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霸模界2】田僑仔家道中落 國小畢業當童工

鏡週刊 更新於 2019年06月17日03:13 • 發布於 2019年06月17日03:29 • 鏡週刊

**1953年出生的張瑞榮,成長經歷跟烘焙、機械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南投草屯出生,家裡務農,「以前田算幾甲的,沒法度,我老爸都敗掉了。」不是吃喝嫖賭,而是時運不濟,「做什麼都失敗,養豬就得豬瘟,賠得一塌糊塗。又是老實人,別人找他合夥做生意通通被騙。」搖搖頭,語氣有些感嘆。

**

家道中落,身為長子的他責任一肩扛,「以前沒錢,有番薯籤稀飯吃就算很好了,買東西都用賒的。」為貼補家用,他國小畢業就離鄉到台中的飯店當童工服務生,「我很勤勞,什麼都做,頭家對我不錯。」直到入伍服役才離職。「退伍那天身上剩8塊錢,還沒進家門,以前的經理就在門口等我。第一天就上工,跟家人連一頓飯都沒吃到。」

在飯店接待、打掃、開車,各種工作通包,「我收入不錯,很多小費,加上加班,一般人一個月賺6,000元,我可以賺2、3萬元。」賺的錢沒有死守,大半都拿去跟會,剩餘的當生活費,「我膽子很大,都跟25,000元的。運氣好,沒被倒過。」

身為長男的張瑞榮(前排右)相當孝順父母親,一肩擔起養家重責,妻子曾美玉(後排右)是他最強大的後盾。(三能提供)

幾年時間攢了些存款,他又強心臟地投資三能50萬元,那年代,一間透天厝也不過40萬元,「都是親戚啊!我想說做個生意也不錯。」

初期只出錢,出力的部分由弟弟代勞,進工廠學習、製造,當技術工,這麼做也是預留後路,兄弟倆若都撩落去,做不起來反而得不償失。等了一段時間,投資還真的遲遲沒回本,「有外銷訂單應該會有利潤啊!也不曉得會變這樣,經營攏袂好勢(台語指做不好)。我發現這樣不行,決定辭掉飯店的工作,自己來。」

張瑞榮年輕時原本在飯店業工作,後來因為不甘心投資石沉大海,辭職進入三能。(三能提供)

轉換跑道當黑手,反彈最大的是岳父,「他說收入差這麼多,萬一做不起來,老婆、孩子要吃什麼?但是我的想法齁,不成功便成仁。」語調依舊激昂,可看出當年他的態度有多堅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