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個替死鬼 霸凌者的告解:我也怕下個被霸凌的是自己

親子天下 更新於 2019年12月11日07:32 • 發布於 2019年12月11日07:31 • 游昊耘
抓個替死鬼 霸凌者的告解:我也怕下個被霸凌的是自己
抓個替死鬼 霸凌者的告解:我也怕下個被霸凌的是自己

升上小三,人緣很好的小雅很早便建立了自己的交友圈,也認識新朋友小可。但過沒多久,小雅開始覺得小可總是一次次使喚她做事、莫名其妙兇小雅⋯⋯

班級人氣王,成為排擠他人的霸凌者

「我們應該要給她一點教訓吧?」老師、家長沒注意到的關係霸凌,從小雅說出這句話開始,蔓延至整個班級。小雅是班上人氣王,當她刻意在班上孤立小可,沒人敢伸出援手。

小可被迫過著獨來獨往的校園生活。沒人願意跟小可同組;每當小雅接過小可發的考卷,小雅總毫不避諱地將「被弄髒」的雙手往衣服擦;小雅甚至找了幾個好友,趁小可還沒到校前,倒一灘水在對方桌上,直到小可到校,一群人在旁裝傻嘲笑……

同一時間,國中校園裡也有一名女孩小桃,被全班孤立。過去,她曾有幾位一起玩、一起唸書的朋友,日子久了,朋友將成績中等的小桃歸類成「不愛唸書」的人後,這些孩子單純卻傷人地以為學業會被拖累,過沒多久,她也成了班裡沈默的隱形人。

中小學是孩子的第二個家,當霸凌在班級內發生,被霸凌者想逃也逃不了。像小可、小桃這樣的被霸凌者,他們不懂自己做錯了什麼?他們絕望的是,即使說了不要,言語霸凌就會結束嗎?他們渴望知道的是,究竟有誰敢站出來支持我?

兩敗俱傷的霸凌者與被霸凌者

然而,受傷的不只是被霸凌者,被外界視為「可惡的」、「過份的」、「強勢的」霸凌者,內心其實也有看不見的痛,無法將霸凌視為事過境遷的回憶。「很難原諒當初的自己,就算道歉了,還是很慚愧自己曾傷害過人,」過了十餘年,小雅從名校畢業、任職知名媒體,看似一帆風順的人生,每每只要看見霸凌新聞,罪惡感就如影隨形。

國外研究及媒體報導都曾指出,參與過霸凌事件的孩子,無論欺負或被欺負,都很難拋開霸凌的記憶。霸凌者帶著說不出口的懊悔,猶豫是否該向被害者道歉,也有直到現在仍無法面對過去傷害過他人的霸凌者。他們不知如何處理情緒,情緒起伏極大、社交上也更容易出問題;被霸凌者若沒有經過適當輔導或陪伴,則更容易沒自信、陷入長期憂鬱,甚至傷害自己。

坦言曾霸凌過他人的小雅,向《親子天下》剖析當初的自己,希望讓更多人了解,究竟霸凌者想從傷害他人得到什麼?

「小時候看太多電視劇,受媒體影響很深,」年幼的小雅是電視兒童,無論八點檔、電影或動畫卡通裡,電視劇裡的好壞兩派總是對立,好人會用各種方式,擊敗那些做壞事的人。

年幼的小雅決定用言語煽動、行動號召幾位曾是小可共同好友的女孩,一起打擊欺負自己的壞人。不幸的是,當時的班級氛圍讓小雅感受到大家的支持,甚至得到仰慕的眼光與強烈歸屬感。小雅說:

愈來愈覺得自己在做對的事情,建立一個無論做什麼,別人都會挺你的王國。

但當時的小雅沒有注意到,王國外的敵人不是千軍萬馬,而是手無寸鐵的女孩。

前霸凌者的懊悔:能更早知道如何面對情緒就好了

將小可視為霸凌對象,小雅雖然得到其他霸凌者的認同,怕被排擠的恐懼卻也如影隨形。除了受電視劇影響,小雅也承認,自己看著好友誹謗小可時,她也愈來愈害怕,哪天如果被這些人看不順眼,下一個被孤立的人是不是自己?小雅思索許久後說:「最深的恐懼是不想變得孤身一人,所以要快點抓到『替死鬼』。」

恐懼一再加深,霸凌不曾停歇。但討厭小可的情緒,卻不曾因欺負她而緩解。「倒水在她桌上,只得到一時快樂,我還是不喜歡她。」小雅直言。

從小到大,沒人告訴小雅如何正確抒發情緒。她知道自己不喜歡小可,但不知如何處理這份情緒,最後便以錯誤的方法傳達給對方。

年幼的小雅曾向家人尋求抒發討厭的方法,但最常得到的回應是「不要理她就好了」。沒人引導的孩子無法理解,要如何同理一個一直使喚、催促、兇她的人。「很難不理她,和由她而生的情緒,」小雅說。

你可以不喜歡他,但不能傷害對方

維持一年多的不對等關係,在老師的覺察與後續引導之下,迎來轉機。某次小可發考卷,小雅又將手往衣服用力擦拭時,恰好被班導師撞見。原先小雅以為要被臭罵一頓,卻只得到老師的一句:「為什麼要用手擦衣服呢?你的手弄髒了嗎?」

放學後,老師把小雅找來聊天,她不提及小可、不劈頭就罵,花了數十分鐘了解小雅的情緒,嘗試同理霸凌行為。也許,她僅是想婉轉提醒老師都看在眼裡,但小雅卻十分感謝當初老師的引導與傾聽。

這是第一次有人坐下來,傾聽小雅的感受,引導她了解自己的情緒,並告訴她:「你可以不喜歡一個人,但不能因此傷害對方。」

對年僅10歲的孩子來說,老師說的任何話,都會直接影響孩子的行為。小雅從那天起,或許出於慚愧,也可能只是怕被老師處罰,但從那天起,小雅便不再欺負小可。其他霸凌者看見主要霸凌者退卻,也不再疏遠小可,王國終於瓦解。兩人的關係也從不平等,回到疏離陌生,直到小雅向小可道歉,雙方才踏上和解的起點。

同一時空下,另一位被霸凌者小桃,雖然沒有老師引導,也在高中好友的傾聽與陪伴中,療癒國中傷痕。「前陣子她傳了好長一段訊息想道歉、和好,但我只做得到已讀不回。」小桃緩緩說著。

儘管不是每段受過傷的關係,都能迎來和解,但正如小雅在訪談最後所說:「說再多道歉,都是在找藉口原諒自己。要永遠記得你曾經傷害過人,努力當善良的人。」

加入親子天下LINE好友,睡前看好文

延伸閱讀:

網路社群時代,如何教孩子「登出」負面情緒

每一個孩子,都可能突然成為被霸凌的黑羊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