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故事|為何不管做什麼,都有被排擠的孤獨感?

女人迷Womany 更新於 02月03日04:54 • 發布於 01月27日05:00 • 凡妮莎

「其實就外人看來,我的生活過得挺不錯的。」

當我詢問小僑她想來催眠的原因時,她這麼說。

身為外商企業中高階主管,也將兼職的事業做得有聲有色,此外,還有一位願意支持她實現理想的男友,在旁人的眼中,可以算是人生勝利組了。但是她的眼神,卻異常的落莫:

「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也常有一種自己被排擠在外的孤單感。」

小僑提起了最近發生的故事:

從小一起長大的一群朋友,隨著年紀的增長、與閱歷的不同,漸漸感到有隔閡,「他們總是在聊男友的工作最近又升官加薪了,或是男友帶自己去哪裡玩,買了什麼禮物送給自己。這讓我感覺很不對勁,好像女人只能依附男人似的。」這對總是積極爭取想要的一切的小僑來說,這是一件很不能認同的事。

後來,在一次衝突事件發生時,小僑與這群朋友決裂了。

「每一次發生類似的事件,腦海中就會想起小時候的一個回憶片段,那種熟悉的孤單感,就會再浮現出來。」

主管會議中,與同事意見不和的時候、在朋友聚會裡,感到自己是異類的時候,不管多麼努力、爬上什麼位置,孤單的感覺總在不經意的瞬間浮現。

圖片|來源

熟悉的孤單感來自童年

我請小僑閉上眼睛,回想那段過往回憶。

「我跟家人一起走在路上,媽媽牽著弟弟與妹妹,沒有多餘的手可以牽我了。我跟爸爸走在後面,我覺得自己是被丟下的那一個。」小僑流下了失望的淚水。

「你也有跟爸爸一起走呀!為什麼會覺得被丟下呢?」我好奇的問小僑。

「因為爸爸很兇又很嚴肅。」小僑激動的回答。

「所以小孩都不喜歡待在爸爸身邊,只想跟媽媽走在一起。」

總是以責備和批評的方式表達關心的爸爸,不知不覺跟孩子們的距離越來越遠。

「原來是這樣呀!那後來你怎麼辦呢?」我繼續追問小僑。

「我跟媽媽說:我也想跟你一起走。可是媽媽很無奈的樣子,因為她沒辦法騰出多餘的手牽我,弟弟妹妹的手聽到我這麼說,也更不願意放開了!只是一下下,就讓我跟媽媽走一下也不行嗎?我跟弟弟妹妹也只差一兩歲,我也只是小孩呀!」小僑越說越難過,激起內心憤恨不平的情緒。

在催眠諮詢的經驗中,很多人面對不公平的事件,無法為自己爭取權益,只能默默的忍耐,所以在心底累積很多難以平復的情緒。但是,小僑的情況並非如此,她的個性果敢,也很能為自己發聲。只是,任憑她如何表達與爭吵,小僑的父母只覺得她在耍小孩子脾氣,結果並沒有改變,反而氣氛越來越僵,父母的態度越來越不耐煩。

在一切看似沒有轉機的情況下,我引導小僑切換不同的場景,從潛意識中找到更多的訊息。

成為一顆擋風遮雨的大樹

「我感覺有一顆樹在那片草原。」

那是一片令人感到放鬆的草地,小僑的表情明顯放鬆了下來。在感受到放鬆的場景後,小僑突然說:「我覺得,我就是那顆樹耶!天呀,原來我的前世是一顆樹嗎?」[註]

我笑了笑:「那你感覺怎麼樣呢?」

「我看到有一對年輕情侶靠在我的身上聊天,他們看起來好開心、好美好。可是我覺得有點孤單,因為我不能動,沒辦法加入他們。我覺得很無力。」

我繼續引導她感受接下來的故事。過了不知道多久,歲月在這顆樹上刻下了一層層的年輪,變得更加茁壯,也成為人們休息、或是遊玩時,令人安心的場域。

「我看到一群孩子在離我不遠處在玩著遊戲…」

「看著他們開心的樣子、嘻鬧著而紅噗噗的臉頰,我也覺得好開心呀!」

我好奇了起來:「為什麼開心呢?」

「能夠為孩子們遮風避雨,付出我的力量,我感到很滿足,也很開心。」

聽到了這裡,我似乎聽到了一些關鍵,於是我問小僑:「你覺得同樣的一顆樹,為什麼會有截然不同的心情呢?」

「對耶!我在孤單時,想得都是自己⋯⋯但是開心滿足時,心中是有別人的,都是為別人付出的時候。」小僑下了這樣的結論。

我問小僑,覺得大樹的故事想告訴你什麼呢?

「我妹常說,我有時候會很自我中心,也許我應該為別人多想一些。」她若有所思的說。

反轉焦點調頻法:同理父母,自動產生療癒的力量

接下來,我引導小僑在心裡與父母親和解。

一開始,她選擇先與母親說話:

「媽,我知道你帶小孩很辛苦,我還任性吵鬧,真的很對不起!」

「那媽媽是怎麼回應你呢?」我接著問下去。

「媽媽哭了,她跑過來抱住我!」

心情被理解的母親,眼神由無奈轉為柔和,氣氛溫暖了許多,被媽媽擁抱的小僑,也感受到了一種久違的,被愛的感覺。(延伸閱讀:過年溝通指南:打開對父母的愛恨心結,試著先懂他)

「那你有什麼話想對爸爸說嗎?」話鋒一轉,我繼續引導小僑。

與父親累積心結已久的小僑,搖頭說不知道。

「從小到大,我爸對我總是充滿責備跟批評,所以在他面前,我就是隻長滿了刺的刺蝟。甚至長大之後,我常常把男生當作假想敵,總是想證明自己不比男生差。我看到爸爸,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感覺彼此敵意很重。」

「原來是這樣呀,辛苦你了。」我輕柔的說。

「你說你像隻刺蝟,是因為你被爸爸傷害了,對嗎?那你覺得有沒有可能,爸爸跟你一樣,他的心也受傷了呢?」

聽到了這裡,小僑好像瞬間理解了什麼,眼眶堆滿淚水,一顆顆的滑落臉頰。

「其實,你跟爸爸個性是很像的。所以,你應該是可以理解爸爸需要什麼的,對嗎?你覺得爸爸內心想要怎麼被對待呢?」

「我覺得,他想要被尊重,希望我跟他說話可以柔和一點。」話說出口的當下,小僑想起爸爸對他付出的點點滴滴。

其實出了社會後,有好幾年的時間,爸爸每天都接送他上下班。爸爸其實在用一種無聲的方式,在愛著小僑。

「這麼多年,我只看到他的責備,卻忘記去看看他對我好的地方。其實我對爸爸,好像也不怎麼公平。用針鋒相對的說話方式,是傷人傷己的。如果我願意用輕柔的方式說話,他應該會很開心。」

人在感到受傷或匱乏時,很容易將專注力放在「外在」,感覺自己被虧待了,能量也開始緊縮起來,而忘記了,其實自己天生就擁有的愛的能力。但是如果能夠反轉關注的焦點,將專注力放在「能為別人付出什麼」,反而會發現,其實自己所擁有的已經很多,而能夠付出的成就感與滿足感,就能自動帶動頻率的轉化,找回愛的力量。

延伸閱讀:

催眠故事|「又不是我的錯,為什麼要道歉」內在小孩的無助,你有聽見嗎

催眠故事|「又不是我的錯,為什麼要道歉」內在小孩的無助,你有聽見嗎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