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網路閨蜜 Skimmy :當你不夠認識自己,在愛裡會傷人傷己

女人迷Womany 更新於 2019年09月18日02:38 • 發布於 2019年09月16日12:00 • 海苔熊

圖片|作者提供

本來我已經到了一個大叔的年紀了,對於戀愛這種事情,好像已經失去了一些年輕的時候那種追求的熱情。不過由於好友李介文跟許皓宜兩位心理師都強力推薦,再加上編輯的牽線,終於有機會和新生代的戀愛教主 Skimmy 碰面!(不好意思啊,開頭有點長,沒辦法我是個囉嗦的大叔,請大家稍微忍耐一下⋯⋯)

這個在網路上迅速竄紅、教人如何戀愛的女孩,自己的戀愛過程又是怎麼樣的呢?我們來一探究竟吧!

我在尋找父親的拼圖

在開始前,我稍微提要一下一些「先備知識」根據客體關係與依戀理論,與家人的關係這樣會影響到你往後的戀愛關係。根據我所學過的一些理論,一般來說我們在感情裡面「複製家人的影子」,大概可以分成下面三種(以女性為例):

  • 終其一生都在找像父親的人,然後透過找到跟父親很像的人,來填補內心,始終沒有被父親好好愛過的傷痕。例如說,父親如果很兇、做事一板一眼,事業有成,那麼女孩長大之後可能會去找一個霸道總裁,希望從這個人身上獲得當年無法從父親身上獲得的愛。

  • 終其一生都抗拒像父親一樣的人,告訴自己打死都不要和爸爸那種人在一起,所以會去找個性和父親相反的人。例如說,倘若父親比較支配、嚴格,她長大之後可能會去尋找一個比較隨性、自由、而且也給她很多自由的人。跟這樣的人在一起,她終於可以活出小時候那個「想要自由但是卻被限制住」的自己。

  • 刻意去找和父親一樣的人,並且想要扭轉或改變這個人。這個和第一點有些不同,當事人去找個父親一樣的人並不是為了獲得愛,而是為了「改變過去」。比方說從前父親總是忽視自己、總是要自己不要哭、不要有情緒,那麼她就會去找一個和父親一樣「不允許情緒出現」的人,然後透過各種努力、挑戰、想辦法把眼前這個男人,「改成」溫柔、可以接受情緒、比較軟化的人。在過程當中,她可能會成功幾次、可能會以為她真的可以改變這個人,但也可能後來發現自己還是失敗了。不過不論成功與否,她都忘了一件事情——再怎麼改變眼前這個男人,也改變不了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父親。

糟糕,囉唆太多了。總而言之,我滿好奇 Skimmy 在戀愛的過程當中是不是也有自己家人的影子?我還擔心這個問題當作開場白會有點太深,沒想到她竟然侃侃而談!

「其實我成長過程當中,大部分都是很獨立的人,不太會和同學打成一片。小時候父母比較忙碌,那時候是雙薪家庭,我又是獨生女,常常在家自己跟自己玩,一個人扮演很多角色(熊:難怪你的影片也是一人分飾兩角),大場面大製作之類的 XD。那時候的我很黏媽媽,每次媽媽出門我都會跟她說要她趕快回來⋯⋯。」

Skimmy 在談這段話的時候雖然滿臉笑容,但我總覺得,如果我是那個在家裡面只能跟自己玩的小女孩,我可能會覺得很孤單、很想要有人陪伴,然後到了這種時刻,我可能就會跟自己說:沒關係,我一個人也可以。好像是一種小小的怨恨和報復,透過只靠自己、或者是不和其他同學太好,來讓爸爸知道我的孤單(不過這個是我的腦補啦)。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我有一段時間一直在尋找爸爸的這塊拼圖。我知道爸媽很愛我,而且讓我衣食無缺,可是他們在情緒上面比較不會給我太多的關注(熊按:有點像是只會澆水,但沒有給予溫暖的陽光)。小時候我只要被要求做一些事情,臉上露出一些煩的情緒,爸媽可能就會生氣,要我罰站。所以可能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被教導成不可以表現負面情緒吧?前陣子跟父母深入對話,才發現原來我內心一直有父親的影子。難怪我後來找的男生,大概不乏兩種類型:覺得這個人很有挑戰可以『攻克』看看,或者是對我很照顧、很關注、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的人。」

  • 挑戰型:上高中以後,由於我開始會打扮,基本上只要是我有興趣的男生都可以「到手」。結果都是去找一些讓我覺得「有挑戰」感的人下手,然後追到了或者是新鮮感沒有了,就分手換下一個,現在想想覺得那時候這樣做有點不太好,造業啊!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我發現,當你不夠認識自己的時候,你戀愛裡面要不就是傷害了自己,要不就是傷害了別人。

