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強遷徙、武漢肺炎疫情讓民眾苦不堪言

換日線 發布於 01月21日08:22 • Mark Lin/五道口男子職業技術學校

時至春節,中國的春運現象堪稱人類在地表上遷移的「奇蹟」,一方面顯示中國人安土重遷、返家團聚的傳統觀念根深蒂固,另一方面也顯示每次的春運運輸量流動,對管制者來說是一場如臨大敵的考驗。

電影《人在囧途》以春運為故事背景,為了返家不斷變換交通工具──從飛機、火車、大巴士、輪渡、麵包車到拖拉機,誇張卻真實的反映了春運的艱辛:票難買,車難上,人難安!此外,由於「春運經濟學」的發達,致使各種曲線回家的路徑選擇,或黃牛黨是否就地合法等問題,時常受到輿論的關注。

「春運現象」及其反映的社會問題

「春運現象」泛指在春節前 15 天及節後 25 天左右,在神州大陸的省際、省內交通等交通運輸壓力及堵塞的現象。倘若將大陸與港澳間交通、海峽兩岸間交通以及國際交通納入,實屬全球罕見的人口流動。例如 2018 年春運,預計全中國旅客發送量達 29.78 億人次,其中公路 25.2 億、鐵路 3.56 億、民航 5,830 萬、水運 4,350 萬。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針對春運作出報導,指春節期間,中國人有望為吃喝和購物消費 1,000 億美元以上,乃美國人在感恩節的 2 倍開銷。

中國人在春運的所有里程數,是地球到太陽距離的 8 倍,中國春運也造就了運輸業大幅擴張的奇蹟。因為在中國傳統觀念文化中,春節乃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象徵一年的開始,遊子無論離家人有多遠,都得儘量在除夕時與家人團聚共度新春。

相較五一勞動節假期或十一國慶假期,春節運輸的規模更大,以致中國大陸交通系統難以承受;為了解決春運問題,有關部門每年都要提前部署,但仍無法滿足春運要求,春運的流量增長被視為經濟管理學的研究議題。

春運現象亦顯示內陸地區與沿海地區,因區域經濟發展失衡,產生社會人力大量流動的情況,社會人力資源往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或等沿海大城市流動,該人口聚集效應使中國大陸的區域發展正面臨東西差距與城鄉差距的難題。

事實上,對岸輿論老早就觀察到春運一票難求的問題,無論是實名制還是網絡購票,都無法解決鐵路運輸在需求與供給之間的嚴重脫節。對岸的城市化是土地城市化,而非人口城市化。筆者多次和北京工作的農民工聊過這類問題,這些偉大的無產階級勞動者表示:過年還是得回家,因為打工的城市不是家鄉。

價格暴漲的爭議,與「曲線回家」的無奈

春運期間最大的交通壓力,主要集中於陸路運輸。改革開放時期,隨人口流動率大增,鐵路部門曾一度使用棚車運輸返鄉旅客,可見回家的需求量有多高。一般在春節前,壓力主要集中在從都市地區到農村地區、從周邊城市到旅遊景點的路線上。除夕、正月初一、初二這幾天的春運壓力相對較小;春節後運輸壓力轉移到在從欠發達地區到發達地區、從旅遊景點到周邊城市的路線上,鐵路部門因此有「節前看廣州、節後看成都」的說法。

另一方面,春運令乘客所詬病之處,就是「價格」問題──春運期間,飛機、汽車等票價格幾乎全面上漲。春運期間票價上揚,是因為一個時期內的供不應求造成的,符合市場規律,但持反對觀點的人認為,飛機票及火車票價上漲,其實與行業壟斷有關。

由於春運太過繁忙,筆者聽聞一個有趣的現象:曲線回家。這是一個從 2012 年春運興起的詞彙,指在客運需求高峰時,若無法購買到直達目的地的票,則通過購買另一個地方的票中轉回家,該種購票不僅能順利購買到票,有時還能節省不少的開支。

曲線回家的說法,主要因為火車票採取實名制購票,導致大量的人需要網上購票,而網絡購票網站時常提供替代的飛機回家方案,或者能夠查詢到大量的中轉方案,從而使得曲線回家興起。曲線回家可能會經歷多省市,反而造就另一番旅遊回家的觀光現象。

例如:上海回廣州的機票難買,所以選擇先飛香港,後坐火車或汽車回廣州。北京至長沙的路線,倘若直達火車票售空,可選擇先坐高鐵 D133 至鄭州,再坐火車 K973 臥鋪到武昌,最後再搭火車回長沙。深圳有不少東北人士,若選擇春節前夕回東北,可選擇坐船到香港機場,從香港飛上海、再上海飛回東北,中途可在香港小逛一會兒。

曲線回家也會發生在台灣人身上,過去沒有春節包機之前,許多台商、台幹會選擇先到廈門,再由小三通模式回到台灣。今年適逢台灣大選年,許多台商、台幹、台青、台生與台流,若能先回家投票就乾脆留下過年,避免曲線回家或被航空公司調高機票當待宰羔羊的難題。

武漢肺炎肆虐,春運防疫成關鍵

而就當春運來臨之際,偏偏傳出武漢肺炎的疫情。根據臨床症狀和流行病學調查,經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檢測及專家組評估,將有武漢旅行史的發熱症患者,確認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當新型冠狀病毒在武漢地區持續肆虐,疫情的不斷擴張慢慢引起國際輿論的關注,民眾都開始質疑當地政府能否能有效防堵疫情,因為武漢地區自古以來為交通運輸重鎮,南來北往、東西縱橫,春運會大幅增加新型冠狀病毒交叉感染的危機,春運防疫措施恐怕將讓乘客苦不堪言。

一般來說,傳染病嚴重度和傳染力成反比,依目前疫情傳染公佈資訊,新型冠狀病毒症狀比 SARS 輕微,因此傳染力很可能比 SARS 還要強。職此,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總體是可治的」,初步印象病毒的傳染力不強,不排除有限度人傳人,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疫情可防可控。武漢官方防疫單位這麼一說,反倒令一般老百姓更加提心吊膽。隨著對岸春運即將開始,疫情很可能擴及神州大陸全境,看來春運防疫的大考驗才剛要開始。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延伸閱讀】

●匈牙利的非洲豬瘟疫疫情險峻,為何政府卻低調「冷處理」?
●故鄉納稅、青年返鄉、百億預算──「地方創生」對抗人口流失,日本全國動員「玩真的」,台灣呢?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加入換日線LINE好友,每日接收全球議題包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