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媒體:中國出資的教席要不得

德國之聲 更新於 02月28日15:13 • 發布於 02月28日15:13 • 葉宣(摘編)
在柏林牆倒塌前,自由大學是自由的象征

(德國之聲中文網)柏林自由大學東亞系增設了一個由中國官方出資的教席,引來疑慮和批評。今年1月下旬,自由大學部分校友公開致信校方、柏林市和聯邦教育部,呼籲對這一事件進行調研,並立即終止這種合作關系。《世界報》刊文指出,柏林市政府科學部在審核了有關協議後認為,自由大學與中方簽訂的協議"亟需重新審議和修正"。

文章指出,與自由大學簽約的是中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漢辦),在德國政府看來,漢辦是隸屬於中共宣傳部門的機構。柏林市現在也指出,自由大學在與漢辦的協議中承諾,遵守中國的法律(包括接受由中方仲裁解決爭議),而專家認為這可能導致大學的自我審查。

文章說:"與中方協議例還有其它地方引起爭議。比如約定進行年度評估。自由大學同意中方伙伴將資助額度與評估結果掛鉤。這可能造成的結果是,受聘教授的批評性言論可能導致校方承受顯著的財政損失。……

"此外自由大學還同意,如果這所德國大學違反中國法律,隸屬中共的漢辦有權要求實施'更正措施'。如果德方不滿足有關要求,北京不但可以停止資助,還可以把已經支付的款項索要回來。而自由大學則無法如此靈活地終止合同。"

自由大學方面表示,並不覺得這份協議有什麼不妥,學校的學術和言論自由也不會因此受到影響。但該校東亞系畢業生、公開信的發起人之一穆達偉(David Missal)對《世界報》表示:"柏林市政府的決定是早該走出的一步,方向是正確的。

公開信發起人之一穆達偉: 不應該辜負自由兩個字

"但他認為市政府的步子邁得還不夠大。'柏林自由大學不應該辜負自由兩個字',穆達偉說,'拿漢辦的錢,就會讓自己依賴於中共'。他指出,今天在世界各地的中國研究學者中,自我審查已經十分普遍。如果讓一個專制政權出資建立一個學科,會造成太大的風險。因此自由大學應該做出唯一正確的選擇--結束合約。"

新絲路不是單行線

《時代》周報發表的綠黨聯邦議會黨團科研和高校政策發言人格林(Kai Gehring)的一篇文章指出,德國在與中國的學術交流中,需要更嚴格的標准:

"習慣了獨立於國家的德國科研機構,在中國遇上的卻是一個嚴格受到上面管控的科研體系。大多數情況下德國方面對此是清楚的。它們缺少的是聯邦政府的支持,支持它們在學術合作中提出自己的底線。德國應該以中國對自由權利的諸多限制為理由,更堅定地捍衛我們的基本價值。"

作者認為,要想達到這一目標,需要做三方面的工作:首先,擴大德國熟悉中國的人才隊伍,即有更多了解中國語言、文化和政治環境的人,比如通過增加獎學金鼓勵更多人學習、研究中國。

"第二,德國缺少一個系統性收集、評估德中科學合作中出現的問題--如審查、剽竊、國家干預等、向科研人員提供有關信息的機構。這樣一個職能機構還應該在學科風險和法律方面,給有意同中國伙伴簽訂合作協議的德國高校提供咨詢。……

"第三,如果中國機構試圖對此間學術機構施加不當影響,應受到嚴厲譴責。已經與中方伙伴簽署了允許中方施加干預的協議,應予重新審視。"

作者最後寫道:"我們需要一個全面的中國戰略。這個與科學界、經濟界和公民社會共同制定的戰略,應作為今後同中國進行批評性暨建設性交流的指導方針。絲綢之路不能是一條單行線。"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