  • 暖男關注型:前一段時間我遇到了一個甘蔗男,所謂甘蔗男就是一開始吃的時候覺得很甜,但後來發現他是個渣。他會看完我每一個影片、給我好多關注、建議跟稱讚,就像是陽光一樣,讓我有一種備受呵護的感覺。如同前面所說,後來越來越發現他的一些黑暗的地方(當然同時也發現自己的匱乏),我才知道某種程度上面我好像是從他身上,試圖去補足父親當年沒有撒在我身上的陽光。

我很訝異她身為新世代戀愛教主,對自己的感情還有過去跌倒過的痕跡,可以沒有偶像包袱的一次傾訴。尤其是在提到兩段讓她印象深刻的戀愛時,讓我發現她不只是一個會出現在手機螢幕上面的人,也是一個活生生,在感情裡面痛過傷過的靈魂。

兩段刻骨銘心的感情

「21 歲的時候,大學畢業,我從舊金山的爸媽家搬到了洛杉磯工作。剛到洛杉磯,遇到了一個非常熱情的男生,剛認識不久就邀請我去他們的生日 party,雖然是他主辦的,但整個晚上的派對,他都和我在一起。甚至有一次他邀請我到他家煮飯,我在他家下廚,他從背後兩隻手環抱住我的腰,我們曖昧到一個非常母湯的程度,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他其實有一個女朋友,並且有多段不同的曖昧關係——如果我當初真的跟他在一起,我就會變成那個『不知情的小三』。可怕的是,他還把他的朋友圈區分成兩群,一個是他自己學校那邊的朋友,另外一個是他女朋友學校的同學,兩邊的人互相不認識。如果不是因緣際會、老天有眼,他去借住我朋友家,我大概很難發現他過著這種雙面的生活。」她說,我聽得津津有味,根本就像是電影情節。

「後來呢?感覺你有喜歡他,知道這件事情之後,應該有很多情緒,可是又很難直接下莊吧?」我問,完全就像是一個在追劇的人。

「當然嘍,說不難過是騙人的。我們曖昧一陣子之後,其實他就開始玩消失,有一段時間我還鬼打牆不斷嘗試跟他訊息往來。直到他有女友的事情東窗事發之後,我們互相攤牌,我問他:『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他說:『我對所有的女生都這樣,如果讓你誤會了,那很不好意思。』當時我很崩潰,我覺得他就是蓄意跟女生搞曖昧,他明明知道人家會動心、卻還是無法克制自己去做出傷害別人的事情。我很想罵他,但那通電話我最後卻聽到自己說:「沒關係,算了,謝謝你在我剛到洛杉磯的時候當我的朋友。」」Skimmy 叉起一片Tortilla chip,沾了莎莎醬吃,我似乎可以想像當年的那個畫面,好想要抓住最後一點點曾經愛過的跡象,可是最後仍然覺得失望。

「另一段感情,我到目前還記憶猶新。北京的那些年,喜歡上了一個北京的舞者,說他是我目前遇過各方面都非常適合、而且也非常成熟、穩重、有智慧的人,用成語來形容就是『洞悉世事,淡泊名利』。可是可能那個時候我還太過年輕、有些情緒、甚至像是小孩子,有一天他跟我說:『我不想要再談一次,像是我在當老師一樣的那種戀愛了。』那時候我聽了非常不解,他以為他是誰呀!他說他是老師,莫非我在這段感情裡面是學生嗎?可是多年後跟朋友聊起這段感情,我也才真的發現,當年的我真的是太幼稚了,但幸好而也是因為這個男生,啟發了我後來研究兩性議題的道路。」

「經過這段戀愛之後,我有一種感覺,有些事、有些話、有些對方在分手的時候告訴你的回答,當時的你可能無法明瞭,並不是因為你太笨,而是你還沒有經歷過某些人生階段。當你遇到這些時候,就不用強迫自己一定要能夠理解對方所說的話了,等過了一些時間,或者是幾年之後再回來看看,你就會跟我一樣,突然懂了那時候他為何這樣說。」

老實說我聽了她的這段話,有一種電影《後來的我們》的惆悵感,如果兩個人晚一點見面,或許就能夠用類似的成熟,來完整一段承諾。不過,後來我又有不一樣的想法,也有可能是那個時候的他,受到 Skimmy 某些像孩子一樣的個性給吸引,而且如果他們不是在這個時候遇見,就不會給 Skimmy 帶來成長。

「前陣子跟皓宜老師聊過之後,我又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會不會是他也有他的議題?2017 年年底的時候,我回到北京,把當年我離開北京行李塞不下,借放在他那裡的外套帶回台灣,轉身要離開,他跟我說:『這麼多年以來,你在我心中那一個是排行第一』我聽了之後心情很感動,卻也很複雜,還能說什麼呢?幾個小時之後我就要上飛機回台灣了,北京和台灣,我們各自有事業、各自有生活,他不會過來,我也不會離開。就像陳奕迅說的一樣吧,連傷感都是奢侈的。我只能點點頭,然後把東西打包好,連同我們那些年那麼美的那麼真感情也一起放進行李箱,走回彼此各自的人生。」的確,在不情願之下和對方分開,我們經常都會以為是自己的問題、都忽略了對方有自己的難題,而不只是他不愛自己。可是當你和這個曾經有過遺憾的對象相遇,心裡面還是會有一些什麼勾動著。

