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中風衰竭救不回來,卻讓失散3兄弟重圓!醫:太多看似平常的死亡,背後都有令人動容的人生功課

幸福熟齡 更新於 2020年01月27日08:50 • 發布於 2020年01月27日08:50

黃勝堅

一位七十六歲老富翁,育有三男兩女,因為腦幹中風衰竭送急診,到院後,連救回成植物人的機會都沒有。

每次開家屬溝通會議,三男兩女加上各自的配偶,十個人,一定都全員到齊,而且彼此虎視眈眈,各持己見大小聲爭執,絕不讓步妥協。七八次會議過後,連我自己都懷疑怎麼會有這種家屬?

終於,我忍不住明講:「既然都始終討論不出一個所以然,那今天就是最後一次了,令尊到病危臨終的時候,醫療常規該怎麼做,我們照做就是了。」

大夥兒你看我,我看你,陷入一片沉默。

「這樣好了。」老大有點艱難的說:「黃醫師,能給我們一點時間,再討論看看?」

離開會議室,我去忙自己的事。一個多鐘頭過去,老大低著頭來找我回去說結論。

「我看,就這樣,這張DNR同意書,我簽了!」老大眼眶泛紅。

「我知道你們都不捨老人家,只是每一個人想要孝順的方法不一樣。」拍著老大的肩膀,我安慰他們:「只要有共識,讓爸爸不要再受苦,就好了。」

大哥一簽完,老二接著說:「黃醫師,我也可以在上面簽字嗎?」

「當然可以,這是你的一份心意啊!」雖然DNR只要有一位直系家屬代表簽字,就具法律效應。

結果,這份DNR上,老翁的兒女加各自配偶,密密麻麻的簽了十個人的名字。當最後一個,他家小女婿一簽署完落筆,老大放聲大哭,哭到不能自已的跪了下來,其他兩個兄弟上前一跪,三個加起來一百五十幾歲的大男人,摟在一起抱頭痛哭。

哭得唏哩嘩啦的大女兒說:「不好意思讓醫師見笑了,我們家,他們三兄弟,已經幾十年鬧到幾乎不往來了,簽我爸這張DNR同意書,是我記憶中,他們第一次,對一件事有共識,第一次大家意見一致啊!」

「我爸之前怎麼勸,我哥他們都聽不進去,兄弟長年難得碰一次面,每次見面卻都像仇人相見,臉紅脖子粗到要打起來。」小女兒望著加護病房方向:「我爸每回想到,都傷心得直掉淚,很怨嘆,老的還在,大家都不和到這種地步,老的走了,這家不就散了?」

看著手中的這張DNR,感慨啊,莫不是這位老爸爸在臨終前,冥冥中奮力做最後的一搏,想到他始終揪心放不下,孩子們的手足失和,要用他最後的生命念力,喚醒他的孩子們:「打虎親兄弟,家和萬事興啊!」

老人家往生過後的那年春節前,我收到老大寄來的一張賀年卡,上面寫著:「要不是黃醫師的那張DNR同意書,我們三兄弟辦完父親後事,處理完遺產,大概從此就老死不相往來了。」最後的署名,三兄弟的名字並列。

當初在協談這個病人的DNR簽署時,只是想老人家有年紀了,既然救不回來,就讓他順其自然的好走吧!

一次又一次的溝通,很耗時又費心力,心想體會不到用意的家屬,搞不好還會誤會醫生,幹嘛一直勸他們要簽DNR?是要圖省事?還是什麼的?

事情到最後,意外的轉折讓醫療團隊很感慨,太多看似平常的死亡,但在每一個病人的背後,卻都有著令人動容的不同人生功課在傳遞學習與成長。

照醫療常規處理臨終搶救,三四十分鐘就解決了,醫生不必再過問任何後續。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永遠都將是個未知數……

這個在印象中,開協調會次數最多的個案,教了我們一件事:碰到困難就輕言放棄,或許也同時捨棄掉原本還有不同美意的結局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生死謎藏:善終,和大家想的不一樣》,大塊出版,黃勝堅著)

更多幸福熟齡文章
退休後買部車犒賞自己、蓋間夢想中的房子?別傻了!他體悟:退休後千萬别做的7件事
她兒子下班後總窩在家,竟做什麼事都沒興趣!心理導師:你剪斷了他的翅膀, 卻抱怨他不會飛翔

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掌握更多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