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小活在資優哥哥、偏心對待陰影下...竟變成父親最欣慰的兒子!癌父:謝謝你,一直照顧著爸媽

幸福熟齡 更新於 2019年11月09日00:43 • 發布於 2019年11月09日00:43

黃勝堅

「丁伯伯既然和家人都有共識,那是不是找機會,把DNR意願書先簽了,到時我們大家可以於法有據的尊重您的心意。」「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伊傑趴在桌上放聲大哭。 我嚇一跳:「別這樣呀,你不是很有心想知道你爸的想法嗎?想成全你爸心願嗎?不要你爸遺憾嗎?」 「孩子啊!」丁爸撫摸著伊傑的頭:「我跟你媽懂你是捨不得、是愛我們的,人生嘛,不過就是來走趟春夏秋冬,我很欣慰,這一生,有你們兩個好兒子,這幾年,辛苦伊偉了。」 「爸?」伊偉錯愕的看著丁爸:「你剛、是在說我嗎?」從小一直在資優哥哥陰影下的伊偉,自卑讓他認命、安份不爭的守己,現在是公車司機的伊偉,一定沒想到有一天,他在爸爸的心中,是可以和哥哥平起平坐的。「伊偉謝謝你,謝謝美英,謝謝你們夫妻,一直擔著照顧爸媽的責任,我不知道該怎麼…….

我和丁伊傑,小一小二同班,然後從國小、國中、高中一路同校,上台大後他念電機,我學醫。和伊傑一起長大,所以跟他爸媽、小弟伊偉也很熟。

伊傑退伍後赴美深造,拿了雙博士學位,找到很好的工作,便在美娶妻生兒育女,長住美國。丁爸丁媽退休後,每年總有兩三個月在洛杉磯含飴弄孫;伊傑從小就是父母的驕傲,特別是丁爸對兩兄弟的明顯偏心,有時連我都忍不住幫伊偉抱不平。

2009年夏天,丁爸赴美在返台前一夜,語重心長說:「這是我最後一次來看你們,你媽一再小中風,行動不方便出遠門了。而我來你這之前,到醫院做胰臟癌追蹤檢查,醫師跟我說,有復發跡象—」

「爸你別再說了,你們不方便來,我會抽空帶孩子回去看你們。你和媽如果身體不舒服,就近直接找黃勝堅,這麼多年來,我都拜託這好哥們,他也一直很照顧你們,其他的,別再東想西想了,明天要飛長途,早點睡吧!」

那年夏末秋初,一天臨睡前接到伊傑從美國打來的電話,語氣滿是憂愁。

「是你爸媽發生什麼事嗎?」

「上個月,我爸返台前,突然跟我說,如果得知他怎樣了,不用著急,慢慢回來不要緊,還有,他打算樹葬,交代後事似的。我聽了覺得好傷感,就岔開話題不讓他講下去。」

「丁爸願意跟你談這種事很正面呀,你該聽聽他想法的。」

「所以我才越想越後悔呀,我爸一定考慮了很久,才會找我說這些,起碼我也該聽他當面把話說完……」

接下來一個多鐘頭越洋電話,伊傑提起爸媽從小栽培的往事,越說越難過,哭了起來:「他們當初一定沒想到,望子成龍後,反倒是天涯海角,老來病痛纏身,還要靠你們這些朋友幫忙照應。如果、如果我爸媽萬一怎麼樣了,你可不可以幫我、幫我跟他們──」伊傑吞吞吐吐說不下去。

「什麼意思?你是要我幫你跟他們問什麼?還是說什麼?」

「我想盡早知道我爸對他自己有什麼想法,畢竟他也癌症末期了。」

「幫你跟丁爸談這些,我沒問題啊,問題是你要顧慮父母的感受,自己回來一趟吧,我陪你一起談就是了。」

趁著耶誕年假,伊傑攜家帶眷回來,在丁爸最喜歡的揚州館子,宴請父母和伊偉一家,伊傑刻意先和我套好招,然後要我列席作陪,見機行事。

席間丁爸丁媽自生病以來,難得這麼開懷,加上兒孫都在跟前,眼睛都笑瞇了。伊傑三不五時丟眼神給我,可是氣氛這麼歡樂融融,怎麼開口談生呀死的?再美味的佳餚,入我嘴都如同嚼蠟。

