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表演尾聲時的一抹微笑 透露乃木坂46王牌畢業後的下一步?

LINE NEWS Japan 發布於 02月19日07:48

這裡是台灣公演開幕30分鐘前的台北小巨蛋化妝室。

工作人員在外面的走廊上匆忙穿梭。台灣外燴料理獨有的八角香氣從遠處隱約飄來。

演唱會開演前的激昂情緒充斥整個後台,而乃木坂46的齋藤飛鳥正從門縫靜靜地凝望著一切。

那短暫的沉默,為的是在腦海中尋找適切的話語。

接著,她毅然地開口說道:

「我們只要盡力做好現在進行式的乃木坂46,各自磨練自己的特質,用只有現在才辦得到的表現綻放光彩就好」

==超越想像的愛滿溢而出==

2020年1月18日上午11點30分,在鄰近台北市中心的松山機場內,一股特別的熱情洋溢其中。

在面積不大的迎客大廳裡充斥著年輕面孔,每個人手上都高舉著乃木坂46的周邊商品。

聚集在此的人數約有800人,大家都是來迎接即將在台灣舉行公演的成員們。

眾人對乃木坂46這個團體的大小事都十分熟悉,光看到工作人員從入境出口先行走出,人群便開始騷動。

而後成員們現身時,更響起了盛大的歡呼聲。

成員們面帶燦爛笑容回應,一邊搭上前往市區的巴士。

去年底因出席聖誕節活動而拜訪過台北的高山一實則低聲說道:

「因為我們在日本沒機會像這樣讓大家接機,所以心情上不只驚訝,更是充滿了感謝。作為1期生活動到現在,一開始真沒想過在海外竟然也能如此受到歡迎。」

==突如其來的悲傷==

成員們一抵達市區的旅館,便馬上針對舞步動作等進行確認。

接著到了傍晚時分,大家一齊出發遊覽台灣。

品嚐了道地的小籠包、在市區的觀景台「台北101」欣賞了夜景。

下了舞台的她們,多半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學生,那單純開心的模樣令人忍不住微笑。

©NOGIZAKA46 LCC. 

       「我們成員真的感情很好,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高山真切地說著。 

「我想起去年也來過這裡,也有像這樣出來走走。像這樣來到過去造訪過的地點,偶爾還是會突如其來地感到寂寞,因為會不禁想到當時某某成員也在場之類的……」

人氣超凡的乃木坂46如今已成立第九年,迎接而來的卻是重大的轉換期。 

這一年中,成員們相繼畢業,如生駒里奈、西野七瀨、櫻井玲香等,擔任中心位置及隊長角色的重要存在也一一離開了團體。

©NOGIZAKA46 LCC. 

接著在2020年1月7日,就連身為絕對王牌的白石麻衣也發表了將在近日畢業的宣言。

這個消息傳遍了正在過新年的日本,引起了巨大的反響。

高山望著遠方繼續說下去:

