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金補助成買票2】擔心被追3年稅 包租公現身訴苦

CTWANT 更新於 2019年12月12日00:56 • 發布於 2019年12月11日22:31 • 財經組
【租金補助成買票2】擔心被追3年稅 包租公現身訴苦
包租公阿德表示,讓房客申請補助房東還有可能被追稅,這樣根本不符合成本。(圖/鄭清元攝)

行政院長蘇貞昌9月公布「單身婚育租金補貼」的方案,但許多無殼族、青貧族卻都吃不到,原因在於房東擔心稅稽機關會以房客去申報的資料來追稅,本刊找到包租公阿德現身說法,阿德指出目前房客們申請補助都沒有人真的領到補助。

在北市擁有十一間出租套房的阿德坦言,政府的租金補貼政策對房東並不友善,使不少房東打退堂鼓,「房客若要申請補助,我就要提供建築執照、建築登記證明、房屋課稅明細等資料,但縣市政府把房東看成是『旅館業者』,像是套房的門、隔間、窗簾等都規定要用防火材質,但那些材料要由建商大量訂購,不是一般人能夠少量取得。」

「面對要申請補助的房客,我會將稅前稅後的價格標出來,例如房租一萬八千元的套房,要申請租金補貼,就會變成兩萬零七百元,因為申請租金補貼後,房屋稅率就會從千分之二(自住)漲成千分之十(營業),稅賦變成五倍。」阿德指出,房東最擔心的,其實是房客去申請租金補貼,國稅局同步得知房東資料後,會假設房東過去三年都有在出租房屋,「國稅局甚至會追討過去三年的稅。」

阿德還說,他特別準備了一間專門用來申請補貼的套房,「但無論是常態的『住補方案』還是一年期的『單身及婚育方案』,我的房客沒有人申請成功過。這個政策根本是為了討好年輕人,口惠不實。」

談起成為包租公的經過,阿德說,他為了增加被動收入,老的時候有足夠的退休金,十多年前陸續在台北市信義區、松山區、大安區及文山區買下十一間套房。

「每間還花一百五十萬元到三百萬元整修,我不用矽酸鈣板、輕鋼架草率隔間,而是找來工班將所有牆面刨除,先回復毛胚屋樣態,在好天氣曝曬一到二個月,把可能漏水、管線破裂的因子全部消除才重新裝潢。」阿德表示。

砸下重金的阿德,十分挑房客,「工程完成後,也不是馬上租人。我會挑二十五歲到四十五歲間的房客,還會確認他們是否單身?職業是否有未來發展性?從中分析房客有沒有可能拖欠房租。好房客當然住得愈久愈好。」

阿德解釋,「我投入全部身家,每個月貸款要繳約二十一萬元,每間房租約一.八萬元至二.五萬元,每月收租二十二萬元,若有房客拖欠房租,貸款也會延遲,還要為空屋期的房貸及房屋修繕經費預留準備金。」,但房客要申請補助的話,無形之中就會增加許多成本,與其提心吊膽倒不如直接拒絕那些想申請補助的房客。

大多數青貧族只能住在違法的頂樓加蓋套房,房東也無法提供文件申請補助。(圖/報系資料庫)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