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子蘭州牛肉拉麵一心入魂 飄濃郁台灣味19年

蘋果日報 發布於 2019年11月11日02:14
圖說:蘭州拉麵是需要手勁把麵團的筋性拉出來,李秀國(左)和妻子朱海燕做麵的過程用得都是真功夫。黃天佑攝

圖說:店內招牌的牛小排麵除了中藥香氣的獨家大骨湯頭,更不惜成本用上等澳洲牛。周頌德攝

圖說:嚼勁十足的手工拉麵,加上大塊狀的腱子心牛肉,一碗130元的牛肉麵曾讓許多初到訪的客人一吃就驚豔。周頌德攝 

【蘋果日報陳揚盛╱台北報導】最能代表台北的特色美食,非牛肉麵莫屬,但掛上蘭州拉麵招牌的卻寥寥可數。60歲的「小李子」李秀國,23年前生意失敗負債8百萬元,到中國返鄉探親時,因緣巧合遇到結髮一世的妻子,兩人一起帶回蘭州拉麵的精髓,在台灣展開新一段的人生篇章,從此一心入魂只做好這一碗牛肉麵,為的就是端上桌讓客人吃完能油然而生滿滿幸福感。

提到店名由來,李秀國說「決定開店時,我問好朋友要取什麼店名,有人說李老頭李師父,我靈機一動心想最簡單,就小李子就好了嘛」,李秀國豪氣自信的說明,因為古時候皇上要吃一碗麵,就喊一聲小李子,喳一聲這一碗麵就奉上了,「客人就像皇上皇后,只要上門我就能呈現美味的麵」。

曾多次獲得台北市牛肉麵節認證的小李子蘭州牛肉拉麵,既不是紅燒牛肉麵,也不是清燉牛肉麵,可以說是極具特色的功夫麵,龍骨熬煮下的湯頭中藥味偏重,肉麵之間點綴的白蘿蔔,甜度烘托出湯頭既鮮甜又濃郁。

一碗130元的牛肉拉麵,用腱子心部位切成大塊狀,還有不計成本的牛小排麵,澳洲牛小排肉一夾起來馬上骨肉分離,juicy爆漿的美妙滋味更讓饕客回味再三,加上彈牙的手工拉麵,讓美食家費奇也折服。從事壽險業務的熟客黃耀宗,17年前帶老婆上門吃完湧現滿滿幸福感後,一路吃到現在。

「小李子」李秀國是台灣出生的台灣囝仔,爸爸當初來台退伍後開江浙菜餐廳,李秀國從小半工半讀跟著做,但有天爸爸突然得了氣喘,去診所打個針前後沒幾分鐘就過世了。33歲的李秀國後來跟朋友開餐廳,不到半年虧錢收店,他回憶「那時候負債大概八百萬,一貧如洗只好去開計程車」。

人生低潮時,李秀國想起父親在故鄉浙江舟山有個弟弟,臨終前要他返鄉找人,於是在兩岸開放探親的第二年(民國77年),李秀國找到了叔公,之後經由介紹認識了在中國電信上班的朱海燕,比李秀國小10歲的朱海燕說「第一次見面沒什麼感覺」,但李秀國開玩笑回嘴「說沒什麼感覺那是騙人的啦,那時候比較好騙啦」,兩人認識一年後又再見面就決定結婚。

兩人很談得來,在當年一棟房子只要十多萬人民幣的年代,朱海燕為了和李秀國熱線,花了80萬人民幣的電話費。「覺得他有那個肩膀讓我靠啦,我冒著險把工作辭掉,放棄了再工作不到一年就有的退休金,不顧爸媽反對,決定嫁來台灣。」

喜歡吃麵的李秀國,在浙江當地小麵館第一次吃到蘭州拉麵,覺得現拉麵條有勁道,開口跟老婆說想學蘭州拉麵,回台灣開店,老婆透過在蘭州的舅舅介紹,兩個人就真的一起到起源地蘭州,向一天賣3千碗的蔣師傅拜師學麵,「那時候是12月,地上全結冰超冷」,生長在南方的兩人每天清晨4點硬著頭皮起床學起揉麵。