「Maiyan真的是個值得尊敬的對象,最近也發生了讓我覺得非常敬佩的事,直到最後的最後,她都會是我所尊敬的人。」

==沒有必要去了解個人的狀況==

那是和白石一起參加某旗艦電視台人氣綜藝節目時的事。

為了讓對談更加熱烈,節目組請高山等來賓事先填寫問卷。

以此收集到可以作為主題的趣事後再開會討論,並由節目編導進一步詢問細節。

在成員之中,高山參與綜藝節目的次數相對較多。

而每次參加節目,都會碰上幾乎相同內容的問卷或詢問。

「關於成員之間的人際關係,有沒有什麼困擾?」

「對於成員,有沒有現在才說得出口的不滿之處?」

因為大家真的感情很好,要拿這種事當節目話題也覺得很為難,加上過去也多次回答過同樣的提問,以至於無法再用新鮮的心情去思考了。 

於是高山反射性地回答:「不會啊,沒有這種問題。」 

不知道是否早已習慣節目來賓會有這種反應,編導馬上轉換情緒詢問了接下來的白石。

丟出的提問幾乎相同。

「嗯……Maiyan也是一天到晚被問這種問題吧。」高山看著白石的臉,預想著她會和自己有相同的反應。

白石陷入了沉思。

那宛如陶瓷般的白皙臉頰浮現了一抹紅彩,認真地思考起來。

「嗯,我……」

最終費力絞盡腦汁,道出了一段故事。

「不好意思,我只能想到這類的事……」她邊說邊低下頭,努力地編織出話語。

==相互體諒,心就能合而為一==

「肩負業界重擔,原來就是這種感覺啊。」

就算對自己來說稀鬆平常,但之於對方卻可能是一生僅有的一次。 

面對大眾寄託的無數強烈期待與喜愛,秉持「一緣一會」的心態加以回應。

©NOGIZAKA46 LCC. 

高山體悟到正因王牌有這樣的覺悟,乃木坂才有如今的人氣,偶像業界才能蓬勃發展。

「因為她了解自己的影響力有多大,也接受這樣的處境,所以遣詞用字上總是非常小心,相較之下,我的回答又如何呢?」 

這件事改變了高山的想法,讓她了解到自己也必須做到如此。

也藉此再次看見白石背後的偉大付出,然而不久後白石就發表了畢業宣言。

==不需言語的交換==

1月19日,演唱會當天。 

在台北小巨蛋的會場周遭,一早便聚集了大量的人潮。

為了購買活動限定的周邊商品,現場出現大排長龍的隊伍。

除此之外,還有那些喜歡相同成員而合拍紀念照的群體,以及圍著咖啡桌聊起去年演唱會 光景的人們。 

然後也有人並沒有特別做些什麼,單純在此興奮地坐立不安。

所有人都殷切期待著晚間6點開演的演唱會。 

一望而去,拿著齋藤飛鳥周邊商品的粉絲格外顯眼。 

齋藤在去年乃木坂46的首次台北公演前,也曾多次拜訪台灣,包括電影的拍攝、參與台 灣版的便利商店廣告、台灣職棒的開球儀式等。 

「像抵達機場時也是,我們被大家如此關愛、溫暖迎接……不禁會想這樣真的可以嗎?」

本次的公演,交付給齋藤的是今後象徵著乃木坂的重要角色。 

早上11點開始的彩排,進入中間階段時所播的歌曲是《同步巧合》,而齋藤踏上了中心位置。

這首歌當時是由白石麻衣擔任中心位置,並在CD發售首週銷售額初次突破100萬張的紀念之作。

去年底的紅白歌唱大賽是王牌成員白石在乃木坂最後的演出,當時演唱的歌曲便是這首歌。

這是一首象徵著乃木坂46成為國民偶像的歌曲。

這首歌同時也象徵著白石所引領的黃金時代。

這次演唱會少了白石的演出,那麼這首歌的中心位置將由誰擔任呢?

不只台北當地的歌迷好奇,廣大的歌迷們也十分關注。

==想不出的理由==

「這不僅是我非常喜歡的歌,對成員們來說也是非常特別的歌曲。」

開演前,已換好服裝的齋藤飛鳥在化妝室如此表示。

而台北小巨蛋裡,歌迷已紛紛入場。包括在後台忙著準備的成員、工作人員,整個演唱會場籠罩在興奮激昂的情緒之中。

即使如此,齋藤仍保持冷靜。

她慢慢地挑選詞彙並開口說道:

「其實在去年的公演時,《同步巧合》的中心位置也交付給我。對於要擔任這首歌的中間位置,當時我一度覺得很有壓力。」

能擔任特別歌曲的中心位置自然少不了喜悅之情,但相應而來的重擔卻遠遠大於開心的感受。

這份重量不僅來自於歌迷們對「白石的《同步巧合》」的濃厚情感,同時也蘊含了白石一路承擔的「偶像業界王牌的重責」。

©NOGIZAKA46 LCC. 

