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旅遊】第十二站:台中.東協廣場與幽靈船都市傳說

疑案辦 更新於 2019年12月11日16:37 • 發布於 2019年12月12日04:00 • 居墨

東協廣場,過去稱為「第一廣場」、「第一市場」。台中現有許多的知名美食,如肉焿、蜜豆冰、意麵,都是從第一市場發跡而來。不管名稱為何,不管該處是市場或是廣場大樓,它都承載了台中人的許多記憶,甚至夾雜一些都市恐怖傳說。而在當代,也是許多不同想法人士寄予厚望或批評所在。有些人士眼中,它是台中老城區的「毒瘤」;有些人士則認為它是台中老城再生的希望;更有些人,注意到了東協廣場的現況,已充滿東南亞人士熱絡的文化與創意。這些不同的觀點,無論正面或反面,其實都反映出東協廣場作為台中重要歷史地標的多重意涵。

歷史可追溯至1908年(明治41年)開設台中市公有第一市場的東協廣場。

全島第一不潔市場

東協廣場,過去以市場著稱,日本時代,官方設置第一市場;1930年代,全台灣各地官營市場與私設市場相繼出現滿足各地所需之際,第一市場竟然出現問題了:「台中第一、第二消費市場,稱全島第一不潔市場,內地而來視察者觀覽時,每每引之為恥。第一市場入口,有極不潔亞鈴板葺本島人飲食店六十餘,命其撤退。著手一部改造,大抵本月中完成。今後定成本島一理想市場也。」

日本時代,市場不僅只是農漁物產交換之處,市場的空間打造、使用時的清潔程度,還有光線與空氣是否明亮、流通,都是當局在意的事情,由此報導可知,第一市場在完工多年使用後,已經又變得「引之為恥」,要再好好「整頓」一番,而整頓市場這件事情,將在歷史長河上不斷出現。

交易、擴建、清除、交易,以上種種似乎是日治時期當局管理市場的一套循環,1949年中華民國來台後,又讓全台各地包含市場產生了不同光景,更龐雜紛亂的人口與環境問題,以及膨脹的交易需求立刻反應在市場上,這已經不是過去「第一不潔市場」的問題而已,是裡裡外外徹底被新搭木板、鐵皮重重圍繞的空間表現,台中第一市場比過去更多攤販、買家,但原先的建築樣貌陸續遭新搭攤販層層圍住,難以再現過去的樣貌。

 

蔬果、生鮮,與幫派勢力的集散中心

不只如此,日本時代就有的「鱸鰻」治安問題,戰後盤據了台中大小市場內,可以說,一個市場就有一個流氓派系。針對這些幫派,台中市警局在2年後的1961年4月,計畫性地在凌晨展開有組織的圍剿行動,總共逮捕幫派流氓近百人,當中有台中著名的「十三鷹派」、「大湖派」,以及「第一市場派」,而第一市場派才剛犯下殺傷遠東旅社老闆的惡行不久;1968年,第二市場魚市場內就有「大湖派」、「第二市場派」、「第一市場派」的團體大火拚。

就在幫派勢力於台中第一市場生成並扎根的60年代,台中第一市場周遭也有了些許變化:依循著日治時期即開始發展的繼光街(原稱榮町),在這時特別以「布市」著稱,不只有許多布鋪商家,還有更多的攤販業者於街道兩旁擺攤,進而沿著第一市場周遭通路營業,熱鬧時甚至影響市場與其周遭交通,爾後才因市府設立取締規範,才稍受限縮,讓市場一帶還能維繫出入暢通。

 

盛大地決定浴火重生

70年代彷彿要用火鳳凰之姿告別這個世界一般,台中市精華地區相連的兩棟大樓:「綜合大樓」與「遠東百貨公司大樓」,在1977年9月的某夜,熊熊火焰從二樓開始延燒,多數人平安在頂樓獲救,但隔年1978的10月,就輪到台中第一市場「離開」了。第一市場當時其實已被眾多低矮木造平房攤販層層圍住,市場磚造本體上也是木造大型屋架,從外到內都是擁擠並生的商家所用的易燃材質;火焰從中正路上其中一戶開始延燒,快速蔓延,短短四個小時就將市場內外兩百多家攤販徹底燒毀,一度還差點波及其他街道,商家使用的瓦斯桶與電器,也隨著大火燃燒不時傳來爆炸,轟轟聲響配合到處飛濺的火光,再度讓台中人度過不平靜的一晚,當時總共出動了台中市、台中縣、南投縣、彰化縣的各消防單位,以及空軍的資源,才在深夜將大火撲滅。

