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進地獄之門

大媒體 更新於 02月26日09:57 • 發布於 02月25日23:07 • 大媒體新聞網
挺進地獄之門

【特約撰述/李飛彤】

聽到衣索比亞,多數人會聯想到什麼呢?貧窮、疾病、飢餓、戰亂…..甚或是病毒、恐怖份子……,就是比較少和旅遊聯想在一塊兒,確實是這樣,我自己也從來沒想過會踏上非洲,更別說是…衣索比亞!

造訪衣索比亞最原始的動機和目的,就是衝著Erta Ale(爾他阿雷火山)!

這座位於衣索比亞東北部阿法爾境內的一個盾形火山,是境內最活躍的火山之一,他有個挺酷的江湖稱號-“地獄之門”!之所以相中Erta Ale,主要是據說世界上少數可以站在火山口,近距離觀賞溶岩湖的火山,就是他囉!

▲火山口,紅茫茫的一片,令人口鼻心都窒息。(圖/李飛彤提供)

九月份的衣索比亞雨季才要進入尾聲,因此並不是旅者喜好的時節,筆者和旅伴兩人想著就趁人不多去吧!為了不浪費時間,行前聯繫了當地的嚮導公司,務必在我們下機後銜接上前往火山的行程,對方爽快答應,我們也慶幸能無縫接軌,但是惡夢才開始!

抵達Addis Ababa機場,接頭人不見蹤影,我們自行東摸西找的步行到另一個內陸機場,轉機到達Makele.出機場終於冒出ETT(Ethio Travel & Tours)的司機,將我們載往辦公室,介紹了一下我們的司機,直接換車上路,途中又暫停一處小鎮(其實觸目所及之處,都像小鎮),此時滿街的黑人,我們兩張東方面孔,應該說是兩張茫然帶著點警戒的面孔,吸引了不少當地路人,一顆顆黑白分明的眼珠盯著咱倆,當時心中的警鈴大作,有點擔心被抓去生食熟煮!

再度上車要出發,才知道我們有了另外六位旅友,形成了三台車的小小車隊,據說旺季時多數十幾台一起上路,這一路又開了六個多小時,沿途黃沙滾滾,熱氣沖天,當車隊轉入主要溶岩區時,嚮導還幽默地說,我們可以開始享受全身馬殺雞,原來有一大段路,即便四輪傳動吉普車,也不得不以極慢的速度,東搖西晃地顛簸行駛,完全不是按摩,根本是達摩易筋拆骨!

▲前往火山,沿途黑鴉鴉不規則卻層層堆疊的道路。(圖/李飛彤提供)

一個多小時後抵達火山腳下的基地,不到一個小時的休息加上用晚餐,嚮導就宣布準備開拔,徒步上火山,這一走就是三小時,中間僅短暫休息了三次。沿途漆黑,地形怪異,不時出現尖銳的石塊,高低起伏的土丘,終於在一陣帶著極嗆鼻的硫磺劇風吹來後,才讓我們意識到,火山口抵達了!

這時大夥兒急著戴上口罩,緩步靠近所謂的地獄之門,耳邊不時傳來如怪獸低吼般的岩漿滾動聲,眼前紅茫茫一片,濃厚的煙霧,被滾燙熔岩映照成一幅紅幕,卻啥也瞧不見!

此時,嚮導告知,由於不久前地殼有變動,岩漿的流動受影響,所以熔岩湖的水位降低不少;這噩耗真是令人想將嚮導推進火山口!所有人當時的失望與沮喪可想而知,費盡千辛萬苦才爬上來呀!儘管如此,大夥兒仍在火山口徘徊留連,不時苦中作樂的拍照留念!

▲火山周邊的野地,石塊堆砌出一格格的”床位”。(圖/李飛彤提供)

當晚,無法在摸黑下山,一行人全數睡在火山口周邊的野地,嚮導在每一格石塊堆疊好的”床位”放下各人的床墊,然後就請自便吧!

半夜下起了雨,睡在身旁一對阿爾及利亞的情侶,轉了兩個身,繼續睡,我和旅伴想想也無處避雨,也無人理你,就睡吧!

翌日清晨,嚮導循原路帶著大家下山,隨著天光漸亮,這才看清了昨晚摸黑三小時上山的路長啥樣?原來盡是又硬又脆的熔岩地形,真是挺佩服自己,更佩服嚮導足下僅僅一雙塑膠拖鞋,這才真的叫做”在地仔”!

回到基地,簡單用早餐,又要準備踏上我認為是達摩易筋拆骨之路,往下一個據說整體地貌完全不像地球的地點-Danakil Depression  (本文作者為ACMC國際註冊教練)

▲.從火山口下山,遠望看似平緩,卻真是坎坷。(圖/李飛彤提供)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