「想當年,沒生病之前,兩三瓶陳年高粱,都醉不倒我,現在,不行嘍,只能望著這一小杯高粱興嘆,聞聞香、啜一小口、啜一小口,人一老一病,萬事皆休啊!」

伊傑迫不急待在桌下踢我。

「丁伯伯,上次手術後進加護病房,好像因為氣胸併發症,有插管是吧?」

「是呀,那可難受到極點,這輩子,我有生之年,別再用這玩意兒折騰我,正好你們都在,我可是很正經、清楚的交代你們。」丁媽一直扯丁爸,要他別再說。

「我都癌末四期了,這是早晚的事情,我都不在乎,你們忌諱什麼?」

「可是萬一碰上,急救不插管好嗎?」不怪伊偉很擔心,萬一丁爸發生什麼事,伊傑人在千里外,要拿主意做決斷的是伊偉。

「插管是急救選項之一,但丁伯伯有肺部轉移了,即便是插管,效果也是不好,再說以現在醫院的維生系統,呼吸管一插上去了,要延長死亡過程不難,可以拖上好一陣子的。」

「我八十幾,訃聞都可以發紅帖了,人誰不死?時間到了就走人,我絕不要在醫院裡拖拖拉拉。」

看見伊傑拭淚,丁爸說:「上次我去美國看你,回來前一晚本來就要跟你說清楚,是你不想聽、不跟我談的。今天大家都在,黃勝堅也不是外人,把心事攤開來講,我反而放下心裡的大石頭。」

「你呀—」丁爸指著伊傑:「我和你媽都沒體力再去美國看你們了,如果能夠,多讓孫子回來幾趟吧,學學中文、講講台語都好,這裡總是家鄉總是你的根嘛,我跟你媽,能多看你們一次算一次嘍!」

「至於黃勝堅吶,我到時候還是得要麻煩你。」丁爸直直盯著我:「時候到了,該放,就放我走,我趁這會兒,也跟他們兄弟倆都敞開說清楚了。」丁爸摟摟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丁媽:「老婆大人,我就不再插管什麼的,妳不會有意見對吧?這輩子,世上就妳最懂我心思了。」

「丁伯伯既然和家人都有共識,那是不是找機會,把DNR意願書先簽了,到時我們大家可以於法有據的尊重您的心意。」

「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伊傑趴在桌上放聲大哭。

我嚇一跳:「別這樣呀,你不是很有心想知道你爸的想法嗎?想成全你爸心願嗎?不要你爸遺憾嗎?」

「孩子啊!」丁爸撫摸著伊傑的頭:「我跟你媽懂你是捨不得、是愛我們的,人生嘛,不過就是來走趟春夏秋冬,我很欣慰,這一生,有你們兩個好兒子,這幾年,辛苦伊偉了。」

「爸?」伊偉錯愕的看著丁爸:「你剛、是在說我嗎?」

從小一直在資優哥哥陰影下的伊偉,自卑讓他認命、安份不爭的守己,現在是公車司機的伊偉,一定沒想到有一天,他在爸爸的心中,是可以和哥哥平起平坐的。

「伊偉謝謝你,謝謝美英,謝謝你們夫妻,一直擔著照顧爸媽的責任,我不知道該怎麼—」

「哥,誰叫我們是同胞親兄弟嘛!」伊偉起身緊緊擁抱著伊傑。

這下席間老老小小,所有人擦眼淚的擦眼淚、擤鼻涕的擤鼻涕、連我,心也好酸。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夕陽山外山(生死謎藏2)》,大塊出版,黃勝堅著。

更多幸福熟齡文章
他把葡萄吃光被太太罵翻…留給她卻又被破口大罵!2例子告訴我們:不死心的宰制慾,你該怎麼辦?
40歲後,為什麼她的人緣越來越好!因為她都用「這五種問句」說話,善意就像好球,要讓人接得下

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掌握更多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