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總統也染病!疑低報病例、拒絕封城……伊朗疫情大爆發恐害慘整個中東

風傳媒 更新於 02月28日12:25 • 發布於 02月28日12:24 • 王穎芝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伊朗快速爆發,恐擴散至中東、中亞多國。(AP)

伊朗的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急速擴散,27日死亡人數飆升至26人,是中國之外最多的國家。但伊朗政府至今不肯封鎖疫情中心點庫姆市,更遭專家質疑低報病例。與伊朗往來頻繁的中東國家已因戰亂所苦,如今恐怕將難逃疫情摧殘。

副總統等多位高官確診 遭疑隱瞞疫情

武漢肺炎疫情在伊朗快速爆發,2月19日首例出現後,至今已有245例確診,居中東之冠,確診患者包含女副總統艾布特卡(Masoumeh Ebtekar)、衛生部副部長哈勒契(Iraj Harirchi)以及國會國家安全與外交委員會主席佐努爾(Mojtaba Zonnour)等極高層級的政府官員;死亡病例則高達26人,高齡81歲的前駐教廷大使霍斯羅夏希(Hadi Khosrowshahi)亦不幸病逝。

即使疫情如此嚴重,伊朗政府的應對態度卻令人擔憂。若依照新冠病毒約2%的致死率,應至少有1300人確診,才能對應到26起死亡人數,但目前官方數字卻遠低於此數據,引發專家質疑。《金融時報》(FT)也報導,上週庫姆市有兩人傳出確診後,當晚就發布了死訊,民眾懷疑當局可能已經隱瞞疫情一段時日。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Universty of Toronto)傳染病學教授波格契(Isaac Bogoch)更估計,伊朗至少已有1.8萬名未經確認的感染患者。

對於外界質疑,伊朗政府堅稱沒有隱瞞疫情,並在28日週五宣布多處的主麻日禮拜暫停。但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 )也批評,這次疫情之中有「他國」勢力意圖干擾伊朗,他說:「這是敵人的陰謀之一,他們散播恐懼,意圖封鎖本國。」

不封鎖疫情中心點,還要民眾多去

BBC報導,伊朗當局目前仍不願封鎖庫姆市,確診染病的衛生部副部長哈勒契日前稱,封城是種「非現代」、「沒效率」的手段;庫姆市聖陵最高教士薩義迪(Mohammad Saeedi)也反對封城,還請求大眾繼續造訪該市,稱聖陵是個「具有療癒力的地方」。

庫姆市位於首都德黑蘭南方140公里處,是伊斯蘭教什葉派第二大聖城,十二伊瑪目派第七任伊瑪目之女法蒂瑪的聖陵(Fatima al-Masumeh Shrine)就位於此處,每年為這個人口僅120萬的城市吸引至少2千萬旅客人次。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報導,庫姆是什葉派神學中心,吸引全世界的什葉派信徒和神職人員來此求學、工作,路上可以聽到各地口音語言,如中亞的塔吉克、阿富汗,甚至伊拉克的阿拉伯語。報導形容庫姆是「什葉派的迪士尼樂園」,也凸顯出往來這座城市讓病毒傳播加劇的可能性。

《大西洋月刊》亦指出,信徒在庫姆朝聖的儀式也會大大提升病毒傳播速度,包括遠道而來的信徒擠在廉價且衛生堪憂的旅館,人們為了瞻仰陵墓而擠進半開放空間等;此外,當地傳統相信眼淚會變成天堂的珍珠,感動而泣特別能表達虔誠,因此大量淚水體液經信徒之手抹擦在陵墓外的柵欄上,許多人更會把臉貼在上面,這些都是病毒傳播時樂見的「高速列車」。

多年經濟制裁影響防疫能力

事實上,伊朗在中東區域屬於政局相對穩定的國家,教育水準也比鄰國普遍來得高。《金融時報》就指出,伊朗醫療體系發達,許多偏鄉都有醫院,不少伊拉克人甚至會前往該國就醫,但這些都不代表當前的伊朗有能力控制疫情。

過去數十年來,美國帶頭制裁伊朗,疫情引發的恐慌搶購潮也讓醫藥品價格水漲船高。歐美國家切斷或降低經濟紐帶,伊朗更加倚賴中國、伊拉克、土耳其與俄羅斯等貿易,最大貿易夥伴中國深陷疫情危機,也讓伊朗雪上加霜。

相比之下,伊朗周邊鄰國如伊拉克、阿富汗等病例較少,卻與伊朗有密切往來,阿富汗近日確診首例就是從庫姆市返國的民眾。伊拉克已有5個確診案例,而且近日都去過伊朗,伊拉克23日開始也針對伊朗關閉南部陸路邊界。巴基斯坦雖然未有案例,但也宣布禁止與伊朗往來。

戰火摧殘,鄰國恐招架不住病毒

不僅如此,中東多國如葉門、敘利亞和阿富汗深陷戰亂多年,行政系統早已摧毀殆盡,即使商人和朝聖者都暫停活動,這些國家與鄰近國家內還有數百萬不易接受資訊的難民,一但遭病毒入侵,後果恐不堪設想。(推薦閱讀:武漢肺炎》中日韓、伊朗、美國為何都招架不住?新冠病毒顯露各國統治階層的哪些失敗?

目前為止,巴林已確診26起病例,都是經由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轉機從伊朗返國的航班,巴林已經封鎖這些航線;阿聯的國際轉機城市杜拜同樣驗出13起病例,來自伊朗與中國的都有,杜拜也在25日下令停飛往返伊朗航班。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