這場大火後,市場全毀,巧的是,市府在大火發生不久前的幾個月才提出一個新計畫,要將日本時代「生長」至今的第一市場,改建成地上十層、地下兩層的大樓,地主台中救濟院以及市場的承租用戶多半都已同意,沒想到一場大火免去了拆除過程或許會有的少數反對聲浪。

祝融之災後,台中市成立「改建小組」,推動改建大樓計畫,預期要將原本單純的市場改為除市場外兼具娛樂休閒功能的綜合性大樓。近10年後,1987年終於正式動工,建築師為彭蔭宣,他是228事件中負責「平亂」的彭孟緝之子。改建後的第一市場稱為「第一廣場」大樓,於1993年正式落成並開放營業,地下三層、地上十二層,大樓內部仍設有市場,其他樓層有眾多休閒娛樂商家,如民歌餐廳、服飾店、電影院、遊樂場、美食街、KTV、撞球場、保齡球館、溜冰場等,一時之間再度成為人潮集中之處,除原有市場客群外,眾多休閒娛樂設施,讓當時的青少年在下課後魚貫而入,假日也相約此處,一同遊樂,聚集中心則從原本的「大大百貨」位置移往第一廣場,成為少年好不快活之地。

 

衛爾康西餐廳大火與抓交替的白色幽靈船

但榮景僅僅維持了數年。1995年2月15日晚,距離第一廣場實際上有一大段路的衛爾康西餐廳,燒出台灣消防法規改革與驚人致死人數的一場大火,由於事發當時店內有許多易燃物品、出入口少,而且建築物又是半年前在停車場上蓋起的一棟「違建」,建材多為鐵皮且封閉外牆。儘管消防局只距離不到一公里,但消防人員趕到時現場火勢已不小,而當時內部人員紛紛擠到窗口、相互踐踏,使傷亡更加慘重。同時,衛爾康餐廳後方的防火巷也被違建堵住,消防車無法更接近建築;周遭的消防栓不足,消防水車還一度因為水壓不足而無法噴射水柱。

這場大火帶走數十條無辜的人命,也燒出台灣人民心中無法忘懷的一道傷痕。年紀最輕的死者僅只5歲,救護車一輛又一輛把屍體送到殯儀館,殯儀館人員還搞不清狀況,屍體已把停屍間內外停滿,連出入口、館舍外圍走道等處都用上了;接著是進入殯儀館、連夜認屍的眾多哀戚家屬,場面讓人既感傷又驚駭。

衛爾康西餐廳大火帶動了一波台灣政府對於餐廳及各類營業場所的消防與安全法規改革,但,這跟第一廣場的衰落又有什麼關係呢?首先要釐清的是,這兩處其實距離並不近,徒步也要需要半個小時;一開始,第一廣場的衰落比較緩和也算合理,因為市政府於災後開始對大賣場等處進行公安檢查,因此第一廣場中許多KTV、PUB安檢未過關而遭勒令停業改善;同時,學校老師與家長也因為擔心危險而要求小孩不要再前往各類休閒娛樂場所,避免危險──聽起來合情合理。但衛爾康大火真正打擊第一廣場、使其沒落的卻是一艘飄浮於空中的大船:幽靈船都市傳說。

災後不到兩個月,坊間便有人宣稱自己在第一廣場上,看到一艘由衛康爾大火受難者乘坐的巨大白色幽靈船,停在空中滯留不去。更有人說,這艘船在「等待」,等待第一廣場也發生重大事故,幽靈船上的亡魂才能「抓交替」;也有人說,這群亡魂不是在等交替,只是幽靈船上仍有空位,要等第一廣場新來「乘客」,載滿一船後才會離開。這個都市傳說在學生之間流傳甚廣,學生回家後還會跟父母講述,進而加深謠言的擴散與影響力,家長因此更不希望學生下課後前往第一廣場。到了同年10月,即使改善公安設備後的商家重新開店,也無法讓人潮回流,造成許多撐不下去的店家因無法支付租金,選擇關店離去。

 