「揉、捶、捏、塑和搖擺、甩麵的手法是學會了,但是完全不告訴你麵團配方成分」,兩人當時天真地認為這很簡單,一回到台灣才發現麵團完全拉不起來,因為氣候完全不一樣,麵粉、材料也都要跟著調整,全部得重新再來。李秀國忙於工作,前期研發作業全落在老婆朱海燕身上,她每天鑽研開發成功後沉澱了一年,兩人才下定決心開店。

金華街草創開店 打出美味名聲

一開始店開在台北市永康商圈的金華街,違章建築內只有3張桌子,外面下大雨裡面就跟著下小雨,很多客人當時說可能兩個月店就會收起來,但到第三個月開始有排隊人潮,第四個月雖然一樣常常下雨,但客人撐傘繼續排隊,之後店址換到杭州南路,因房東漲房租後,再搬到和平東路118巷的第三家店,但生意變差一度撐不下去。

2005年開始舉辦的台北牛肉麵節,第二年擴大舉辦,小李子入選人氣代表店,生意開始變好,每晚不到7點就賣光,一樣又是因為房東漲租,當年就搬到現址,這次一晃眼就是13個年頭過去。

「蘭州拉麵的特色口訣就是一清二白三黃四紅,一清就是中藥湯頭清,二白就是裡面有白蘿蔔塊,三黃就是麵條黃,四紅就是辣油紅」,正宗蘭州拉麵湯頭上面有一層花椒的辣油,口感比較麻,這個獨有特色一開始吸引了不少嘗鮮饕客。

但因湯頭獨家配方的中藥材無法在台灣買到,剛開店前10年夫妻倆都得定期到中國扛中藥材回台,「成本太大了,當時機票比中藥還貴」,好不容易買斷配方,還得到迪化街買齊近30種藥材,去掉多餘的香料部分,才研究出屬於小李子自己的湯頭。

也為了讓蘭州拉麵更有台灣人愛吃的風味,小李子用台灣的新鮮辣椒取代花椒調整辣油,加上美食評論家費奇建議加豆瓣醬拌炒牛肉,讓整碗麵的湯頭味道在清鮮之餘又多了濃郁,兩相交融變得非常有層次,接近琥珀色的湯頭,成為別家牛肉麵無法比擬的一大特色。

2006年擔任台北市牛肉麵節評審的美食評論家費奇,也是小李子的貴人之一,13年來一直不間斷的推薦小李子,還曾協助改良湯頭,「當時就對它的牛肉麵印象特別深刻,蘭州拉麵的麵條粗細不一,能吃到本身的原味和筋性」。

這三年多來台灣經濟景氣蕭條,開店在台大後門巷子內的小李子也連帶生意不佳,「十多年來只漲10元,不敢漲」,朱海燕說,但中藥材也漲、房租也漲、牛肉一箱從4千漲到8千元,成本就漲了一倍,現在一碗麵根本賺不到10元。

每天工作12小時 堅持端出好麵

「有客人進來說,哇!這家麵怎麼那麼貴!」聽在兩人耳裡,卻是痛在心裡,「已經滴血在賣麵了,心情很難平衡,熱情和意志力全被磨滅掉。」但李秀國常對自己說,忙沒有關係、累也沒有關係,生意收入可以勉強打平的話,這一碗麵還是值得。他也老實講,過去3年生意慘澹,有點想打退堂鼓了,「很多熟客一聽到就拜託我們不要收店,你漲多少都可以,再怎麼樣也要撐下去」。

「如果沒有她的這個堅持啊,這間店可能開不到兩年」,望著老婆忙進忙出的身影,李秀國心裡滿是感激與愧疚,兩人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講到這碗麵的故事,眼淚真的會掉下來,因為它犧牲得太大。」朱海燕犧牲了一筆不小的退休金,不顧爸媽反對,把一生全部奉獻給李秀國,甚至連父母過世都沒能回去,而李秀國幾乎後半輩子都奉獻給小李子這間店;兩人目前只希望能讓這一碗麵的味道延續下去,被更多人記住。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