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的不是肌情 是熱情 –吳怡農

蘋果新聞網 發布於 2019年12月14日23:48

【蘋果日報林麒瑋、吳紹瑜/台北報導】美國耶魯大學經濟系畢業,在外商金融圈奮鬥10年,因為心繫台灣,吳怡農32歲時放棄美國籍回台進入陸軍特戰部隊服役。退伍後曾自創媒體,也進入政府單位工作,專長國防研究。看到台灣面對中國霸凌,大家關心的是經濟是否復甦、是否成長,但他認為這前提是要有安全的國家,主動爭取在民進黨艱困選區參選立委,「面對台灣國際情勢、政治對立現狀」,新一代政治人物,無法逃避。

圖說:吳怡農高學歷、高顏值,是這次立委選戰中的亮眼明星。周永受攝

「打壓不會贏得人心,要有國才會有家」,吳怡農眼神堅定地說。香港反送中抗爭持續進行中,看著這個他曾經工作、生活10年的地方,吳怡農感慨說:「香港可說是我第二個家,如今港人受到威權的迫害,身為台灣人必須要警惕,保護主權的決心絕不可滅。」

香港區議會日前選舉民主派的大勝,看得出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吳怡農說,過去大家都認為香港人對政治毫不在乎,只想著賺錢,但香港成為亞洲金融中心後,港人其實心中的基本價值是不會放棄,自由就是其中之一。

■父母價值觀影響深遠

「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的大勝,讓過去立場較親中的建制派大輸,這很明顯的就是在提醒各界,香港人也是有底線的。打壓不會贏得人心,中國政府聲稱的一國兩制是不可行的。」吳怡農認為,台灣到現在都還有對中國政府、政權抱有想像的人,但檯面上政治人物針對保護台灣的決心是必須要堅定清楚,不可有模糊空間。

中國強力打壓香港,吳怡農認為,台灣要把握守護主權的機會,中國的打壓、各種手段只會越來越強硬,接下來一定會與台灣有更多的摩擦與衝突,「而當

香港越來越不像亞洲國際金融中心的時候,那台灣是否有可能成為這樣的角色,政府應該要思考台灣是否有機會。」敏銳的財經思維,堅定的主權思想,吳怡農充分展現過去在外資金融圈的深厚功力,以及返台後任職國安會等職務的歷練。但帥氣外型一直被外界關注,家世背景則成了藍營攻擊的目標,說他是政二代。吳怡農說,他的父母都不是政治人物,父親(吳乃德)是中研院社會學研究學者,從美國回來後去年已經退休,母親(林惠英)曾任廣告業,是一般上班族。

吳怡農接著說,父母對他影響很大,父親的價值觀就是為人「正直」,父親年輕時曾投入黨外運動,當時看到不認同的事情會發表自己的評論和看法,也因此導致與朋友關係受到影響,「學者就是如此,就事論事」。母親常說:「今天可以做的事不要留到明天,明天的事可以今天做。」也對他有極深的影響。被貼上政二代標籤,吳怡農認為這種作法就是要試圖否定立場的手段,面對立委選戰,他希望靠的是理念、價值觀,不是比誰會貼標籤。

從素人變成立委候選人,吳怡農也遇到了瓶頸。許多媒體專訪、節目都做成綜藝性、娛樂性,要他現場伏地挺身、拉單槓、唱歌等,這都不是他原本願意的事。但後來想想,為讓選民認識他,不得不調整心態,若可以花5分鐘跟100萬人討論政策,這也是一件好事。

■若選上想「馬上工作」

站街頭揮手、進市場拜票,吳農怡把握每一次跟選民互動的機會、傾聽選民心聲。他常常看到握著選民的手,對方講一講就眼眶濕了,「也許過去對民進黨可能失望過,但起碼他們願意講,代表還沒有絕望。」除了跑選區拜票,吳怡農每天做的就是制定政見,希望透過政見取得認同,期待不久的未來,討論政治不會以黨籍作為前提;希望未來政治選舉都能回到政策、政見的主軸,不是黨籍、本省外省、中文或台語的分別。

做每件事都全力以赴,吳怡農說,自己最大挑戰就是時間不夠,他今年9月確定獲民進黨提名,距離明年1月投票日,他1天當10天用也不夠。但他最大的優勢就是「立場一致」,保護中華民國、保護國家主權,一直以來都如此,國家利益顧不好其他都是空談。

吳怡農說:「有國才有家,有國防才有和平。」他會致力推動國家安全,這也是他過去在中央政府所做的事;經濟、教育、幼兒、居住、人才等政見,這些都是要建立在國家安全基礎之上。若選上立委,吳怡農說最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趕快工作,立委只有4年時間真的不夠,要做的事情太多;像國安問題、吸引經濟、國防人才法規鬆綁、教育制度的改革等等,都要馬上去做。

投入選戰後最大的改變是什麼?吳怡農笑著說,應該就是瘦了5、6公斤,為了跑行程無法好好吃飯、沒時間運動,家人也說對他瘦了感到不捨。但吳怡農說,這一路走來他時常提醒自己「莫忘初衷」,要明白自己為什麼投入政治的目標。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