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和鏡頭私奔」的昆蟲專家 進入李惠永的大頑童攝影世界

大媒體 更新於 2019年11月16日08:36 • 發布於 2019年11月14日22:00 • 大媒體
喜歡「和鏡頭私奔」的昆蟲專家     進入李惠永的大頑童攝影世界

【記者 蔡麗秋/採訪報導】

喜愛大自然生態的人,一提到自己所見到的「非人類世界」,講起話來都是手舞足蹈的,因為他們都觀察到許多有趣、難以想像的生態世界。台灣昆蟲專家李惠永,也不例外,就像個「大頑童」般敍述他的攝影經驗。

李惠永自小喜愛昆蟲,在大學念書時就專攻昆蟲。為研究必須記錄「蟲蟲」世界,並用幻燈片做成各類資料庫,也因此開始對攝影的接觸。由於昆蟲十分容易受驚嚇,觀察攝影多為李惠永獨自完成,也是他和鏡頭私奔的開始,他的好朋友,就是攝影器材。

▲李惠永攝影作品「哭哭」,正在用前足清潔觸角的蘭嶼大葉螽斯,像極了小朋友在哭泣的有趣畫面。(圖/李惠永提供)

「一開始就是錯誤的學習!」李惠永說。過程中攝影成長完全是靠自我摸索,將一張張洗出的幻燈片掛起來,寫下每一張的曝光數據,從自己錯誤經驗中去學習。雖然遇到很多失誤,時時修正檢討並尋找最有效方式學習,才能走到現在,包括研究自製的微距攝影柔光罩及打燈方式,都是經過不斷改良而成的自用好工具。

李惠永表示,生態攝影應該在自然的環境去觀察去拍攝,不論是昆蟲或動物,都不應該干涉它們的活動,這樣才能記錄生態的自然和真,生態本來就應該充滿生命力和活動力,這也是大自然美的地方。

▲李惠永攝影作品「雨林探險」,小小法布爾在熱帶雨林中尋找心目中的神奇寶貝,可愛極了。(圖/ 李惠永提供)

「微距」是李惠永同時研究昆蟲及其他生態會運用的主要攝影方式,因為過去微距類攝影資訊十分少,必須常看國外的專書,自己摸索嘗試,並鑽研各種鏡頭及閃光的呈現,才能運用各種視野去觀察生態。近來更推廣用廣角鏡去拍下「人與環境、生態的關連」,因為記錄這樣的影像,更能有助於大眾了解生態。

李惠永十分重視兒童及青少年的養成,運用時間投入教導生態及簡單的攝影課程,利用攝影呈現出不同的趣味和可愛度,來引發兒童及青少年對昆蟲世界的好奇心,而且過程中的收穫也經常超乎想像。這種快樂的連結,激勵李惠永在教學上永不衰退的熱情。

▲李惠永攝影作品「無奈」,生活中的無奈直接映照在婦女的眼神中,令他不禁按下快門。(圖:李惠永提供)

李惠永認知「攝影記錄不是單一事件而已,都是有連結的。」也因此為研究生態而與蘭嶼結緣,每年不定時去報到,結識許多當地好友,進而更深入了解當地歷史文化及生活民情,彷彿自己故鄉般的自在,更是與鏡頭私奔的好地方。

▲ 李惠永攝影作品「蘭嶼日出霞光」,日出的霞光輝映著拼板舟的生命力,也反映生命的力量。(圖/李惠永提供)

李惠永經常出國記錄各地原始生態,包括馬達加斯加、馬來西亞…等地,「人與環境、生態的關連」的思考模式已深存在心中。在開發較遲的區域,街頭上會遇到各種不同人種、不同民族服裝及文化色彩,自然的環境下,人類活動及神情也變成是吸引的題材,經常也不自覺按下快門。李惠永表示,了解當地的民情風俗及生活概況後,就能理解什麼樣的神情代表什麼樣的故事,不需做太多攝影安排,自然光線下就能拍到令人回味的畫面。每當看到這些人文題材的作品,每每都回憶起當時所處的場景,也不啻是人生很棒的記錄。

▲李惠永攝影作品「簡單的快樂」,一位非洲小孩第一次吃到口香糖的快樂,也反應攝影心情。(圖/李惠永提供)

「以前攝影是我的工具,現在是我的生活。」李惠永認真的說。台大昆蟲系退休教授楊平世先生,和知名資深攝影劉燕南老師,這二位老師讓他把以往所學的昆蟲專長和攝影愛好,協助結合成更大的生活層面,拓展更寬廣的生活領域,對他的意義頗大。

二十多年的昆蟲攝影經歷後,李惠永現在更能隨性而拍,無論是昆蟲以外之生態、美麗風景、街頭的人文或是建築景觀,能吸引到目光的,都是能拍的主題,題材是自由不拘的。無論是哪一種題材,李惠永都認為攝影不應該架設任何框架去阻擋創作,李惠永現在不為「單一目的」去攝影,已由一個只做生態攝影的研究者,連結成為全方位攝影大頑童。

▲ 李惠永近期攝影作品「鹽水蜂炮」,鹽水人的過年就是感受熱力四射的蜂炮炸裂,相當難拍。(圖/李惠永提供)

李惠永自1997年起,有多場國內外攝影展舉辦,除此之外,更是推廣生態教學和出版書籍無數,也曾參與19年的國科會、農委會、國家公園研究計畫及國科會的影片拍攝計畫,足跡遍及世界各地。相信喜愛「和鏡頭私奔」的李惠永,會一直與攝影一起生活,為自己及生態世界,帶來更多的不同。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