「正因為是自己喜歡的歌曲,才會懷疑自己是否不適合,也覺得歌迷們肯定有相同想法、一定會被拿來與白石的表演比較,腦海中不斷浮現這類念頭……」

更何況本次公演正值白石發表畢業宣言不久後,與去年相比,擔任這首歌中心位置的「重量」更添沉重。

然而,今天的齋藤卻看不出任何多餘的緊繃感。

「雖然我想不出這次被指名演出中心位置的理由……但無論如何,我不會將白石的畢業當成難過的事。她的畢業對團體來說當然是件大事,但即便她不在了,我們跟後輩們還是要好好加油。並非要努力取代白石的空缺,而是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盡力而為。」

「跟著乃木坂一路走來,現在的我也漸漸學會這樣思考。所以今天也一樣,大家只要想著如何讓自己享受在歌唱和舞蹈之中就好。」

==稍稍感受到的難過==

完成彩排的高山,也幾乎在同時間談起這次的公演。

彩排時也有按照團內分組,確認其表演歌曲的部分。

高山的出場歌曲是發表於2012年的《性急的蝸牛》。

當時的成員有松村沙友理、白石麻衣、西野七瀨、橋本奈奈未、深川麻衣、中田花奈以及高山一實等七人。

這個陣容集結了乃木坂46之中富含大人魅力的成員,博得了高度人氣。

©NOGIZAKA46 LCC. 

「我現在還是會回顧當時的影片,也會想起錄音的過程。分別收錄每個人歌聲的做法,對參與的成員來說是第一次,所以直到現在我依然印象深刻。」

對高山而言,這是首非常重要的歌曲,滿懷著與1期生成員們的回憶。

只不過這一次,表演的形式將與過往相去甚遠。

彩排尾聲,與高山一同登上舞台的是身為2期生的新內真衣、北野日奈子2人,接著是才加入一年的4期生遠藤櫻、賀喜遙香、筒井彩萌3人。

年方15歲的筒井彩萌是本次演出成員中最年輕的一位。

以高山的角度來看,筒井整整比自己小了10歲。這究竟會變成什麼樣的組合呢……?

「不是都說一起表演可以拉近距離嗎?因為沒什麼機會能跟4期生交流,所以我很開心可以一起演出。」

這是個難得的機會,而關於其背後代表的「意義」,想必高山在發表組合成員後就一直在思考吧。

當她毫不猶豫地一口氣說完這些話後,也進一步稍稍吐露了更真實的想法。 

「老實說關於唱歌、演出本身還是有些難度。一直以來的成員們有股『大家都還年輕』的感覺,而現在這個形象勢必會有所不同。」

2012年發行歌曲時的原始成員松村、中田,本次也來到了台北。

即使如此,仍安排與年輕後輩搭檔的意義是……在笑容的背後,高山想必也歷經了反覆思考。

==《同步巧合》==

終於來到開演的時刻。

在工作人員的提醒之下,成員們聚集到休息室前的走廊。

大家手牽著手圍成一個圓。

在圓圈之中也可見齋藤與高山的身影,大家就如同這兩人般,各自抱著不同的思緒,面對著乃木坂46的下一步。

會場內響起松村沙友理和久保史緒里的廣播聲。

足以撼動觀眾席的喧鬧聲紛紛響起,台灣歌迷引頸期盼的舞台即將拉開序幕。

燈光再次打在方才暫時轉暗的舞台上,24名成員一齊現身。

原有的喧鬧聲轉為熱烈的歡呼聲,「超絕可愛!」的日文喊聲也席捲而來。

©NOGIZAKA46 LCC. 

當來到第七首歌《同步巧合》時,齋藤飛鳥踏上了舞台的中心位置。

這個動作也映入了台灣歌迷的眼中,他們很清楚此刻擔任這首歌中心位置所代表的意義。

保持著沉著帥氣的表情、直射堅定的眼神,齋藤飛鳥歌唱著、舞動著。

不同於白石麻衣,齋藤在中心位置所演出的《同步巧合》,帶來了屬於她的世界觀。

©NOGIZAKA46 LCC. 

