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家不能回1】老公專車載嫩妹 何如芸落寞分居

CTWANT 更新於 2019年12月11日04:15 • 發布於 2019年12月10日22:41 • 娛樂組
【有家不能回1】老公專車載嫩妹 何如芸落寞分居
外型保養得宜的何如芸,為了老公和小孩,付出極大心血。(圖/報系資料庫)

2003年,何如芸嫁給花蓮「美侖飯店」董事王敏錡,1年後就面臨老公出軌,當時她選擇原諒,並在生下2個兒子後,過起相夫教子的生活,直到去年底才復出拍8點檔《炮仔聲》。近來本刊多次直擊忙於工作的何如芸,收工後未回到新北市淡水的住家「棕櫚山莊」,而是獨自開車前往另一處社區,更另外發現王敏錡的私人座車,固定載一位身分不明的嫩妹到高爾夫球練習場,夫妻倆的婚姻現況令人好奇。

十一月二十八日凌晨近四點,何如芸自己開車,直奔位於新北市三重區的攝影棚;到了早上七點,步出攝影棚的她,駕車一路往淡水方向直駛,本刊記者原以為,何如芸會回到和老公王敏錡位於淡水的愛巢「棕櫚山莊」,她卻開進捷運紅樹林站附近的社區。當天下午五點半左右,穿著和早上同一件外套的何如芸,再度驅車前往三重的攝影棚,車子停妥後,只見她從副駕駛座拿了隨身物品,便走進攝影棚繼續工作。

每天獨自開車前往攝影棚的何如芸,收工後也沒有回到與老公居住的房子,神情有些落寞。(圖/本刊攝影組)

今年六月,何如芸把兩個寶貝兒子Brian和Bruce送到新加坡念書,近期孩子們放假回台灣,十二月二日她曾在臉書分享母子三人逛街的甜蜜時光,但隔天早上十一點八分,本刊記者再度直擊何如芸的座車從紅樹林社區開出,半小時後抵達台北市內湖區的電視台,看來前一晚,她似乎沒有陪兒子回到淡水的家。

何如芸的老公王敏錡到微風南山48樓的酒吧作樂,到凌晨才與朋友一同離開。(圖/本刊攝影組)
王敏錡在台北市市民大道四段的酒吧,與一名女子聊得非常熱烈。(圖/本刊攝影組)
天天有活動的王敏錡,到信義區的高檔火鍋店用餐,期間還與友人到吸煙室解煙癮。(圖/本刊攝影組)

至於孩子的爸王敏錡,就本刊記者多日觀察,幾乎夜夜都有應酬,卻不見老婆何如芸相伴。十一月十九日晚間九點半,王敏錡的司機載著他從淡水直奔台北市信義區,下車後他獨自進入微風南山大樓的夜店,直到隔日凌晨一點十八分,才由司機驅車送回淡水。

隔天王敏錡前往大安路的高檔火鍋店用餐,還在店門口跟一名身穿牛仔外套的女生共吸一支電子菸。(圖/本刊攝影組)
吃完火鍋後,王敏錡到附近的KTV趕場歡唱。(圖/本刊攝影組)
結束酒店同歡的行程後,王敏錡與友人道別前,還在門口開心拉扯。(圖/本刊攝影組)

十一月二十日傍晚六點,王敏錡與友人在餐酒館聚會;二十一日傍晚六點半,他離開公司時先到ATM領錢,接著前往信義區吃高檔火鍋。二十二日晚上,王敏錡到大安路吃高價涮涮鍋,飽餐後與同行友人在餐廳門口聊天,他甚至與一名身穿牛仔外套的女子分享自己的電子菸;與同行友人解散後,王敏錡步行到忠孝東路的KTV續攤,直到隔天零點三十二分才回家休息。但當天一早七點,王敏錡即現身桃園機場,面容絲毫看不出疲憊:辦理好登機手續後,他先去兌換外幣,隨後便獨自入關,前往新加坡。

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三點四十九分,返台的王敏錡由司機接送到公司,當晚又是一連串的應酬行程;他先是到台北市中山區品嘗高檔日本料理,之後再到政商名流聚集的松山區知名酒店,直到深夜十一點四十三分,才滿臉笑容地回家。

比起老公幾乎應酬不斷,忙著拍八點檔《炮仔聲》的何如芸,收工後總是獨自開車,回到紅樹林的住處休息,夫妻倆少了孩子的陪伴,生活像是兩條平行線。

王敏錡的座車,前往信義區接一名馬尾女到大直的高爾夫球練習場。(圖/本刊攝影組)
外型姣好的馬尾女進入練習場後,在教練指導下學習打高爾夫球。(圖/本刊攝影組)
馬尾女下車時腳步輕快,結束當日固定的練球行程。(圖/本刊攝影組)
連三周的高爾夫課程結束後,王敏錡的座車都會接馬尾女返回住家。(圖/本刊攝影組)

十二月三日傍晚,何如芸在臉書發文表示,正在大直一帶拍攝外景戲,但本刊記者前往現場,沒看到何如芸,反而看到王敏錡的座車出現。五點零一分,王敏錡的座車開進台北市中山區某高爾夫球練習場,但下車的並不是王敏錡,而是一名綁著馬尾、身材窈窕的年輕女子。

馬尾女進到球場後,司機便將車子開到停車場休息,馬尾女則由一名女性教練指導其基本動作;從她生澀的揮桿動作看來,儼然還是個初學者。其實,本刊自十一月十九日起連續三周,都發現馬尾女以宛如女主人的姿態,搭乘王敏錡的座車到高爾夫球練習場,隨後再搭乘原車,由司機將她送回台北市信義區的住處,身分令人好奇。

(《時周》提醒您,抽菸影響口腔衛生,戒菸專線:0800-636363)

復出拍戲的何如芸,經常開車穿梭電視台位於三重與內湖德攝影棚間,相當辛苦忙碌。(圖/本刊攝影組)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