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奇幻劇《妖怪人間》專訪:不要太快定義我們未知的東西

iLOOKER 電影網 發布於 04月05日16:00

「在還沒理解之前,不要很快地去定義我們未知的東西。」

公視首部奇幻超現實劇《妖怪人間》導演馬毓廷、主演黃騰浩專訪

▲《妖怪人間》劇照(圖/公視)

請導演幫我們簡單介紹一下《妖怪人間》

導演:這個故事比較著重在說台灣有妖怪的話,我們是怎麼跟他們相處的?如果妖怪的能力很強大,那一定不會是正面衝突,因此才會創造出「特殊住民協調處」,著重在協調這件事情,我們怎麼跟妖怪彼此理解、和平共處。

當初是什麼契機讓導演決定拍攝此題材的戲劇呢?

導演:那時候公視想要做奇幻劇,還沒有很明確的方向,希望能帶一些環保議題,但我覺得這可能會太宣導,於是開始去構思奇幻面要怎麼形成,那時候剛好有出何敬堯的書《妖怪台灣》,就開始去看那本書並且跟他聯繫上,我們就一直在討論主題是什麼,後來理出一個主題是「妖怪為什麼要變成人?」因為所有的傳說記載「妖怪如果要變成人」,可是「為什麼」從來沒有書寫,甚至會很霸道的說,有修德或是修道才有機會變成人,非常主體意識在用人類的觀點來講全世界,連妖怪都包含進去,於是就去解構這個概念到底是什麼。

▲《妖怪人間》導演工作照(圖/公視)

是如何選擇要放入哪些妖怪的故事?

導演:應該是說我對這個妖怪有興趣,比如說地牛,地牛有一個很刻板的印象,他只要翻身就會地震,可是沒有人問說他為什麼會翻身,沒有人去討論到他的「動機」,有空間讓我去發揮故事性的東西我就會把它選出來,但也還是會以戲劇性去選擇妖怪。

故事探討妖怪為什麼想變成人,但劇中的妖怪跟人的長相是相同的嗎?

導演:對,假設妖怪為什麼想變成人這個概念成立了,那發展下去就是如果他要變成人,一定是對人類的娛樂、物質、情感或甚至是食物有興趣,他才要變成人,那也有對這個沒有興趣的他就會躲避人類,就不會看到他,所以我們也設計了原型妖怪,這樣子形成世界觀。

▲《妖怪人間》劇照(圖/公視)

《妖怪人間》是奇幻超現實劇,那麼動作武打戲分多嗎?

黃騰浩:其實武打戲沒有到很多,因為當時看劇本我很喜歡,但是我又很擔心,如果太著墨在動作跟一些武打槍戰方面的話,可能會把導演想要講的故事焦點給模糊掉,我們在聊的時候,我就問導演會不會很多打戲?導演說不會啊。我看劇本感覺是,我很喜歡人類跟妖怪彼此為了彼此的環境生存去拉扯,針對自己所堅持的價值觀去堅守信念,應該是那種情感上的碰撞會比動作上著墨更多。

▲《妖怪人間》劇照(圖/公視)

從拍戲間到殺青後有對哪場戲特別印象深刻嗎?

黃騰浩:有場超多人的戲在海邊的大草原,包括配角和我們所有主演,大家都在狀況內,因為天光的關係,必須得要很速度的拍完,那時候我們很快就進入狀態,導演一喊Action的時候,就要把情緒上到一個符合劇情的一種狀態,那時候蠻過癮的。

導演:那一場是大家都在齊心的狀態,因為天光要掉了,也不可能再回來這裡拍了,所以不管是技術組、演員,全部都是齊心在拍,拍出來效果很好。那段在剪接時也很快就定剪了,還蠻精彩的。

▲《妖怪人間》劇照(圖/公視)

《妖怪人間》本身想要傳達的是什麼呢?

導演:我的故事都是兩面的,沒有辦法去做定論,整個戲劇幾乎都在做這件事情,我們總是會有刻板印象,刻板印象後面是什麼東西,我們在尋求身分認同,為什麼要身分認同,要身分認同的目的是什麼?我都在尋求為什麼。所以最後是想說,不要很快地去定義我們未知的東西,我們不理解的,或是站在我們對立面的,不要去幫他定義,還沒理解之前都不要給他一個結論。

---------------------------------------

加入「LINE TODAY 電影」好友,掌握最新電影資訊

---------------------------------------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