來到歌曲的尾聲,一時退到後方的她再次向前邁進,嘴角浮現了一絲微笑。

這轉瞬之間的表情,反而讓觀眾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請給我一點時間==

唱完《同步巧合》的乃木坂46,緊接著進入按團內分組表演歌曲的部分。

《性急的蝸牛》在這之中被排為第三首。

在舞台側邊等待出場的高山一實突然間想起白石麻衣,腦海中浮現她那面對人們寄予的喜愛與期待,總是用盡全力回應的身影。

「是啊,我也得做點什麼才行。」

高山如此決定後,3秒之內便在腦海中浮現了一個點子。於是她向小自己10歲、同樣在旁等待出場的筒井彩萌喊道:「聽我說,我有件事想要試試看……」

©NOGIZAKA46 LCC. 

前一首歌曲結束,輪到她們登場。

歌曲前奏一下,賀喜與遠藤、新內與北野,兩人一組的身影大大地投射在後方螢幕上。

最後出現的是高山與筒井,兩人擺出了同樣的姿勢──一手比著剪刀,另一手則握拳疊在手背上方,比出了蝸牛的手勢。

「這首歌平時是邊跳邊與成員們互動,但因為這次是直立式麥克風,彼此站的位置固定分散,所以如果要跟彩萌互動,我想只能利用一開始的大螢幕畫面了。」

==受到某些人的影響==

乃木坂46的第二次台北公演在熱烈盛況下落幕。

「流的汗比想像中少呢!」

高山一實邊說邊回到了化妝室。

「關於蝸牛的手勢嗎?嗯……那是我在當下3秒內冒出的想法,沒有精心規劃過,感覺有點不好意思……」

高山苦笑著回答,只是下個瞬間又回到了認真的神色,加重語氣繼續說下去。

「面對不同以往的成員們,我還是希望能帶來不同形式的互動,也希望能讓4期生們看見還有其他各種表現的方法。」

高山表示她是想起了參與朝日電視台的《毒舌糾察隊》時,加地倫三製作人所說的一席話。

「當時製作人被問到是否會把《毒舌糾察隊》交棒給後輩,他回答:『我並不打算把這個節目交棒給誰,一旦我離開,這個節目就結束也沒關係。我們身為前輩,扮演的是負面教材的角色,要讓後輩著手嘗試新事物』」

KYODONEWS 

「因此即使有機會示範給後輩看,製作人也不會要求他們遵循同樣的方法。我們也該如此,與其告訴後輩『乃木坂46應有的模樣』,不如向她們示範各種方法、訣竅,我認為這種做法才能讓團體進一步成長。」

==只是不斷地前進==

在談話的途中,來到了演唱會結束後向相關人員問候的例行活動時間。

工作人員在旁催促高山結束對話,「啊,不過……」她雖有所猶豫,卻不得不去。

©NOGIZAKA46 LCC. 

「對不起!結束後我會再回來」語畢後,高山便消失在走廊上。

原本對話也可以就此結束,但過了不久,高山真的如她所言回來了。再次開口的她,繼續滔滔不絕地說下去。

「我也曾經追過偶像,所以很清楚無論哪個團體都會有歌迷特別鍾愛的黃金時代。就乃木坂而言,那可能就是Maiyan所在的時期。但是,如果只能讓歌迷懷念過往,這個團體也就結束了」

不能說她不懷念昔日的歡樂光陰。

「有時回顧過去演唱會的影片時,也會不禁懷念起1期生們都還在的時期。就連這次也有想起去年台灣公演的時候,令人忍不住感到寂寞。不過就算有人告訴我可以回到過去,我想我也不會說要回去吧。」

她看向遠方,眼眸中閃現出耀眼的光芒。

「擁有3期生、4期生的現狀也別有樂趣,和她們在一起,我相信也可以找出屬於這個時代的新魅力。一直以來,我的心態是努力完成被交辦的任務,但現在起我想主動尋找我們專屬的魅力,並且持續不斷地追尋下去。」

==Keep going==

演唱會結束後,能看到每個人都露出興奮的神情。

「今天真的很開心,滿心沉浸在快樂的歌唱、舞蹈中。」

齋藤飛鳥也是如此。

她帶著略微發紅的表情,回顧了這次的台灣公演。

「雖然我不知道日本與日本以外的歌迷們間有什麼明確的差異,但對於我來說,在海外公演可以讓我回歸初心。」

©NOGIZAKA46 LCC. 