學生不來,來了同樣充滿活力的移工

此後,第一廣場再無年輕學子的身影,學生客群開始移往逢甲商圈。不過,不久之後,第一廣場再度有新的人潮慢慢成型,具體而微反映了台灣社會經濟變動的縮影:國際移工(過去俗稱外勞)的身影出現。哪裡有新客群,哪裡就有適合顧客的商店出現,第一廣場開始有給移工吃飯、唱歌的餐廳與KTV,以及能解思鄉之苦的移工商店出現,在此能購買符合移工習慣的洗髮乳、泡麵,還有零食與書籍等等。

2002年,第一廣場已成為移工放假的首選聚會地,記者描述此處充滿濃濃的「異國風情」。大火趕走了青少年,卻意外為廣場帶來豐富的異國風情生機。當時不明就裡的評論還宣稱是移工趕走了學生人潮,但若回到當時的時間脈絡、觀察人潮彼此消長的時間點,就知道這並非排擠效應,反而是移工填補上第一廣場散失的客源。

2006年,全台各地,如桃園、高雄、台中等處,都有充滿異國風情的移工聚集區,有人潮的地方有商機,自然也可能有社會案件發生,第一廣場就曾遇上越南移工持刀追殺同鄉的命案,讓當時周遭的居民對該處更加害怕與充滿偏見,台灣民間組織也陸續呼籲地方政府應正視並關懷這個新社會現象,讓移工朋友假日之時能有更友善的聚會場所,並讓不了解他們的一般台灣民眾能有機會消除內心偏見,與這些「異文化」友善往來。同時,服務移工所開的舞廳、小吃部等,也要符合台灣既有的公安法規,避免同樣的公安憾事再度發生。

2016年3月,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進駐一廣。7月3日,臺中市政府將第一廣場更名為「東協廣場」。

融合東南亞文化的新景點

2015年,當時的台中市長特地宣布將第一廣場改名為「東協廣場」,以東南亞文化與當地既有文化互相融合,以移工為主體來營造適合移工的友善環境。今日,若到東協廣場大樓逛逛,會見到滿滿精心打扮的、假日來廣場與友人、戀人相見的移工朋友,大樓內有符合移工喜好與需求的飾品、化妝品、服飾店;再往上走,還有泰國料理、越南料理和菲律賓料理。同時也有因應移工朋友愛跳舞習慣的霓虹燈舞廳,舞照跳、馬照跑,月營業額相當驚人。同時,也有許多喜愛這些異文化的本地年輕人前往,顯示異國情調也相當吸引非移工的本地年輕人──東協廣場又不再只是專屬移工的休閒娛樂去處而已。

今日的東協廣場,從台中第一市場一路走來,一直都是交易的重鎮,但也在歷史上不斷反映台灣公安問題、幫派聚集,以及違建習慣的黑暗面,而這三者所交織的、形成的巨大敘事,恐怕就是犧牲人命而成型的都市傳說了。

今日,幽靈船是否仍高浮於充斥著東南亞文化的東協廣場呢?幽靈船會不會駛向他方呢?在此,只願公安設施確實,人民生活平安。

 

參考資料

台中市場之衰退,19051005,台灣日日新報,版次3

台中市場改造工事本月中完成,19310411,台灣日日新報,版次8

省府限期整建,197401013,聯合報,03版

台中取締布攤 業者要求放寬尺度,19681005,經濟日報,07版

中市流氓向警方挑戰,19590623,聯合報,03版

烈焰飛騰驚心動魄冒險犯難生死須臾,19770920,聯合報,03版

台中鬧市大火,19781023,聯合報,03版

中市中區商圈將移向東南,19931104,經濟日報,15版

違建堵住防火巷,19950216,聯合報,03版

《台灣史上最慘的火災》「防災五分鐘熱度」的困境,19950216,聯合報,11版

受衛爾攻事件波及生意直直落,19950422,經濟日報,15版

聽說那裡將有災難 就不上那裡消費 業者大喊吃不消,19951008,聯合晚報,05版

圍觀群眾耳語頻頻:白色法船要帶人走,19950625,聯合晚報,03版

第一廣場外勞新天地,20020608,聯合報,18版

多少台灣人靠菲哥泰友吃飯,20060518,聯合報,A12版

第一廣場要變東協廣場,20150901,聯合報,B2版

月營業額逾億 移工擠東協廣場,20180514,聯合報,B1版

東協廣場異國風吸引年輕人,20180514,聯合報,B1版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