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 18 年的詛咒!為什麼沒有人能完成真人版電影《阿基拉》?(四完):大咖都救不了的籌備地獄,讓我們再等 N 年看下去

電影神搜 發布於 2019年08月17日19:00 • 龍貓大王通信

我們會說某些電影進入了籌備地獄 (development hell) 或製作地獄 (Production hell),通常是指這些電影進入了漫長的籌備/製作期,遭遇了各式千奇百怪的困難,而且彷彿永遠拍不完這部電影。如果從這個角度,《阿基拉》(Akira) 當然現在處在籌備地獄──它甚至連製作都還沒開始,不只如此,它還身在地獄 18 層。因為雖然我們談過,已經有這麼多導演編劇組合參與這部電影,但這還不是全部,更大咖的永遠在後面,而連這些影壇大咖們,也無法把《阿基拉》從詛咒中解放。

前情提要>> 塵封 18 年的詛咒!為什麼沒有人能完成真人版電影《阿基拉》?(三):他差點跨上科幻史上的紅色經典機車、而他跨越了漫改電影導演的紅線

 

所有大咖齊聚都救不了《阿基拉》?

我說的大咖,包括了廢土世界大佬《瘋狂麥斯》(Mad Max) 導演喬治米勒 (George Miller);街頭飆車一哥《玩命關頭》(The Fast and the Furious) 導演林詣彬 (Justin Lin);愛好燒灼觀眾腦部名導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以及喜劇與恐怖電影雙修的喬登皮爾 (Jordan Peele) 。這四位導演都是有人氣、有實力、有拍過類似《阿基拉》劇情元素的創作者:《阿基拉》裡毀滅重生的東京都幾乎就是米勒的廢土世界 (wasteland) ;林詣彬鏡頭下唐老大與布萊恩的玩命家族,就像鐵雄與金田的健康不良飛車黨;諾蘭的《記憶拼圖》(Memento) 等等電影中,看得出他有多偏愛邊緣性毀滅人格;而《阿基拉》的恐怖元素一定要保留下來,皮爾正是這幾年最紅的恐怖界新星。

喬治米勒、林詣彬、諾蘭、與喬登皮爾都救不了《阿基拉》

(由左至右)喬治米勒、林詣彬、諾蘭、與喬登皮爾

他們都有興趣,他們都來過華納影業開會──米勒與諾蘭還與華納影業本來就有多年合作經驗。但是,他們最後都放棄了《阿基拉》。

「我實在太忙了……有太多工作選項,我沒辦法樣樣兼顧。」

廢土大佬放棄了;而諾蘭在拍完《星際效應》(Interstellar) 後不久,宣布他正在製作一部神秘電影,當時外界以為,這部電影指的就是諾蘭的《阿基拉》三部曲第一集──華納一直希望諾蘭再來個三部曲。可是最後答案公布,這部電影是沒人預期到的二戰電影《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 。

喬登皮爾是恐怖界新星

現在所有好萊塢熱門題材,都要喬登皮爾先過目

而最後是非常熱愛《阿基拉》的喬登皮爾,他真的很喜歡這部電影,但是對他來說,現在沒有興趣改編一部珠玉在前的電影:

「我會比較喜歡拍別人已經拍過的東西呢?或是來拍沒有人拍過的原創內容呢?到我死之前,我永遠都想拍完全原創的故事。」

所以,最後這份工作,交給了這份清單上的最後一個人選塔伊加維迪提 (Taika Waititi) 。許多人都認為,維迪提會雀屏入選成為《阿基拉》的導演,一定是因為他在 2017 年推出了叫好又叫座的《雷神索爾 3:諸神黃昏》(Thor: Ragnarok) ,事實不然,華納影業與維迪提洽談《阿基拉》執導,早在維迪提執導《雷神索爾 3:諸神黃昏》之前。

《雷神索爾 3:諸神黃昏》幕後花絮。

維迪提執導《雷神索爾 3:諸神黃昏》

 

重製沒興趣 維迪提:得玩出新花樣

維迪提的確與其它導演不太一樣,首先,他是最早接觸《阿基拉》電影的一批觀眾,根據他在 2018 年的說法

「《阿基拉》是我畢生最喜愛的電影之一,當我 13 歲的時候,我媽帶我去看這部電影,它改變了我的一生。」

今年維迪提 40 有 3,而《阿基拉》在日本上映時正在 31 年前,這代表這個紐西蘭孩子,幾乎在日本一上映之後沒多久,就看過這部電影,他對這部電影的感受一定特別深刻。

《阿基拉》漫畫

《阿基拉》美版漫畫

但是更重要的,是他從來都不想重製電影《阿基拉》,他要拍的是改編漫畫《阿基拉》的電影:

「原本的《阿基拉》電影已經不需要任何人再拍一次,它本身已經很完美。問題在《阿基拉》那七本漫畫,先前電影版只改編了其中的兩本,剩下還有滿滿故事的五本漫畫沒人動過,所以這些書將會是電影劇情的重點。有誰想看按著漫畫一格一格拍的電影,沒有人想看這種東西。而且我們還要把它拍得娛樂一點,我想如果把《阿基拉》拍成嚴肅的電馭駭客風,是很危險的。動畫版《阿基拉》已經建構那樣風格的場景了,如果後進者又搞這一套不太行,你得玩出一點新花樣。大友克洋先生就說過:『請不要複製我的內容、也不要複製我的手法。』」

左為大友克洋老師,右為肯伊威斯特 (Kanye West)

