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害怕的是「美的信念」被否定,好像它根本不值得成為一個人的信念

三采文化 更新於 2019年12月06日01:20 • 發布於 2019年12月08日10:00

 

什麼是生活的意義與熱情?什麼是生命?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件事,是讓我一點都不想跟它分開,可以一直做一直做都還是那麼熱愛,沒有一刻感到膩;在這個世界上有一件事,是我每次一想到它,都會有種充滿動力的感覺,那是打從心裡覺得「啊!這就是我生下來要做的事。」

如果,找到這樣一件事,就等同找到生命的意義與熱情來源的話,對我來說,我老早就找到了,那就是「美」。

得知要化療,衝擊我的並不只是必須得忍受頭髮掉光變醜而已,雖然我也是千萬個不願意。對我真正的打擊是,我一直以來信仰的「美」,我為它感到自信、為它而活、為它努力、為它願意鞭策自己能有更上一層的動力……。我對「美」的追求與愛,一直把它放在生命中很重要的位置。但是此時此刻,那麼重要的位置得拱手讓人了?在乳癌第三期面前,「美」,這件我幾乎視為生命意義的事,怎會一瞬間變得好像算不什麼了?未來主導我生命的,將會是這個惡性腫瘤,而不再是我熱愛的「美」。但對於這樣的事,我卻一點都不能反抗?

 

因為可能會有人來告訴你,先求活下來,以後才有可能繼續做自己熱愛的事;可能會有人來告訴你,就算外表會經歷短暫的改變,但是你還那麼年輕,一定有機會可以恢復成先前的狀態。

在這樣的假想下,我最深刻的恐懼開始浮現。最深最深的恐懼,是我都已經鼓起勇氣,一再對人解釋或證明,「美」是跟我的命一樣重要的事,但別人聽了之後,卻可能還要來說這樣不對?

這是我最害怕的事,對美的信念被否定,好像它根本不值得成為一個人的信念一樣。

得知要化療的那晚,我一點都睡不安穩,整夜地哭,甚至還想過如果真的不想化療,要不要乾脆現在就逃出醫院好了。我不要化療、不想化療、更不想變醜,想到那乾枯的皮膚、最終都會掉光的頭髮眉毛,那我還是死一死好了,這樣起碼我死掉的時候還能守住自己對美的信仰。

我的念頭一直煞不住車地往壞處去。事後回想,讓我冷靜下來願意面對事實的,是我對家人的不捨。我如果真的任性不接受治療,我的家人、我的父母跟弟弟,還有最親愛的H,就要承受失去我的痛苦。比起自己堅守像生命一樣的熱愛,難道我就真寧願這樣的事情發生嗎?

 

崔咪

從小就夢想當服裝設計師或彩妝師,大學時曾獲服裝設計獎第一名,畢業後前往倫敦進修。回國後,和另一半Hommy共同經營服裝品牌「BACK TO BRITISH」,以及個人同名彩妝品牌「TRAMY」。
因熱愛分享而經營BLOG、FB、IG、YouTube等多元平台,內容包括彩妝、保養、穿搭、髮型、瘦身等。
2017年發現自己罹癌,儘管備受打擊,愛美的意志讓她勇敢面對疾病的挑戰。

 

 

延伸閱讀: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不知道為什麼要活著的人生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