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後,勇敢過自己的人生!愛上重機自由馳騁,重新找回人生主導權

幸福熟齡 更新於 06月22日02:30 • 發布於 06月22日01:52

小虎文

圖片 林育如提供 提供

人過了40之後,差不多是人生的「中點」,我想每個人,包括我自己,也都還在學習。我能分享的是,當一個女人,能夠好好愛自己時,她才有能力面對世界,愛自己才會長出肌肉來。

別說是十多年前,即使在現在,騎重機的女性一直都是少數。但林育如卻愛上速度的感覺,騎重機環島是小菜一碟,如此地「不讓鬚眉」,是源自於為自己圓夢的巨大渴望,即使她一開始連腳踏車、「小綿羊機車」都不會騎!

「但我只要決心做了,一定要完成它。」女人到了中年,有能力、有經驗、有智慧,更加強壯,也更加有魅力。

林育如在會計師事務所上班,曾被宣判難以受孕的她,卻分別在39歲、41歲生下兩女,活出「不可能」的她,並不甘於只做上班族、家庭主婦。中年後開始「叛逆」做自己,生活變得更愜意,她也告訴所有想要圓夢的姊姊妹妹:年齡不是問題,無論你幾歲,你都能追求自己的夢想!

父母鋪陳的安全道路,卻不見得是適合自己的路

人要決心改變,有時不是靠彈指之間,有時是被逼迫到最後,一種豁出去的行動。例如林育如,騎重機、要環島,說完就出發!能活得灑脫,終究是為了做自己。

「我十多歲時到加拿大讀書,在沒有心理準備,人不生、地不熟的的情形下,我只能天天哭……到了三十多歲後,父母希望我回臺灣嫁人,要我回臺灣。當時的我,一個朋友都沒有。我的人生一直有種『斷裂』的感覺。」

林育如生長在家教甚嚴的家庭,接受俗稱「傳統型」的教養方式。有一陣子,她不斷接受安排、進行各種相親,甚至還登徵婚啟示;那時每天的目標,就是跟單身男子約會,她笑稱,「我的相親經驗,寫成一本書都沒問題。」

「那時我有種很深刻的感覺,我的人生不是我的,我不知道活著的意義。迷茫的我,有時覺得自己被毀滅了;現在想想,如果沒有當初掉到低谷的感覺,我現在又怎麼能有創造的能量。」

「在我小時候,我沒有娃娃可以玩,反而都玩弟弟的玩具,無論我想要什麼,我媽媽都叫我要『忍』,反而讓我累積很多憤怒,為什麼女人就是要『忍』呢?」林育如身中年後,花了好長一段時間自我探索,想知道自己「真正的樣子」。過去的日子裡如果總是被定義,帶到我們成熟、獨立後,我們要定義自己真正的樣子。

「我喜歡重機,是因為小時候,我就覺得我一定要有一台『忍者』(日本重機品牌),我真的很想、很想要!我的媽媽的口頭禪是『母湯』,台語意思就是不要、不好;她總說我什麼都辦不到,連想都不要想,這些話曾讓我動彈不得。可是當我回臺灣時,反抗的心愈來愈強。那時我沒半個臺灣朋友,我連腳踏車都不會騎,但我覺得我不能再拖下去了。」

只要人生是自己的,慘摔也不怕、墓地也敢去

「一開始我先學騎普通機車,後來學騎重機後,兩腿都是瘀青、總是鼻青臉腫。記得有一次去我爸媽為我安排的相親,我受傷腳一拐一拐的,對方以為我是殘障人士。」回首過去,林育如雖然是笑笑地說,卻始終承受家庭的壓力,因此她一定要想辦法,釋放出來。

「當我握住重機的手把時,我覺得我人生是我自己的,我能決定我去的方向;當風吹向我時,我就能把所有煩惱都丟了。短短加速的幾秒裡,我是我自己的,沒有人可以打擾我。我與自己愈來愈接近,這是過去沒有的感覺。」

