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虐犬海拔3500高山流浪記|比特犬小花花克服恐懼,因「愛」被阿鴻引領下山

太報 更新於 07月14日07:51 • 發布於 07月14日07:51
登山協作張永鴻與山友劉思沂帶領小花花下山。(圖片來源/劉思沂授權)

今年2月,一隻被農家虐待的狗狗,逃到海拔3000多公尺的南湖圈谷一帶流浪,被山友們注意到,取名「小花花」。經登山協作張永鴻(阿鴻)與山友劉思沂多嘗試救援、耐心引領,終於在7月6日帶領牠下山。

比特犬小花花下山。(圖片來源/劉思沂授權)

7/1 劉思沂臉書全文:

牠是一隻被山下農家虐待的狗,逃到山上時瘦得皮包骨,滿身傷痕且非常懼怕人。經登山協作阿鴻耐心照顧後恢復健康,阿鴻將狗狗取名為小花花

受虐的小花花找到愛,把阿鴻當作唯一的主人,忠心耿耿。

因為在南湖拍照,跟小花花和阿鴻一起相處了一段時間。小花花不太會叫,很溫馴不會追動物,與阿鴻以外的人總保持一段距離,我也只摸到過兩次。

狗雖然是自己走上去的,但長住在南湖圈谷勢必定要把狗帶下山。會引起爭議,一但要如何帶卻讓人傷透腦筋。南湖是座3740公尺的高山,走上走下還真需要一點能耐,如果不是狗狗自願,要把狗弄下去絕對是高難度。
阿鴻用愛心慢慢打破狗的戒心,取得了小花花的信任。

小花花很愛阿鴻,總是亦步亦趨跟在阿鴻身邊,或許曾被虐待,牠沒有自信,不像大部分的戶外犬喜歡走在人的前方帶路,而是緊跟在阿鴻身後。

阿鴻利用這一點,嘗試帶小花花下山。但每當走到果園附近,小花花便躊躇不前,然後掉頭跑回山上。
半個月前,我和阿鴻和另兩名山友決定要帶小花花上車,小花花第一次越過了果園,還很興奮的跟綁在果園的另一隻狗玩耍、互舔身體。

每當牠猶豫,阿鴻便叫喊小花花,小花花就像吃了定海神針似的勇敢往前走。
但就在離馬路邊不到一百公尺處,一輛路經的大卡車恰巧按了一聲喇叭,小花花掉頭跑回去再也不願意前進,四個人聯手也無法抓到牠。

阿鴻說小花花以往走到果園就不肯再前進,這次進步很大,應該再多試兩次就可以把狗弄上車,不用急不要逼牠。但誰也想不到阿鴻手骨折,短時間沒法上山。
 

比特犬小花花。(圖片來源/張永鴻授權)

這趟上山或許人太多,也或許因為阿鴻不在,只看到一次小花花。牠躲在高處的杜鵑叢下凝視著圈谷,或許在尋找阿鴻的身影吧?我喊了牠的名字,牠側頭看了我一會,然後繼續凝視著圈谷。
昨天小花花的事上了電子報,成為網路熱蒐的關鍵字,這讓一切都變得更加困難與複雜。

太魯閣國家公園受到壓力,勢必要快速處理留在南湖大山上的狗,但要符合人道的捕捉、運送,絕對相當困難,一不小心就會被扣上虐待動物的罵名。

而一心要幫助狗狗的阿鴻,則失去了運作的空間與時間。狗狗的命運變得模糊難測。

其實有不少人告訴我,願意收養或中途小花花。這包括中華山岳的一位登山前輩,以及一位中央研究院分生所的老師,我知道他們都是非常愛狗的人。

雖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但我還是期盼奇蹟出現,能有一個圓滿的結局。或許太管處委請「阿凱登山服務團隊」來處理狗狗小花花的事,是個可行的方式。
.
再次強調,沒有人在山上棄養狗!沒有人要把狗放養在山上!只是要讓一隻受虐狗能再信任人、肯跟人下山需要時間,就只需要阿鴻手痊癒能再上山的時間。

希望從事野保工作的朋友,能一起幫助小花花度過這次難關,拜託大家。

7/7劉思沂臉書全文:

7月1號周三小花花事件鬧大,阿鴻找我上山一起找小花花。

「你手傷能走嗎?」
「夜長夢多,趕快上山帶小花花下來,新聞太大,怕有人傷害牠。」
反正你骨折的是手不是腳,無關走路,你說OK我就OK,我心裡這樣想著。
「我明晚有事,周五出發好嗎?」

我安排好帶小花花下山可能需要的各種支援,包括協助小花花上車的獸醫、開墾地的車子接駁、下山後的臨時安置所…,和太魯閣國家公園報告後,週五出發前往南湖。

一路上搜尋所有小花花可能逗留的區域,都沒見到小花花的蹤影。詢問協作和山友,最後見到小花花的時間都是7月2號周四,之後就沒有任何訊息。
「會不會是有人嘗試捕捉或攻擊小花花,把牠嚇著躲起來了?」各種臆測塞滿我倆的心頭。

阿鴻骨折的手腕開始變紫變腫,我週二要去國體大開會(已經缺席周六的活動),周一是我們的deadline。

還是沒有小花花的蹤跡。周一一早,我連絡正要出發上山的獸醫,請他不用上來了。

儘管沮喪,我們還是在每一個小花花可能躲藏的地點呼喊小花花的名字。下到「雲稜山莊」依然沒有小花花的蹤跡,我們死心了。

離開雲稜往木杆鞍部前進。阿鴻喃喃說腳步從沒這麼凌亂過,走得好累,他不懂為什麼有人要在網路上這樣攻擊一隻無辜的狗?小花花真的很乖巧很可憐,這些人為何麼不先試著瞭解事情原委再開槍?

我無言以對,但內心實在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我鼓勵阿鴻再叫一次小花花的名字。
 

阿鴻用力地喊了幾聲「小花花」。突然一個矮小黑黑的動物朝著阿鴻飛奔而來,是小花花!
養過不少動物,拍攝水鹿13年,我始終相信「愛」能跨越物種之間的藩籬,存在於所有生命體之間。
在阿鴻與小花花的互動中,哪怕一個微小的肢體動作、一個眼神,我都感受到最澄淨的愛的流動。這是為何我會為小花花發文澄清,並把小花花視為自己的責任。

「小花花事件」能圓滿落幕,是所有關心、支持小花花者的功勞,但還是要特別感謝下列單位或個人:
感謝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的開明與支持。
感謝東勢林管處梨山工作站陳明哲主任開車協助勝光開墾地接駁。
感謝獸醫師朋友願意上山支援。
感謝中研院分生所老師提供小花花中途收容。
感謝長期從事野生動物保育、教育的土匪王緒昂、紅冠與游崇偉的支持與協助。
也感謝所有支持野生動物保育朋友的容忍靜默,給我們處理的時間。
感謝媒體朋友對小花花的友善與支持。
小花花在山下的第一個夜晚適應相當良好,待狗狗一切妥當後,我們會幫小花花找一個真正的家。

謝謝大家。
 

作者:劉思沂 文章出處:Facebook
延伸閱讀:
救護員也致敬!獨居主人倒地「忠犬小黑苦守3天」渴餓死 臭味飄出救他一命
7隻死亡、唯一倖存|動員2000人接力照顧!小虎鯨歷經56天搶救重返大海揪心告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