可能造成的影響與傷害,恐怕會比500多萬元及32張股票大很多倍。

台積電也告過前員工 爭的是「營業秘密」

離職主管與老東家對簿公堂,台灣已有不少案例,台積電與前研發主管梁孟松的官司,就是很好的參考。當年梁孟松離開台積電並投效三星,台積電與梁孟松的官司儘管打了4年才獲勝,但台積電先前承諾給梁孟松的股票與酬金,一塊錢都沒有少給,因為兩件事是一碼歸一碼,本來就要給的報酬,這是員工天生的權利,沒有扣留的理由。

而且,台積電與梁孟松打的官司,爭取的是營業祕密的大原則,而非那筆高階主管原本就應得的獎勵。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常說他很推崇張忠謀,顯然也可以取法台積電在梁孟松官司案中的作法。

觀察台灣電子業發展,我對許多企業家都抱著很大的敬意,其中,企業命運最波折的宏碁創辦人施振榮,我的尊敬非常高。施振榮從不諱言自家企業面對的難關,還有自己犯了什麼錯,但每次都站在第一線與主管員工溝通,彎腰是為了日後可以重新站起來,一造再造三造不斷地改變與重生。

電子業不斷在變,這是產業常態,宏碁集團如今開枝散葉,但施振榮也從未被造神,宏碁能夠不斷匯聚人才,旗下專業經理人可以心無旁騖、死心塌地幹下去,宏碁做到授權與尊重,絕對是關鍵因素。

選擇站在雞蛋這一邊

就像日本名作家村上春樹說的,在高牆與雞蛋之間,他會選擇站在雞蛋這一邊。鴻海是高牆,打工仔謝冠宏是雞蛋,在雙方這個爭議中,我選擇站在雞蛋這一邊。對於在職場尋找工作的打工仔來說,我相信應該大部分人也都會站在雞蛋這一邊。

如今,法院已判鴻海違法解雇,鴻海是否要繼續打這個官司,讓一件小官司不斷侵蝕拖累鴻海的企業形象,答案應該已經很清楚了。企業的恩恩怨怨當然難了,但小不忍則亂大謀,更應三思而後行!

更多今周刊文章
台灣人就愛這一味?除了元大S&P原油正2 ETF,這些能源基金一樣被買爆
海軍24確診全台足跡曝光 到過9縣市40多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