「騎重機讓我最興奮的事情,就是對未知的探險了。我喜歡騎往沒有柏油路的地方,有時,我的前方一片漆黑,我心裡有些害怕,但同時又感到狂放的喜悅,我的內心多渴望解放,整片墳墓我也不害怕。有次我騎往坪林 ,沿路下著寒冷冰雨,心中也是會有一絲恐懼;可是就這樣騎下去,恐懼的感覺消失了,我好像又克服了一些東西。」

藉著一首歌的長度,對父母說出心中壓抑的話

回臺灣後,她除了經常騎車上山下海,也不斷地去尋求內在的未竟之地,學習了各式各樣身體、心靈的成長課程。如今她自己也開了課程,與中年後的姐妹,一起享受啟發的旅程。

她的課程很簡單,就是唱歌、跳舞。她說,人最要信任的是自己,讓身體帶領自己自由地舞動,那本來僵硬的身軀,甚至心裡糾結的議題,終究有鬆綁的機會。

「我感受身體是很有智慧的,就像精密的儀器;而我們用聲音,則能震盪心內的水。回到我們的本能,想要好好愛自己、療癒自己,其實並不複雜。」

「有次上課時,我突然有個『和解』的靈感。我用播放一首音樂的時間,請大家善用這短短的幾分鐘,說出想對父母說的話,等到3分多鐘過去了,學員跟我說,『時間太短了,不夠!』我再延長一首歌,大家還是欲罷不能。」

「我想,我們成年子女,到底有多少話不敢跟爸爸媽媽說?可能是一句,『媽媽,你剛剛說的話很傷我的心』都不敢說。可是當願意傾吐對父母壓抑的話語,不管說的內容是好、是壞,都讓人身心舒暢。我想,很多不健康,就是無法坦誠。」

唱歌、跳舞,就這麼簡單?「還有經常曬太陽、接近大自然。」林育如說,要讓身心沐浴在快樂的氣氛中,其實就是這麼單純,興趣也不見得一定要花大錢培養,可是我們容易忽視,身體的本能,反而習慣用錢來衡量。

中年要活得燦爛,就是允許快樂、也允許悲傷

「我覺得中年可以培養的一種能力,便是『心安』。當人已經在平安裡時,就不需要去求平安,看似很抽象,卻是萬物萬事的核心。」

林育如說,當她開始做自己喜歡的事,她便感到快樂、和諧與滋養,她也鼓勵大家找到自己喜歡的事,並允許自己經歷各種體驗。

「人過了40之後,差不多是人生的『中點』,我想每個人,包括我自己,也都還在學習。我能分享的是,當一個女人,能夠好好愛自己時,她才有能力面對世界,愛自己才會長出肌肉來。過去,我好像只能為他人活,父母、身邊的人都希望我照他們的期待過活。愈是無法做自己,我的內心就愈渴望愛。」

「我渴望的愛,其實就是『允許』。自己哭了,就允許自己哭;在每一個狀態裡,允許自己可以生氣,可以悲傷……我花了好多時間改變,不要把別人的需求放在自己的需求上,除非自己,心甘情願……。」

在陽光下奔馳的她,不讓40歲後的青春來去匆匆,她像是一位帥氣的哲學家,語調裡卻滿是對女人的溫柔疼惜;尤其給長期被家庭貶低的姐妹們,一定要「允許」自己擁有各種經歷,疼惜自己、關懷自己,不管他人怎麼對我們,能始終對我們不離不棄的人,其實,也只有自己。

更多幸福熟齡文章
更年期煩躁、盜汗怎麼辦?白雁:每天練功調節,找回好氣色,肚子贅肉也拜拜
她獨自照顧母親,卻被說忤逆不孝 吳若權:傾聽長輩生命故事,才能理解背後的無奈

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掌握更多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