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政逼官,AAdam Silver 再度表示拒絕向中國屈服

籃球研究院 發布於 2019年10月18日03:51 • 李祖明
Adam Silver 強調NBA是一個能自由發表意見的平台(圖/達志影像)
Adam Silver 強調 NBA 是一個能自由發表意見的平台(圖/達志影像)

NBA 聯盟主席席爾佛(Adam Silver)在參加時代週刊的健康高峰會時,不可避免地再度談到了中國與莫瑞(Daryl Morey)之間的話題。但席爾佛強調,聯盟不但願意,更已正在承擔數以百萬美金計的利益損失。「現在的損失確實可用慘重形容,在我們現在談話進行中時,NBA 的比賽還沒能在中國恢復轉播,這也是我們接下來要看著辦的事。」

談起這樣損失的一切起點,席爾佛認為自己一直都秉持著自己的原則,而並不是向美國報導般地卑躬屈膝。「其實我從中國回來時,感到十分不解。因為我一直自認堅守了原則與立場,而不是所謂默許了中國人的意見。」席爾佛說完後,也進一步解釋NBA上周發布聲明中的「令人遺憾」(regrettable)用詞並不是針對莫瑞的貼文,而是形容中國官方、商業與球迷的反應。「或許我太想扮演外交官的角色,有些過頭了。」席爾佛說,「在一開始我在這樣的抗爭中,並沒有表現出我身為 NBA 總裁的姿態。但現在我要說,NBA 是一個能自由發表意見的平台。」

事實上,中國的干預與對莫瑞施加的壓力,確實讓 NBA 產生了極大的警覺心。「我們確實有被中國政府、商業合作夥伴要求開除莫瑞。」席爾佛說,「但我們回應這種事根本不可能,我們甚至不會處罰他。」當其他品牌與公司向中國屈服或道歉時,席爾佛表態,NBA不會是其中之一。「這是美國人的價值,我們是美國的企業,這些價值觀不論我們前往何方,都與我們同在。」席爾佛說,「言論自由就是其中之一,我們要確保所有人都理解,這是我們支持的價值。」

自從席爾佛在2014年上任以來,NBA 已經成為美國意見最開放的聯盟。近年來不論是球員為了賈納(Eric Garner)因遭紐約警方過度執法而死的抗爭穿上「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的上衣,甚至總冠軍隊拒絕前往白宮接受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接見,NBA 都並沒有為此規範,而是讓球員與各方人士自由發揮。「他花了許多時間去聽、去了解球員在關心什麼以及他們從哪裡來。」如今成為老鷹股份持有者的希爾(Grant Hill),對於席爾佛上任後的表現也曾表示支持。

在去年舉行的明日城市會議前,受訪的席爾佛就認為 NBA 會如此特別,是因為他們連政治在內的言論都給予支持。「在這個聯盟裡,想要對政治發表言論,也是他們絕對的權利。」席爾佛曾在《紐約時報》的報導這麼說。而他在那時就強調過,言論自由不但是美國的核心價值,更是要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世界各地的球員一起分享的。「要知道,如今聯盟中有25%的球員是出生在美國之外,所以這也是我們在積極向外推廣的觀念。」席爾佛說,「如果這個觀念能被轉移到其他地方,並因此使某些人覺醒,對我來說是好事。」

當然,對有些人來說未必是好事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