連肯伊威斯特 (Kanye West) 都跑去膜拜《阿基拉》特展,左為大友克洋老師

如今動漫改編電影的常見失敗,除了只是掛羊頭賣狗肉式的借用原著部分設定,講自己的故事(而且講得還捉襟見肘)之外──你可以在許多日本漫改電影裡看到這種狀況。不然就是一昧地照本宣科複製原著,《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 做了最好的示範。但是看來,維迪提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阿基拉》漫畫裡有更多電影裡沒提到的關鍵劇情,而鐵雄也沒有那麼簡單地暴走變成怪物。《阿基拉》漫畫後頭的「大東京帝國」劇情會對所有角色有更深入的鋪陳,甚至連教祖宮子夫人都有不為人知的神秘身分。這些才是新生代觀眾會感到新鮮的部分──畢竟已經沒人願意,繼續花時間把所有《阿基拉》漫畫看完了。

《攻殼機動隊》劇照。

《攻殼機動隊》就像一部押井守粉絲製作的動畫紀錄片

但是,漫威影業現在擋在維迪提與《阿基拉》之間,在維迪提同意執導《阿基拉》之後,《雷神索爾 3:諸神黃昏》的製作工作馬上佔滿了他的時間──連電影上映之後,維迪提還要參加繁忙的全球電影宣傳行程。而且他還得繼續飾演外星傭兵寇格 (Korg) ,在《復仇者聯盟 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 尬一角。別忘了,這位忙碌的演員/編劇/導演/監製仍想把握空閒,拍攝自己的小成本電影《喬喬兔》(Jojo Rabbit) 。而他同時還監製電影《吸血鬼家庭屍篇》(What We Do in the Shadows) 的外傳影集。事實上,直到 2018 年,維迪提對《阿基拉》劇本還沒有具體的想法──他當然有想法,但他實在是太忙了,根本無法將想法落實成一份具體的劇本。

《喬喬兔》劇照。

《喬喬兔》:維迪提現在悠遊在主流電影與獨立製片電影之間

 

無限延期的籌備地獄

有趣的是,面對這地獄一般的《阿基拉》籌備過程, 1988 年電影與原著漫畫的導演暨漫畫家大友克洋先生有什麼想法呢?他會不會擔心好萊塢終究把他的傑作毀於一旦呢?看來,大友先生反倒抱持著開放的態度。

「我已經早就畫完漫畫《阿基拉》了,我也自己改編自己的漫畫成為一部動畫片了。這樣說來,基本上我已經完成《阿基拉》了,可以放手了。如果有人想要拿《阿基拉》這個題目搞點創新,大致上我完全 OK。就像當有人來接洽要翻拍《阿基拉》真人電影版事宜時,我也是同意的,不管他們要怎麼處理這個題材都可以。但是,我有一個關於真人電影版本的大前提,就是這部電影的劇本,必須先經過我的審核與同意,電影才能開拍。我想,改編《阿基拉》,正如改編任何作品時的基礎原則一般,你要不是緊貼原著的核心精神改編,不然就是整個打掉重練。」

大友克洋老師對真人版電影抱持著開放的態度

大友克洋老師

原本,華納的如意算盤是,等到《終局之戰》結束、《喬喬兔》也殺青之後,《阿基拉》就可以順利無縫銜接,在維迪提不知道何時回歸漫威之前,盡快把《阿基拉》生出來。沒想到,今年的聖地牙哥動漫展 (San Diego Comic con) 上,維迪提上台電擊發表了《雷神索爾 4》(Thor: Love and Thunder) ,這當然讓華納影業大吃一驚。因為與此同時,維迪提已經在面試演出鐵雄與金田的兩位年輕日本男性演員──他沒有想過要「洗白」(whitewashing)《阿基拉》。

《阿基拉》劇照。

就這樣,雖然華納後來宣布,因為與維迪提有一些「創意上的分歧」,因此延後《阿基拉》的製作時程與上映時間。但是整體看來,最關鍵的還是時間問題。維迪提太忙了,現在《雷神索爾 4》還沒開始,他本人已經確認會在萊恩雷諾斯 (Ryan Reynolds) 的新片《Free Guy》裡演出──演一位皮笑肉不笑的 online game NPC 角色。電影已經在今年 5 月開鏡,問題是,等到這部線上 RPG 電影殺青也要下半年了,馬上就要進入 2020 年了。而《雷神索爾 4》已經預定會在 2021 年 11 月 5 日上映,代表很快地維迪提又要回歸阿斯嘉國度,扣除 1 年半的製作時間,剩下能讓《阿基拉》卡位製作的空檔,根本剩不到幾個月……

萊恩雷諾斯新片《Free Guy》

萊恩雷諾斯的新片備受注目(內含腦公史帝夫!)

華納影業真的有夠悲情,他們如果要繼續等待好萊塢大紅人維迪提,代表他們最快也要等到 2022 年,電影才會開拍,等到千呼萬喚的《阿基拉》真的要上映,可能也是 2023 年的事了──那時正是《阿基拉》上映 35 周年紀念,而華納影業與李奧納多狄卡皮歐 (Leonardo DiCaprio) ,也已經等了將近 20 年。這麼漫長的時間,小孩都不知道生幾個了。

李奧納多總是在等待

皮卡丘還在等,他都拿到奧斯卡了還在等……

這就是《阿基拉》的籌備地獄經歷,稱它是一種詛咒真是一點都不過分。更慘烈的是,這趟地獄之旅還沒完呢。別忘了告訴你的孩子這個故事,這樣當《阿基拉》終於上映時,他們可以燒一張電影票給你。

加入「電影神搜」LINE好友,最新電影情報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