「或許之後有機會去北京,會跟他談談皓宜老師帶給我的那些發現吧。」她說,窗外剛剛下過雨,彩虹般的光芒掠過她耳際。不知道為什麼我從他悠遠的眼神裡,看到了一種未完待續。

最喜歡的故事角色:Cinderella

基於本熊的研究興趣使然,我私心問她這個我經常會問的問題:「你最喜歡的故事角色是什麼?」

「如果說是童話故事的話,我最喜歡的是 Cinderella(灰姑娘/仙履奇緣)。我覺得這個故事可以從兩個層次來看,乍看之下其實就是三個敗金女的故事,兩個想要嫁給王子的姐姐,跟一個經過各種曲折最後嫁給王子的妹妹。小時候不是都很喜歡看那種女孩可以變身的卡通嗎?什麼珍珠美人魚之類的,Cinderella 某種程度上面也是類似這類型的故事,在一個晚上就從灰姑娘變成了公主。」

「表面上似乎是一個很爽、不勞而獲的劇情。但如果我們深入第二個層次來看, Cinderella 本人也是想善良、有耐心、而且有某種執著的人。她很善良,所以通過了神仙教母的考驗;她很執著有耐心,所以當父親過世之後,她還是守著那個家、打掃家裡。在後母凌虐她的時候,她大可可以離家出走,但是她並沒有,她有一顆溫柔而堅強的心。所以,後來我都把這句話當成我人生的座右銘之一:Always remember, have courage and be kind. 」

我發現不論《Cinderella》或者是她自己的生命經歷,似乎都從一個「不被看見」的女孩開始,懷抱著想要被看見、想要被愛的渴望,展開自己的人生。其實, Cinderella 很符合英雄之旅當中的「孤兒」原型,因為某一種內在的孤獨,開始踏上了她尋找自我的路。這會不會也是從小大多跟自己玩、父母經常不在家的 Skimmy,一部分自己的投射呢?

三年內的人生規劃

既然談到了未來,我們索性就一起為完成她在書的最後面,所提供的一個練習:什麼是你三年後想要過的人生?公平起見,總不能從頭到尾都只有她的自我揭露,所以我也寫了我的版本,我列了一張表在下面:

Skimmy 

海苔熊

  • 動筆寫下奇幻小說,像是哈利波特一樣,可以融合中西方的特色。

  • 增進我的彈琴、寫作、繪畫技巧。

  • 工作穩定,可以發展一個更大的事業體。

  • 身旁有個有智慧、穩定,信任、相伴長久的男人。

  • 畢業、考完心理師證照

  • 每天可以寫點東西、畫畫、組鋼彈

  • 每天運動、有健康的身體

  • 工作不一定要穩定,但要有自由的生活、不需要擔心收入

  • 我家的貓咪可以更親近我一點

圖片|作者提供

圖片|作者提供

結果一對照之下突然覺得我的願望都好膚淺 XD,沒什麼雄心壯志,果然過了 30 歲之後的人生就是不一樣啊!可是也很開心能夠看到完全不一樣的願望清單,當你對於自己的未來有所規劃和野心,每天叫醒你的就真的是夢想了!

「我一直期待自己是一個可以傳遞正面能量的人,像是每天早早起來,可以做很多事情、看著外面的樹、陽光、你不覺得這一切都值得感激嗎?懷抱感恩的心,不斷去嘗試和探索,認識不同的人和事,走出自己的小圈圈,是我這幾年來很重要的改變。就像是我手腕上面的刺青:『認清自己』(γνῶθι σεαυτόν),在每一次與不同的人相處的過程當中去發現不同面向的自己,然後在愛自己也愛別人裡面,找到一種平衡,用正面的能量,帶給身邊的人開心,也帶給自己寧靜。」她說,臉上的陽光和窗外的陽光互相輝映。

光點台北的玻璃櫥窗,地板上灑落葉子的光影,這場對話就像是空山新雨後,點亮了我們彼此心中的一些什麼。

面對那些「沒被看見」的過往,再多的遺憾都沒有辦法帶你回到最初的地方。但是只要你持續走在愛的路上,讓自己嘗試去認識不同的人,接觸不同的靈魂,並且時時刻刻反省自身,那麼或許你會像 Skimmy 一樣發現,原生家庭的拼圖雖然形塑了她如今的感情之路,但也因為家人給她許多的開放和滋養,讓她雖然一路跌跌撞撞,卻仍然能夠展翅飛翔。

我相信你也一樣。

卸下你三年內想要成為的自己吧!這張紙張不會只是一串願望,也會是陪伴你變成更勇敢的力量。

延伸閱讀:

關係心理學:和伴侶總是吵架?五個方法,讓感情越吵越好

關係心理學:和伴侶總是吵架?五個方法,讓感情越吵越好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