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蓄水就要5年以上,遠超過三峽大壩!衣索比亞興建「非洲最大水壩」,埃及、蘇丹深恐攔截水資源

風傳媒 更新於 07月14日12:33 • 發布於 07月14日12:00 • 王穎芝
衣索比亞計劃在尼羅河上游興建非洲最大水壩,埃及、蘇丹憂水源遭攔截而多次進行談判,圖為水壩預定地。(AP)

衣索比亞興建中的「復興大壩」因為攔截水資源爭議停工數年,與埃及、蘇丹陷入談判僵局,14日再度宣告最新一輪談判失敗,讓尼羅河的水資源爭端更加白熱化。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埃及與蘇丹官方表示,針對衣索比亞興建中的「衣索比亞復興大壩」(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GERD),埃及、蘇丹與衣國的最新一輪談判再度失敗,沒有談出任何結果。

「所有想找出解方的努力都沒有成果,」埃及外長蘇克里(Sameh Shoukry)接受埃及電視台DMC TV採訪時說。

非洲最大水壩

衣索比亞從2011年開始在西北部本尚古勒-古馬茲州(Benishangul-Gumuz)興建復興大壩,發電廠完工後裝機容量可達6000兆瓦,水庫則具740億立方公尺蓄水量,是中國三峽大壩(340億立方公尺)的2倍以上,造價高達47億美元(約台幣1384億元),超過2萬人在興建過程中必須接受重新安置。

衣索比亞極為仰賴水力發電,但常常遭遇乾旱,供電十分不穩。復興大壩完工後不僅可以滿足6500萬人口的國內民生需求,還有餘裕將電力賣至其他國家,衣國政府也以此為看點,在興建時積極向人民發行債券,海內外的衣索比亞人投入至少40億美元資金。

復興大壩目前完工度約70%,但其水庫本身極為龐大,比衣國最大湖泊塔納胡(Lake Tana)大了3倍,填滿水庫預計需要5年至15年的時間。

恐攔截下游水資源

然而,復興大壩位於尼羅河上游的藍尼羅河(Blue Nile),下游的埃及與蘇丹唯恐珍貴水源遭攔截,多年來不斷要求監督水壩設計與施工,三國也成立三方國家委員會(Tripartite National Committee)協商,仍多次在水資源問題上發生衝突。今年5月1日,埃及去信聯合國安理會,指控復興大壩可能影響埃及的亞斯文水壩(Aswan Dam)蓄水與發電,威脅到1億多埃及人的糧食與生存安全。

半島指出,衣國政府原定於7月開始為復興大壩蓄水,但受到埃及等國際壓力後,衣索比亞在5月下旬同意再次談判,並願意將蓄水日期延後「幾個星期」。7月是衣索比亞高原雨季,豐沛雨水也是尼羅河每年定期氾濫的原因。

埃及全國都仰賴尼羅河的水力發電,埃及政府擔心,復興大壩蓄水過快可能影響該國電力供應,因此不斷要求衣國承諾以「最低速度」蓄水,也希望三方能建立共同機制,在出現爭議時予以調停。目前衣索比亞規劃的蓄水完成時程約為7年。

對蘇丹而言,復興大壩可以提供該國便宜電力,又能減少雨季時洪水氾濫,好處較為明顯,但蘇丹也擔心,巨大的復興大壩會影響該國發電能力,危害到國家的能源安全。

多年談判未果

近10年來,包括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美國與其他歐洲國家在內,一直有外國勢力嘗試介入調停復興大壩爭議,但至今仍然沒有達成共識。三方國家委員會表示,他們會向非洲聯盟提出談判報告,並在一星期內決定下一步該怎麼走。但衣索比亞政府還沒有針對此事提出任何聲明。

復興大壩之爭曠日持久,外界擔心,若衣索比亞在尚未達成協議前開始蓄水,恐將爆發區域衝突。埃及外長蘇克里曾威脅,若再沒有進展,他們會再次要求聯合國安理會介入,但衣索比亞明確表示希望由如非洲聯盟一般的區域組織協助調停。

蘇克里說:「如果有一件事會威脅到埃及的區域安全以及國際安全,想辦法阻止這件事就是安理會的責任。」

蘇丹水利部長亞瑟爾(Yasser Abbas)13日也在記者會上表示,雖然三方都很渴望「找到解方」,蓄水與發電技術與法律上,卻始終難以找到共識。亞瑟爾指出,最重要的問題在於若遇上連年大旱,衣索比亞願意釋放多少水量以供其他國家使用,解決這一類爭端的機制也必須建立起來。

參與三方委員會的蘇丹委員希夏姆(Hisham Kahin)指出,談判中超過七成的問題都落在三方協議有沒有法律效力,但希夏姆認為,衣國害怕相關協議會影響未來的建設發展,所以一直迴避這個問題。(推薦閱讀:華爾街日報》新冠病毒發源地禍不單行:湖北疫情才剛緩解,入夏暴雨又引發長江水患

他說:「很多建議都討論不足,我們的進展非常少。」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