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覺失調症纏身20多年,幻聽彷若「天聽」要她遵守指令

健康遠見 更新於 2019年10月14日10:49 • 發布於 2019年10月14日10:49 • 閱讀,對身體好!

病史: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症),生病27年

發病時期:17歲,高中

目前狀況:堅毅努力,穩定人生中

小C酷酷的,說起話來咬字很清楚,話很少,可是非常溫柔。她總是用心聆聽每個人說話,給出深刻的見解。很難想像,這樣一位聰慧女子,已經與她的精神病症相伴27年了。說起自己的求學史,是一條坎坷的路。

最早是在國三那年,16歲的時候,升學考沒有考好,進了國四班,準備重考高中。課業壓力龐大,總聽見有別人的耳語在自己周圍窸窸窣窣。這樣的症狀持續到國四考完,進到高中,都沒有就醫。

只是覺得耳畔聲音如影隨形,周圍的人似乎都在說著她的不是,以為是正常的情境。在幻聽折磨下、精神也受到影響,課業壓力更感沉重,考大學失利,再次面臨重考命運,經過一年的重考班補習生涯,考進三專。

幻聽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嚴重了,如今症狀變成一道道命令。她彷若聽到「天聽」,有無形中的上層指示著她要遵守指令。

比方去西門町,她便會跟著指令到西門町亂逛。指令五花八門,她疲於遵守,一般人很難理解的是,常人如果聽到奇怪的聲音應該就會察覺不對勁了,然而當時的她卻從不質疑聽到的聲音,沒有質問為什麼要這樣做。

小C回想起來,說著:「這樣的情況其實在病友間常常聽到,有幻聽症狀的病友們也跟她一樣,其實不會懷疑這個聲音,就會跟著指示一直下去,全然沒有質疑這個聲音是不是合理的存在。」

❝幻聽的症狀之難,就在於病人很難意識到自己已經罹病,如果無從發覺是幻聽在作祟,病情就會繼續惡化下去。❞

小C的病症一直持續到大學,她與世界的隔閡越來越大,父母開始察覺不對勁,便帶她去就醫,走進醫院正規治療,開始了漫長的醫療歷程。

醫生診斷是「慢性精神分裂症」。如今精神分裂症因為被過度汙名化、給人不正確的可怕症狀想像,已正名為「思覺失調症」。

小C升專四那年,因病而不得不中斷學業,辦理休學。之後適逢學校由專校升格為大學,沒有學弟妹可共修,無法復學的情況下,她不得不辦理退學。

退學後,她一邊就醫服藥,一邊持續工作之路。陸續做過幾份工作,最長的一份工作是在一間知名大書店做計時人員,一做6年。職場上,她沒有吐露自己需要吃藥的精神病史,亦無人察覺異樣。生活一天天穩當地過下去。然而對於精神病友而言,每一步路都要很小心,稍一不慎,風雨隨時會再襲,而這一次的災難來得又急又兇,使她再次捲入命運的漩渦中。

不只幻聽,還出現幻覺

小C再次發病,過程慘不忍睹。原先只是幻聽症狀,到了第二次發病,眼前居然出現阿修羅地獄的幻覺,且不管白天或夜晚還會一個人到外頭晃蕩。
小C的病症愈來愈難控制,缺乏病識感更是延誤病情。幻覺使她夜裡也掩著棉被,驚懼到睡不著。她的異象世界完全悖離現實世界,然而她也無從察覺這些存在不合理。

有天夜裡,她再次感到月亮裡又出現父親斥責她的臉,她跑出家門在大街上閒晃,實在累到要昏厥,恍惚間對著一位路人女士喃喃自語著自己的痛苦,意識模糊之際,彷彿聽到女士告訴她,可以到醫院去找人幫忙。

她在深夜來到醫院,有經驗的志工為她安排可以躺下來休息的病床。等她再次醒來,身上已經吊著點滴,父親也趕來醫院。這次小C住進醫院精神科病房,開始了她漫長醫療史的第二段治療人生。

病情控制後,她先到「孫媽媽工作室」康復之家進行精神復健,與20、30位精神病友一起做著體操、工作,和病友們白天一同生活,晚上再回家。

「孫媽媽工作室」有3位輔導員,在輔導員與專業人員的審慎評估下,小C獲得了更進一步的認可,她被轉介到美川這裡來開始進行勞動合作社的工作事務又過了1、2年,在美川介紹下,小C到主婦聯盟三重北社總倉進行蔬果批發的各式協助工作,正式成為主婦聯盟的計時人員。

疾病無法根治,只能學著與內心的野獸共處

這一待,4、5年又過去了。如今的她與小瑩是職場上的最佳同事,兩人同進同出做著規律的事務。她們將作息固定在每晚9點半睡覺、早上5點半起床,在規律的作息中,降伏內心的野獸。

病魔漸漸在小C身上成為一頭乖巧的綿羊。小C回想起病情嚴重的時候,她最怕的就是見到清晨的太陽,當太陽升起她便想著又一天了,日子還是得活下去,但是活下去要做什麼呢? 而如今生命對她不再是無望的明日。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呢? 她沉思半晌後說著:「我希望能衣食無憂、好好靠自己過下去,然後到彼岸。」

幻聽已經解除了嗎? 一點也不。異象已然退去,幻聽卻從未消逝,在日常生活中,幻聽已經成為她呼吸的一部分,她學習與幻聽共處。

虔誠佛教徒的她,將一切命運視為因緣,也將她的幻聽視為因緣。她相信她聽到的聲音是真實存在的能量界靈體,但她可以訓練自己不被影響。儘管吃了藥,幻聽仍持續存在著,聲音也一樣清楚,但是她已經可以清楚地分辨現實聲音與幻聽聲音,吃藥幫助她專注當下。她並且透過規律的作息、維持固定生活步調的習慣,包括幾點喝咖啡、幾點散步,將自己內心透過這些如同「戒律」般的修持,安穩下來。

她和小瑩一樣,從美川(編按:指引病友的提燈人)這裡「結訓」之後,仍然固定回到美川這報到,在美川身邊,她有說不出的安心。

小C說著,美川的身上彷彿永遠都充滿能量,可以將能量傳達給病友。在小C對美川的感謝中,她提到了當時到勞動合作社工作的情景,那是她第一天見到美川,美川教她做肥皂,美川一步一步教著,她一步一步做著,就在那時她有一種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陪伴。

在美川身邊,寡言的小C就感到被保護著。而我想到了美川工作日誌裡寫下的話:「在我的信念中我相信,如果我認為對的,我要持之以恆一直堅持下去,最後上帝會給我回應,讓我體會上帝的教導。」

美川與小C,一位是虔誠的基督徒,一位是虔誠的佛教徒,因為愛與信念,她們走上了彼此守護的道路。

小C的翁老師陪伴她迎向人生中的勝利時刻;而美川的小C,用她工作的排休時刻回報美川對她的恩情。

我彷彿看見維持在她們彼此之間那條無形的線,堅韌、發亮,那是回到一切宗教最根源的初衷,最純淨的愛與關懷。

(原文刊載於余欣蓓《大霧中人:思覺失調工作錄》/健行出版)

成為健康遠見Line好友,讓健康更貼近你的生活!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