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旅遊】第十站:鬼遊嘉義之民雄鬼屋與大莆林水鬼

疑案辦 更新於 2019年07月23日05:56 • 發布於 2019年07月23日04:00 • 路那

 

一講到台灣的鬼屋,知名度最高的,應該是位於民雄,俗稱民雄鬼屋的劉氏老宅了吧。劉宅因屋宇雕工精細華麗,卻坐落在荒煙蔓草之中,乍看之下不免讓人深覺不怎麼協調,甚至有鬼氣森森之感。因此出現了婢女遭虐待投井自殺、軍人在此難耐寂寞發瘋而互相殘殺的恐怖傳說,成了台灣最負盛名的鬼屋。然而這些傳言,不僅遭到劉氏後人否認,在歷史上似乎也難以找到相關的佐證(據說是日軍留下的牆上彈孔,那彈孔也大的太過分了),因此到底有幾分可信?可能要帶著敏感體質的朋友前去走一遭才能斷定吧。

但,你知道嗎?先不用急著到民雄找鬼故事,距離民雄不遠的大林鄉,其實就有長達百年的水鬼傳說。

 

水鬼抓交替

舊稱大莆林的大林,有一個名為「育菁親水公園」的名勝。舊稱「鹿窟溝」的育菁親水公園,正是水鬼傳說的起源地。

在大林國中前方,有一座阿彌陀公廟。這座廟裡供奉的是一塊刻著「阿彌陀」的石碑。這塊石碑是在1915年由新高製糖會社所立的。根據報導,會社其實立了兩塊石碑,一塊在社址前,一塊在溝畔。

製糖會社為什麼要立這塊碑呢?

原來,該年對大莆林來說,並非安穩的一年。根據記載,該年7月間,有數名會社的製糖工人先後在溝中溺斃。

這真的很奇怪,因為一個溺斃,理論上應該會讓其他人心存警戒。且製糖會社的工人們人數也沒有多到會讓消息傳遞不及的地步,那麼為什麼還會接二連三地有人溺亡呢?大家很快地便聯想到「水鬼抓交替」的傳說,因而人心惶惶。

事實上,人心惶惶的不只有糖廠的人。鎮民早就議論紛紛了。原來,在會社工人出事前,鎮上已有數人溺斃身亡。

《台灣日日新報》19160930

第一個,是六月納妾的鎮民王闊嘴。王闊嘴的納妾沒有獲得母親的同意,受到責難的他,選擇與小妾一起投湖自殺。王闊嘴死後,鎮上某個牧童告訴他的父親說:「闊嘴找我去玩。」父親知道是水鬼要抓交替,禁止兒子出門。然而牧童卻偷偷地跑到了溝邊,被發現時已溺斃在溝中。

牧童之後是糖廠工人,事情眼看著有越演越烈的趨勢。終於,製糖會社決定要設立兩塊「阿彌陀」石碑,以告慰與鎮祭亡者之靈。

但怪事卻未因此結束。待石碑豎立後,製糖會社決定在8月16、17日舉辦鎮壓祭,村民也宰殺牲口共襄盛舉。廠方找來了台南小羅天梨園表演,然而當劇團正要上戲時,篝燈與瓦斯燈突然全數熄滅。

──鎮祭失效。

 

事後,民眾議論紛紛。村中的長老說,立碑應該要用中國的石頭,而且不該先揭幕才鎮祭,這個祭典是無效的。

18日的早上,村民們在溝中發現了淹死了的鄰村村人、他的朋友與婢女。

鹿窟溝的水鬼仍然相當活躍啊。

《台灣日日新報》19161224

祭典、立碑、布袋戲,水鬼傳說的消逝

該年年底,會社高層決定在社內再立一塊碑。他們在此開場五年來,竟有數十名社員、傭人與職工殉職,而每年也有數名員工溺亡於溝中。他們寄望這第三塊碑與隔年舉行的祭典可以安撫凶狠的水鬼。

這塊碑有沒有用呢?很遺憾地,碑的作用似乎不大。還是不斷有人溺死在溝中。然而這些死者到底是被水鬼抓交替,抑或是因窮途末路,才跳溝自殺的呢?根據當地耆老的證言,當時由於製糖會社帶動了大莆林的繁榮,因此當地出現了許多有藝妓陪酒的料理店。在繁華的街道上,失意的藝妓與窮途末路的賭徒比比皆是。自殺的人數之多,也讓當地出現了「鹿窟溝沒加蓋」這樣一句咒人去死的俗諺。

所謂的水鬼抓交替,或許只是一長串失意的人決定結束自己生命所造成的現象吧。然而不管是抓交替或是自殺,一連串的死者難免讓人心驚。為求心安,訴諸鬼神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作法。至於為什麼會社決定刻「阿彌陀」,而不是找附近享有盛名的神明前來降伏呢?原因之一在於會社是日本人公司,對於台灣神明們採取敬而遠之的態度。原因之二,則和另一個戲班傳說有關。

據說,有個布袋戲班某日接到一場演出,指定要到鹿窟溝旁的林投樹下演整晚。雇請者言明需要演到天亮,同時不能有和尚的角色或「阿彌陀佛」的台詞出現。戲班答應了,也照約定演出。然而演著演著,卻怎麼也演不到天亮。戲班班長覺得怪異,便找出了一尊和尚戲偶,念出阿彌陀佛。霎時間,戲棚垮台,觀眾消失,而太陽已經高掛天空。

隨著時日的遠去,一度與嘉義城隍爺、打貓大士爺、北港媽祖等齊名的大莆林水鬼,逐漸地為人遺忘。同樣為人所遺忘的,還有乙未之役中,台灣鄉勇、清兵與日軍在此地的凶狠戰場──那是另一個血腥異常,且到如今還有不少疑點待釐清的故事。我們有空再聊。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