「例如會考慮到可能有人不知道這首歌,那我的表現方式應該如何調整,用盡全力地去傳達,不需要煩惱其他多餘的事,這樣就能和歌迷們一同享受演唱會時光。」

CD累積銷售張數逼近2000萬張,電視上沒有一天看不到成員們的身影。

別說在日本國內,就連在海外也擁有空前的人氣。

©NOGIZAKA46 LCC. 

即使如此,她們仍珍惜著「想讓更多人認識我們」的初心。

在「人人皆知」的現狀中,要說出這句話是多麼困難又令人敬佩……

「是這樣嗎?我覺得這很普通。成員們是非常溫柔的一群人,無論對內對外都是如此,但我們絕不會營造出『我們現在很棒』的氛圍。」

©NOGIZAKA46 LCC. 

「比如說希望擁有一首能讓更多人認識我們的歌,或是在成員交替後該如何把當下乃木坂的優點呈現給大家等,我們平常閒聊時也會談到這些事。歌迷們的支持,從來不會被視為理所當然。」

乃木坂46不會停下腳步。

原來就是這個想法驅使她在演唱會前說出那番話。

「畢業對團體來說當然是件大事,但這並不是難過的事。留下來的每個人,只要用各自的方式盡力而為就好。」

==一起合唱吧==

在《同步巧合》歌曲尾聲短暫浮現的微笑,究竟那是演出的一部分,還是內心情緒的展現呢?

工作人員匆匆地來回告知大家,成員們要搭回去的迷你巴士已經就位。

齋藤飛鳥隔著門邊聽著外面的聲響,邊回應了這個疑問。

「我以前不太能承受壓力。直到不久前,我都還會擅自拿自己跟其他人比較,從而導致自己很痛苦。不過現在的我,可以說是已經克服這點了」

©NOGIZAKA46 LCC. 

當天的齋藤不沿襲白石的影子,漂亮地詮釋了歌曲。是不是對這份表現有所感,進而化作了那抹微笑呢?

「有所改變了嗎?或許是意識到想要改變吧。說不定在內心的深處,現在也還殘存著那些負面的想法,像是覺得自己不適合中心位置、由我擔任中心位置的乃木坂會喪失人氣等」

一時之間讓人摸不清在評論誰似地,齋藤「客觀」剖析了自己。

「但我現在已經可以不讓大家看見那些負面的思考,如果不這麼做,我會覺得那些深藏的想法很有可能會成真。」

下定決心背負重擔向前邁進,並持續思考如何「為了今天的歌迷,追求更佳表現」。

也許過程不盡相同,但那番話聽起來與白石麻衣一直以來展現的王牌風範自然而然地重疊了起來。 

「CD銷售量之類的數字雖然也很重要,但我覺得這都比不過成員們開心投入活動的模樣。只要能讓大家展露閃閃發光的笑容,這樣子就足夠了。我喜歡的就是在旁注視著這樣的大家」

或許那樣才是理想中的環境,能夠讓當下成員發揮屬於自己的特色。

而為了守護這個環境,自己又能做些什麼呢?

「一直以來因為自己不太擅長說話,每當大家聚在一起聊天時,我不想讓自己破壞當下的氣氛,所以總是遠遠地看著……但我現在想試著加入看看」

「當然我一樣喜歡從旁看著大家……只是偶爾加入……不會讓氣氛緊繃的程度……可能不會出現大笑畫面……但至少氣氛是柔和的……類似這種感覺」

這股微妙的怯弱感,果然很像齋藤飛鳥的作風。 

在場的工作人員忍不住地笑了出來。等工作人員笑完後,齋藤鞠躬示意跨出了化妝室,並用明確的口吻留下最後一句話:

「我會用我的方式去思考如何接受現在的自己,也請大家繼續支持今後的乃木坂46。」

2020年,乃木坂46展開活動的第九年。

王牌離去,團體的未來託付在年輕成員的手中,跨足日本及亞洲版圖,嶄新的一步即將啟程。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